於現代天文學星座,星官各自範圍、數量多,因此中國古代天文學家星官劃分為三垣和二十八宿區域。

《步天歌》中記載有星官283個,明代末期參考歐洲天文學數據增補了南極星區星官23個。

中國星官劃分現在主要是使用三垣二十八宿,而這之前可能是星象分成東西南北四區,四獸、四維或四象,但有如高魯《星象統箋》一書認為三垣出現,其次才出現四維,才出現二十八宿,而《文獻通考》認為三垣出現時間二十八宿,至於陳遵媯其著作中認為四維(四象)出現,而後分為二十八宿,而三垣後,並指出三垣名隋朝元丹子《步天歌》才出現,三垣二十八宿形制是此形成並沿用[1]:1,3,25

迦勒底人創造了星區劃分法,這星座。我國古代創造了自己星區劃分體系,人們認識星辰和觀測天象,天上恆星幾個一組,每組一個名稱,這樣恆星組合稱為星官。各個星官包含星數多寡,到一個,多到幾十個,佔天區範圍各不相同。其星官數目,據統計,先秦典籍中記載有38個星官。《史記·天官書》中記載91個。《漢書·天文志》中記載説:「經星宿中外官凡一百一十八名,積數七百八十三星。」
張衡所著《靈憲》中雲:「中外官名者百有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星兩千五百,而海人佔未存焉。」

春秋戰國時代,甘德、石申、巫咸,各自建立了自己星官體系。到三國時代,吳國太史令陳卓,綜甘、石、巫三家星官,編撰成283官1464顆恆星星表,並繪製成星圖(該星表、星圖散佚),晉、隋、唐繼承並加以發展,我國星區劃分體系趨於,此後歷代沿用達千年,這其中星官是三垣、二十八宿。

三垣即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每垣是一個天區,內含若干()星官(或稱為星座),據《清會典》所載,甘氏、石氏、巫氏劃有。各垣有東、西兩藩星,左右環列,其形如牆垣,故曰為「垣」。

紫微垣是三垣中垣,居於北天中央,所以稱中宮,或紫微宮。紫微宮即皇宮意思,各星多數以官名命名。它以北中樞,東、西兩藩十五顆星。兩弓相合,環抱成垣。整個紫微垣宋皇祐年間觀測記錄,共合37個星座,附座 2個,正星163顆,增星181顆。它天區於現今國際通用小熊、大熊、天龍、獵犬、牧夫、武仙、仙王、仙后、英仙、鹿豹星座。

太微垣是三垣上垣,位居於紫微垣之下東北方,北斗之南。佔天區63度範圍,五帝座中樞,含20個星座,正星78顆,增星100顆。它包含室女、後發、獅子星座一部分。政府意思,星名多用官名命名,例如左執法即廷尉,右執法即御史大夫。

天市垣是三垣下垣,位居紫微垣之下東南方,佔天空57度範圍,於武仙、巨蛇、蛇夫國際通用星座一部分,包含19個星官(座),正星87顆,增星173顆。它帝座中樞,成屏藩狀。天市即集貿市場,《晉書·天文志》中雲:「天子率諸侯幸都市。」故星名多用貨物、星具,經營內容市場命名,如,《晉書·天文志》雲:帝座「立伺陰陽」,斛和鬥「立量者」,斛用以量,鬥用以量液體,列肆「立寶玉貨」,是專營寶玉市場,車肆「主眾貨之區」,是商品市場,市樓「市府,主市價、律度、金錢、珠玉」。

關於三垣創始年代,無肯定結論,從典籍,紫微垣和天市垣作為星官,首見於輯錄石申所著《石氏星經》《開元佔經》一書中,而太微垣名稱始見於唐初《天象詩》。但是,《史記·天官書》中載有和三垣星官名稱。天市垣東、西兩藩星戰國時代國名命名,是三垣創始年代一個佐證。

二十八宿是中國古代創星區劃分體系主要組成部分,古人黃道、赤道附近星象,劃分成二十八個大小不等部分,每一部分叫做一宿,合稱二十八宿,又名二十八舍或二十八星。

最初是古人日、月、金、木、水、火、土運動而選擇二十八個星官,作為觀測時標記。「宿」意思和黃道十二宮「宮」類似,表示日月五星所在位置。到了唐代,二十八宿成為二十八個天區主體,這些天區二十八宿名稱名稱,和三垣情況,作為天區,二十八宿主要是區劃星官歸屬。二十八宿角宿開始,西向東排列,日、月視運動方向:

此外有貼近這些星官它們關係密切一些星官,如墳墓、離宮、附耳、伐、鉞、積屍、右轄、左轄、長沙、神宮,附屬於房、危、室、畢、參、井、鬼、軫、尾宿內,稱為輔官或輔座。唐代二十八宿包括輔官或輔座星內總共有星183顆。

實踐中,古人醒悟到,季節變化和太陽處位置有關,星象四季中出沒早晚變化,反映著太陽天空上運動,但直接測定太陽位置於辦到,於是古人想出了間接辦法,即月球所處星象位置去推算太陽處位置。月球圍繞地球運轉一週是27日多(恆星月),一天一宿。可見,二十八宿創設是古代天文學史上。

英國李約瑟博士《中國科學技術史》中評論道:「現在證實,中國古代天文學雖然邏輯性和實用性方面遜於埃及、希臘以及歐洲天文學,然而它是大不相同思想體系基礎。」他説:「二十八宿界限劃定,不論星羣離開赤道如何,中國人能夠知道它們位置。星羣地平線以下時,只要觀測和它們聯繫一起正在頭頂拱極星,可知道了。」

二十八宿創設後,隨著天文學發展,它作用擴大,它不僅觀象授時,制訂曆法方面發揮了作用,而且現代天體測量學形成之前,推算、測定太陽、月亮、五大行星以及流星、慧星、新星乃至滿天星辰位置,無不起了不可替代作用。它推算方法是,古人每一宿中選取一顆星作為定標星,古人稱它做「距星」。某一宿距星下鄰宿距星赤經差,稱做某一宿赤道距度(簡稱距度),中國古代表述天體位置兩個量叫去極度和八宿度。「去」是指測星辰北天極角距離;「八宿度」是指該天體它西側相鄰一宿距星赤經差,這個度量體系中國天文學家們建立赤道坐標系統。

上述可知,選取距星、測量距度是一項工作,因此歷代天文學家無不注重實測。需要指出,於歲原因,各宿距度有變化,儘管歲發現之前,天文學家們知道距度發生變化這一原因,但歷代所測數據現代人人研究歲提供了史料。  

古人將全天二十八星宿東、北、西、南、四個方位劃分四部分,每一部分包含七個星宿,並各部分中七個星宿組成形狀,四種之相象動物命名這四個部分,叫做四象或四陸,應關係如下:

東方七宿飛舞春天夏初夜空巨龍,故稱為東官青龍;

北方七宿似夏末秋初夜空蛇、龜,故稱北官玄武;

西方七宿猛虎越出深秋初冬,稱西官白虎;

南方七宿像寒冬早春出現天空中朱雀,故稱南官朱雀。

於四象,中國典籍多有敍述,如《考工記》、《御龍子》、張衡《靈憲》、孔穎達《尚書疏》,其中《靈憲》中的敍述生動,張衡寫道:「蒼龍蜷於左,白虎於右,朱奮翼於前,靈龜圈首於後。」

中國典籍中有稱「四象」為「四維」,如
《史記·天官書》、《石氏星經》、魏人張揖《博雅》、元黃鎮成《尚書通考》,這些記述互有,《石氏星經》所載,不是四象,而是分為若干象,且西方、北方沒有形象,書中寫道:「奎白虎,婁、胃、昂、虎三子。畢象虎,觜、參家璘。」曰:「牛蛇象,女龜象。」《史記·天官書》記載《靈憲》所載基本相同,即:蒼龍、朱雀、白虎、玄武代表著四季星象。中國天文學家高魯《史記·天官書》,設計了二十八宿與四象關係圖,堪為精彩。

現代國際通用88星象而言,東方蒼龍是佔室女、蛇、半人馬、牧夫、天秤、天蠍、豺狼、蛇夫座。北方玄武占人馬、摩揭、寶瓶、飛馬、天鵝、仙女、雙角、鯨魚座。西方白虎佔仙后、白羊、黃仙、金牛、波江、獵户、天兔腐。南方朱雀佔雙子、御夫、巨蟹、犬、南船、獅子、蛇座。

中國古代為識星辰和觀天象,天上恆星分成幾個一組,每組一個名稱,這樣恆星組合稱為星官。眾多星官中,有31個佔有地位,這三垣、二十八宿。

三垣四象是我國古代對星空劃分,它們起源周、秦以前。三垣是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四象中國傳統文化中指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代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作為星官,紫微垣和天市垣名稱《開元佔經》輯錄《石氏星經》中出現,太微垣名稱晚到唐初《玄象詩》中才見到。

作者:走走天堂我了五節篇幅介紹了天帝天國。談論天國而交代四象二十八宿是一種完全方式,之所以涉及,是因為四象二十八宿前面説中國星官化名天國中具有意義。

天文學習是個過程,我儘量直白話語來講解他。學習一段時間後,肯定會有一些實質性講解,比如占星、天星擇日、天星風水、天星命理。其天文學是學習和研究易經基礎,比如古代學習易經,初學者需要讀懂《春秋》這本書。

中國古人星空分為七區域,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東方青龍、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即三垣四象。

中國古代肉眼所能看到恆星劃分成東、南、西、北、中五個星宮。中宮包括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垣」是牆意思,三垣中每垣有一些恆星作為界限,標示出這三個天區範圍。紫微垣包括北天及附近天區(我國北方地區,這部分天區是沒入地平),其中各星皇宮貴胄命名。

春季節變化和太陽有關,星象四季中出沒早晚變化,反映著太陽天空運動。順序是角、亢、氐、房、心、尾、箕、鬥、牛、女、虛、危、室、壁、奎、婁、胃、昴、畢、觜、參、井、鬼、柳、星、張、翼、軫。

中國民間和傳統文化中,有四大神獸影子。四大神獸指: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白虎是風之巫封印,青龍是春神句芒封印,炫舞是女媧斷去四足,朱雀是祝融給封印。

中國古典文學四大名著之一《三國演義》面世後人們津津樂道久盛不衰。其中有一個情節會出現:某某夜觀天象,某某星在某某分野之類。比如《三國演義》第七回:「 蒯良謂劉表曰:「某夜觀天象,見星欲墜,分野度之,當應孫堅。

目前我們使用星座劃分,原型可以追溯5000年前兩河流域。通過兩河流域泥版、石刻釋讀,學者們推斷,早在蘇美爾時代,兩河流域先民開始有意識地天上恆星線,組成於記憶星座。公元前1300-前1000年之間,兩河流域古人劃分了大部分主要星座,其中包括後占星術中提到黃道十二星座。

*.巴比倫王國只是兩河流域諸多王朝之一,所以這裏是稱兩河流域。

考古研究發現,早在4000年前,兩河流域文明伊朗、印度河谷、埃及、愛琴海地文明存在着泛的交流,它們星座劃分,傳播到了這些地區。古希臘人是兩河流域天文學學生,他們採用了兩河流域星座劃分,並加以完善。2世紀天文學家托勒密將天空劃分48個星座,這種劃分成為後一千多年整個地中海文明圈通用星座劃分,並沿用至今。所謂西方星座關係,基本上就是指兩河-希臘星座體系關係。

延伸閱讀…

中國古代的星象劃分法

星官

雖然兩河流域先民提出了星座,但這些亮星組合成於記憶形象並進行觀測,並不是巴比倫人獨創。例如古埃及人天空劃分若干擬人形象,其埃及眾神掛鈎,瑪雅人道劃分為13個星座(美洲是一片獨立大陸,瑪雅人天文學顯然並受到兩河流域影響)。可能石器時代,世界各地人們發展出了星座概念雛形。

至於中國古代星座,則可以概括三垣、四象、二十八宿。這種劃分巴比倫星座體系相差甚,且有着古老歷史。

三垣即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其歷史可以追溯戰國時代,涵蓋了北天周圍星區。三垣各自可以劃分若干星宮,星宮名稱,與地上社會秩序應。比如紫微垣星宮,主要尚書、柱史、五帝內座、三公這些政府和宮廷機構命名。

二十八宿概念,春秋時期存在。考古天文學家推算,二十八宿歷史可以追溯大約5000年前上古時代,蘇美爾人星座大約同時。二十八宿是古人參照月球天空位置,為推定太陽位置而設立,太陽二十八宿位置,則可以推算出四季。方位,古人二十八宿分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象。

中國以外,印度、阿拉伯、巴比倫有二十八宿劃分,雖然略有不同,但顯然有着源頭。如今,印度多使用二十七宿劃分,阿拉伯星宿與印度類似,巴比倫星宿,資料。

早期有學者認為二十八宿起源於印度,但研究深入,考古學家湖北戰國時代曾侯乙墓中出土漆箱中,發現了明確標有二十八宿天文圖,以及左右青龍、白虎圖案。而西周時期虢國銅鏡中,發現了方位出現龍、雀、虎、鹿形象,標誌着四象原型。四象中青龍、白虎,可以追溯六千多年前石器時代。河南濮陽西水坡45號墓中,考古學家發現了東西方,貝殼擺放龍、虎圖案。而印度文獻中二十八宿,出現時間晚得多。日本天文學家新城新藏天文學角度推斷,認為印度二十八宿可能是中亞而傳入印度。

*.傳説,印度很多事物有着歷史,但是考古和文字資料,這些事物出現年代往往會大大縮減。其中有多少是因為考古資料缺乏,多少是來後人附會,這是個有意思話題。

反過來,中國古人知道黃道十二星座説法。隋朝時期,佛教傳播和文化交流,我們通過印度瞭解到了源於巴比倫黃道十二星座。隋朝開皇年間翻譯《大方日藏經》,首次黃道十二星座翻譯成中文。唐代時,有四代國家天文機構司天監、太史監供職印度裔瞿曇氏家族。印度天文學深受巴比倫和希臘古代天文學影響,其中一些概念傳播中國,比如 @河馬老師説於行星運動推算。不過黃道十二星座並沒有中國古代星座命名產生影響,因為其傳入前,中國人有了很系統天區劃分。

關於題主説星座之間相似性,可否認,其中是存在一些文化交流因素,但有人類心性所致趨同。星座是人們恆星,從地球上看,位置關係基本星星記憶方式。地球上,緯度人們,夜晚看到星空基本是。像是天狼星、心宿二、獵户座腰帶三星、昴星團、北斗七星這樣醒目星星,歷來吸引着北半球先民們目光。

比如北斗七星,它是北天附近有代表性幾顆恆星。中國,北斗描繪成鬥,勺子形狀,無獨有偶,北美,北斗稱為Big dipper(勺子),而古代愛爾蘭,人們北斗看成是耕地犁,古代日耳曼人、斯拉夫人、匈牙利人北斗看作是貨車,印度人北斗看作是七位智者,而瑪雅人認為北斗代表着七隻金鸚鵡。雖然用來輔助記憶稱呼\符號各不相同,但大體上,這七顆星脱開關係。人類文化中,有多看似有關,但其實來於演化巧合。

什麼北斗七星沒有和北極星組合?,看星圖。上圖中紅色圈出部分為北斗,藍色圈出部分北極星所在勾陳,兩者距離。中國古代星宮或者星宿中,並沒有如此規模存在,顯然,這超出了古人腦補範圍。

至於我們現在説星座,含義和古代有所不同。古人説星座,大多只是天上一些亮星組合,而今天星座,是天區劃分方式。用地圖做類,古代星座像上海地鐵線路,而今天星座,類似靜安區、長寧區這樣塊狀劃分。

所以題主説仙女座星系,只是因為位於仙女座星區而得名,和仙女座本身並沒有什麼關係。仙女座星區範圍內,其實可以觀測到多星系。於其數量,今天,人們往往是星系、星雲、星團(統稱深空天體)星雲星團表中排序來稱呼這些天體。比如仙女座星系,梅西耶星雲星團表中稱為M31,星雲星團總表稱為NGC224,這是星雲、星系和星團稱呼方式。

航海時代後,北半球學者觀測到了一些之前見到南天星體。1603-1752年間,德國天文學家巴耶(Johann Bayer)、1690年,波蘭天文學家赫維留(Johannes Hevelius)、1752年,法國天文學家拉卡伊(Nicolas Louis de Lacaille)命名了剩餘的南天星座。經國際天文聯合會審議,於1922年正式確定了全天88個星座,並1930年正式確定了星座界限,這便是今天説全天88個星座由來。

*確定88個星座之前,法國天文學家拉朗德(Joseph Lalande)、萊蒙尼耶(Pierre Lemonnier)提出過自己星座劃分,但沒有大眾採納。比如今天説象限儀座流星雨,得名於拉朗德提出象限儀座,但今天星座中,並沒有這個星座。

延伸閱讀…

中國古代的星象是如何劃分的?什麼是二十八宿?

中國的星座與西方的星座有什麼聯繫?

公曆出現之前,世界各地使用什麼曆法?

什麼東西半球分界線不是本初子午線,而南北半球界線是赤道?

公元7~9世紀,瑪雅天文學是那個時期進嗎?中國呢?

我準備現有所有答案挨個一遍。挖個坑,填。

答案。他答案中,星座是1930年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統義了後才有概念。這麼認為是有問題。實際情況是,文明,歷史早期(到你想象地)有了星座定義,只不過發展着。

公元前3000年,巴比倫亮星分為若干星座。後來希臘人和羅馬人發展了巴比倫星座定義。公元2世紀,這些定義基本完善和下來了。否則哥白尼、第谷、開普勒、伽利略人不是沒有星座可以玩?那些中古時代占星家豈不是要失業了?事實上,星座這個詞(constellation)來自4世紀拉丁語。

之所以1928年(不是1930年)IAU確定官方星座定義,是兩個原因:

兩位提出“無關”和“獨立”觀點。這兩位答案中都認為中國古代星座與西方星座是兩套完全獨立各自發展體系。這一點是站不住腳,是沒有足夠證據支持。胡適先生教育我們,有多少證據説多少話,有50%證據不能説80%話。

肉眼可見恆星有6000顆,兩種文化其中7顆星看做一個集團,這種設想是多麼奇怪巧合啊?你們覺得嗎?

中國星座座標系統有兩套,是黃道附近一圈28星宿,以及12地支(配合天干)。

話説“天上星星數不清”,恆星天上位置是基本,但看上去。認識星空,人們發明瞭星座。一些恆星基礎,天空分成了很多塊區域,編成星空地圖,這每一片區域一個星座。

中國古代星座設定,可以地稱為“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

三垣指北極星附近區域,垣就是指牆,天上是一系列星星組成牆圍起來區域。三垣名稱是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古人認為這代表皇宮、朝廷,和市場。

二十八星宿,分成四組;動物命名,叫四象;每組7個星宿,和東南西北方向應。四象是,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

所以,中國星座合起來——

比如詩裏有“維南有箕,可以簸揚。維北有鬥,可以挹酒漿”,説箕宿和鬥宿;

杜甫詩裏“人生相見,動如參與商”,説是參參宿、商心宿。

之所以一共是28星宿,因為古人想象星宿月亮每天停留歇息客棧,月亮恆星背景上運行週期是27.3天,所以古人準備了28個星宿。

星宿是月亮星座,那麼我們説生日星座,可以説太陽星座。古代天文學家們發現,太陽一年裏於恆星背景走過路線形成一個圓,這條路線叫做黃道。生日星座,原本指是黃道星座,黃道這條路線一些星座。任何一張星圖上,這條線。

我們要注意,黃道星座其實不只12個,一共有13個。傳統順序是:

白羊座,金牛座,雙子座,巨蟹座,獅子座,室女座,天秤座,天蠍座,蛇夫座,人馬座,摩羯座,寶瓶座,雙魚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