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之間會有什麼電影上映 |5月13日 |2017年華語電影列表 |【2017年5月13號電影】

2020年,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首部劇情長片《南巫》,奪下金馬57新導演桂冠,資深影評人聞天祥譽為「平地一聲雷」,題材和電影美學驚豔華語影壇。

如今,張吉安挾大雪而來,新作《五月雪》一舉入圍金馬9項大獎,是他想拍攝題材,十幾年田調、克服限制關卡,終於馬來西亞和歷史搬上枱面。

塵封避諱多年五一三事件記憶,隱喻地顯影,召喚事件倖存者開始説話。

片中不見白雪,但情感靜靜落觀者心中。

入圍第60屆金馬獎項:劇情片、導演(張吉安)、女配角(萬芳)、改編(張吉安)、攝影(許之駿)、造型設計(黃菊清)、音效(杜篤、吳書瑤、陳冠廷)、原創電影音樂(餘家和、張吉安)、原創電影歌曲(〈五月人〉,詞/張吉,曲/黃淑惠,唱/萬芳)
1969年5月13日,吉隆坡半山芭選後,戲班班主「竇娥」慶賀拿督公神誕,吟唱酬神大戲《六月雪》,小女孩阿英隨娘惹裔母親台下賞戲,遠方火燒戲院、羣眾暴動,父兄從此失蹤。

2018年逢選,阿英遠嫁檳城後迴返義山葬崗,想找回家人墳塚和記憶。

張吉安禁忌「五一三事件」為背景,加入神話信仰和民俗戲曲,再現時代下刀槍血影,讓塵封記憶中兩代女性,揭開馬來西亞多族羣社會歷史傷痕。

馬來西亞導演、廣播主持人、行為藝術家、鄉音考古工作者。

採訪張吉安過程,記者如補馬來西亞歷史課,因為熟悉鄉音考古、民俗信仰和風土文化他,各種事件細節知識是信手拈來,人分享。

碑面上刻著「Unidentified Chinese」(無名華人),祂們是五月人、無名無姓人。

鏡頭裡,阿英形影,沒有聲響。

遠處有雙眼睛靜靜地觀察。

2009年,張吉安雙溪毛糯痲瘋病院抗議事件,來到當地做社區藝術工作,發現埋葬馬來西亞「五一三事件」受難者「義山」。

所謂義山,是移民東南亞華人民間力量自行管理墳地,透過互助讓同鄉入土安。

摸到歷史線索,張吉安此後年年來,或,或5月13日前後。

當時張吉安還是廣播電台主持人,他找了個聽眾協助,兩人挑選一個墓碑,擺上鮮花供品,假裝是罹難者家屬。

「我一起是修女,很多時候我問不到叫她幫我問,我旁邊聽。

這是沒有辦法中辦法,一個陌生人要老人家回溯五一三事件,有女人旁邊來問。

」因為義山守株待兔這些年,張吉安遇見來弔唁是女性。

墓碑共有118座,其中11座是沒有名字。

2012年,張吉安遇見第一個祭拜無名氏後代,這個婦人找不到家人墳,紙寫下亡者姓名和忌日代替。

張吉安認為這是寄託情感,是協。

2009年到現在,張吉安一共蒐集14個女人故事,《五月雪》主角阿英便是揉合了她們生命經驗而來。

而張吉安先前兩部短片,2017年《義山》和2022年《狼牙御女》,可謂《五月雪》前身,掃墓和習俗帶出五一三事件歷史。

政治盤算,歷史迷霧中五一三《五月雪》敍事結構分成上下兩折,第一折〈竇娥〉發生1969年,第二折〈阿英〉發生2018年──但是5月13日,馬來西亞社會是禁忌數字。

許多人五一三事件定調種族衝突、暴動屠殺,主張是馬來人和華人族羣間立造成悲劇,張吉安卻抱持詮釋觀點。

她們回憶,5月12、13和14日正逢神明聖誕,戲班社區搭台演粵戲,3天劇目是《六國大封相》、《六月雪》和《白蛇傳》。

1969年馬來西亞舉辦第三次國內大選,執政黨雖勝出,但得票不如預期,權力地位動搖;黨來説這是一大喜訊,上街示威遊行慶祝。

兩方人馬街頭相遇,情勢無法控制演變成暴動,大量民眾牽涉其中,國家宣佈進入急狀態,事件餘波持續數月,造成死傷,沒有確切統計數據。

張吉安説,馬來西亞過去有拍攝五一三事件電影,但官方敍事民間引起反彈,「事情始末歸咎某一方,可是種族暴動只是他們説,是政治人物想分化我們,分化辦事。

其實五一三事件是政治暴力,是政治陰謀。

」這種煽動每到選會出現,而五一三事件像政治提款機。

大馬上映命運未卜,但《五月雪》走得張吉安説他羨慕台灣,雖然兩地電影市場國際商業大片宰制,但台灣有創作空間,獨立、非主流影片有機會上院線看見。

這次來台灣宣傳、參加影展,張吉安他Facebook上發了一張照片,地點是台北西門町真善美戲院門口,柱子上貼著《五月雪》和《虎紋少女》電影海報,兩部作品來馬來西亞,張吉安寫著:「任何作品這裡上映,禮遇是一刀剪。

」而這他這一代馬來西亞電影人努力目標。

《五月雪》馬來西亞能否上映命運未卜,只能去試。

但《五月雪》走得,不只威尼斯影展平行單元「威尼斯日」首映,拿下競賽「電影藝術獎提及」,後來去了温哥華、維也納、聖保羅影展。

金馬影展是《五月雪》亞洲首映,張吉安在台灣採訪是馬停蹄。

「現在導演不光是拍電影,像是電影代言人一樣,要説説,拍電影累,拍接受很多採訪。

我前天後一個訪問,記者問問題,我講到眼睛閉著繼續説。

他們問『你是不是睡著了?可是你説出來故事有條理』,」張吉安説完自己笑了。

失語到療癒,守住記憶女人們作傳一開始,張吉安想拍是五一三事件紀錄片。

「可是不能拍、沒辦法拍,這些受訪者願意麪鏡頭,我錄音可以,」張吉安進入告解狀態,他説有些內容實在太,錄音機放口袋裡,「但是我有一個底線,我做了那麼事情,我沒有公開錄音,她們名字會出現臉書或文章裡面。

我後來想,倒不如拍劇情片,可以虛構她們名字。

延伸閱讀…

2017年5月份~5月13日之間會有什麼電影上映

5月13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紀錄片轉成劇情片,《五月雪》誕生路是。

張吉安最初想14個女人故事濃縮一天內,拍義山早晨到傍晚,但馬來西亞本地演員看完故事綱,直接斷了聯繫,沒人敢接。

張吉安角色人數縮減,到2020年參加金馬創投會議時,角色縮到剩3人是行不通。

「只有萬芳要接,創投時候有找另外兩個台灣演員,他們看了腳本,去諮詢馬來西亞同行,説這部電影應該是拍不成。

」後,萬芳挑樑出演阿英,張吉安説她是一個人身上承載了14個女人。

從女性出發視角讓《五月雪》調性格外哀傷。

田野調查時,張吉安發現追悼、祭祀主要行動者是女性,當男人口述訪談時説事件過去,提,但是:她們繼承家族遺願,張吉安形容這是一種「自甘苦命」,很多女人像阿英那樣瞞著丈夫,四處探問,政治禁忌中想尋回一點。

義山墓地,阿英遇見了戲班班主「竇娥」(蔡寶珠飾),竇娥幽魂彷彿困在時空裡49年了,竇娥問阿英:「妳明年會來嗎?」張吉安説,這是自己問那些後代家屬問題,他義山沒遇過複來人,大家雖然放不下,但願意來,因為每來一次一次。

田調這段日子裡,張吉安還是廣播節目主持人,白天蒐集素材、晚上工作。

「每一次聽到她們回溯時候,我想廣播那邊説一説,可是不能説啊。

廣播人本來傳播説話,結果知道很多事情,沒有辦法表達,所以我自己當成是一個失語人。

」終於電影讓他找到説話出口,但和創傷面前,張吉安選擇內斂、節制鏡頭來保全人,「這是自我療癒過程。

」他説。

田調、史話、戲劇,文本隱喻建立作者風格要取得事件各種第一手材料,不能只是在墳墓,一年只有幾個日子會有人出現。

於是張吉安到五一三事件關鍵現場半山芭社區,找朋友一起來弄個社區藝術計畫,他坦言,「馬來西亞做很多這種口述歷史、調查啊,碰上了避而談事情時候,要想盡辦法一種願景和標題來包裝。

」有天,一對80多歲姊妹來分享,是五一三事件倖存者。

她們回憶,5月12、13和14日正逢神明聖誕,戲班社區搭台演粵戲,3天劇目是《六國大封相》、《六月雪》和《白蛇傳》。

延伸閱讀…

2017年華語電影列表

神鬼、王權、人間──魔幻寫實的張吉安《五月雪》

結果《六月雪》開演,台上演員唱不到幾句,有人來通報附近發生砍人事件,羣眾驚慌逃竄,有些人跑去發生暴動大華戲院想救人。

其他人躲戲棚裡,像片中小阿英和媽媽,直到收音機廣播傳來官方宣告要戒,活著民眾時時間返家。

活著人們跑去大華戲院門口,只剩鮮血和衣服,一片狼藉,沒見到屍體。

《六月雪》原型中國元代關漢卿作雜劇《竇娥冤》,張吉安心想,這齣戲五一三事件那天演出,符合電影想傳達訊息──女性家庭剝削、政權欺凌,懷著冤屈不仁不義天地控訴,要求一個公道。

電影裡,人潮散去戲台前出現魔幻寫實一幕。

一個男人騎著大象,他身上穿著華麗馬來傳統服飾,並走下來一個盆子濯洗他腳,另一個跪地上男子洗腳水喝下。

熟悉馬來西亞歷史觀眾,辨識情節,這個角色是神、是鬼是人?張吉安説,此人是《馬來紀年》作者。

張吉安從高中時期愛接觸馬來文學,而《馬來紀年》是東南亞最古老書籍之一,結合歷史和神話,當中有個章節讓張吉安印象──中國皇帝公主嫁馬來蘇丹,逼蘇丹稱他王,蘇丹寫信表達臣服意,但當天晚上皇帝出了痲瘋。

宮裡巫師説是詛咒,蘇丹是天子,天子之間不能俯首稱臣,唯一治療方式是皇帝喝下蘇丹洗腳水。

皇帝照辦後,身體痊癒。

如此情節安排有恐嚇作用,張吉安解釋,《馬來紀年》是當時蘇丹找人來撰寫,要透過這些故事警告來通商、交流國家,不要輕視和欺負東南亞王,展現自身。

「我發現一個有意思,因為這本書作者騎著大象入宮面見,提筆日期是1612年5月13號,所謂寓言300多年前寫下了。

」背後族羣相待意涵,令他感到巧合是,寓言中懲罰痲瘋展現,而五一三事件受害者葬痲瘋病院後山。

這些符號象徵,熟悉馬來西亞歷史觀眾增加理解門檻,有媒體撰寫文章,提點看《五月雪》之前可以瞭解背景知識。

但這可以説是作者張吉安獨門,讓多個文本彼此互文、添增層次。

從《南巫》到《五月雪》,張吉安個人美學和作者色彩,民俗信仰元素成為他標誌。

這張吉安家庭和童年經驗密不可分,父母是解降師、兄弟們會跳乩童,他看著那些鬼附身人到家裡求助,有人口吐鐵釘、有人聲音男忽女,還有人大吼大叫、跳上屋頂。

神壇旁邊長大,張吉安説自己需要去電影院看鬼片。

「因為我神明家庭長大,所以我喜歡開神明玩笑,只有我敢玩,我知道神明弱點哪裡,有祂不堪或讓人懼怕地方哪。

」導演張吉安此時像是民俗學者。

其中眼是兩部片現身「拿督公」。

拿督公源自華人土地公概念,先民下南洋時土地公帶了過去,祂原本應該户外,例如村落入口處,但這些華人移民神明放在家裡供奉;門口空了下來,祖輩創造一尊地土地公。

「拿督是馬來語裡爺爺公公意思,一些政府機關勳銜叫拿督,人士或英雄會蘇丹或國王封為拿督,」張吉安解釋,這些人物庇佑護持鄉裏,過世後尊為拿督公,形象上穿著服裝,一手舉著馬來劍、一手捧著金銀財寶。

然而,馬來人和印度人有拿督公信仰,神祇性格傳聞或嗜血,需要安撫。

宇宙少女 ( 韓語:우주소녀/宇宙少女Woo Joo So Nyeo ;日語: コズミックガール ,稱: WJSN ;英語: Cosmic Girls )為 韓國 STARSHIP娛樂 和 中國 娛樂 聯手推出 女子音樂組合 ,於2016年2月25日以《 MoMoMo 》一曲並通過 Mnet M! Countdown 打歌舞台正式出道,是 …宇宙少女(WJSN)是Starship Entertainment娛樂於2016年2月25日推出女子演唱組合,現金炫廷(雪娥)、金知妍(苞娜)、秋昭貞(EXY)、樸秀彬、孫周延(恩熙)、李真淑(夏天)、任多榮、俞延靜八名成員組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