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八年後 |遇難者家屬仍深陷悲痛 |世越號沉沒事故 |【2014年4月16怎麼樣】

2014年4月16日,載著476人客輪「世越號」韓國仁川港出發,前往濟州島途中發生事故沉沒,造成304人罹難。

事發後,傳出船長不顧乘客自行逃難、政府機關未在第一時間展開救援許多令人震驚消息,引爆輿論撻伐。

本書以此事件中負責到沉船內搜尋罹難者遺體潛水員金冠灴原型,寫下潛水員人知經歷。

潛水員搜尋遺體期間,不但潛水次數超越身體負荷,心中留下抹滅陰影。

白日,潛水員各種後遺症搏鬥;夜晚夢中回到沉船內,見到那些孩子們。

但當發生,政府遺棄了他們,不僅收回醫療補助,要潛水員揹鍋,迫使他們於浮出水面、打破,社會誤解抗。

(編) 潛水員是沒有嘴巴。

即使沒有簽保密合約,專業潛水員會現場透露自己做過工作內容。

因為這個行業市場小,昨天一起工作潛水員搞不好明天會遇到,要是做過工作説三道四隻會扯自己後腿。

所以潛水員來説:話──當個啞巴。

您好,我是二○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七月十日之間,孟骨水道參與沉船失蹤者搜救行動潛水員羅梗水(37歲)(註:登場人物年齡二○一四年基準。

)。

這封請願書是我了因涉嫌刑法第二六八條「業務過失致死」,遭到拘留起訴柳昌大(60歲)潛水員而寫。

從此刻起,我決定做一個有嘴巴潛水員。

這不是因為我有多了不起或實力超羣,而是我不能看著一起孟骨水道駁船上出生入死柳昌潛水員被判有罪。

如果柳昌罪人,那我羅梗水是罪人;如果柳昌犯下過失致死罪,那我羅梗水犯下了過失致死罪,有那些往返於孟骨水道與沉船之間、幫忙搜救失蹤者民間潛水員們犯下同樣罪!結論而言,柳昌潛水員是無罪,要説他有罪,是罪他看到即時新聞後趕去孟骨水道,罪他經驗前輩身分帶領我們,罪他掩護政府事故對策本部以及海警失職,承擔了一切。

怨報德,狗咬呂洞賓、不識人心,這些諺語無道理呢。

昨天夜裡我打電話宋恩澤律師,他請教請願書該怎麼寫。

凌晨時,他帶來幾份寫得請願書供我參考,所有請願書開頭「尊敬法官大人」開始。

大哥要我們做準備,我們穿戴潛水服;大哥説下水,我們下水;大哥説休息,我們去減壓艙減壓。

二○一四年七月九日,躲避浣熊颱風,潛水員轉移到木浦。

那時,大家手機不約而同響起,收到命令我們終止搜救、撤離孟骨水道簡訊。

距離事故發生八十五天了,您能事發後趕到現場,並條件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參與搜救失蹤者工作,此我們深表感謝。

雖然目前搜救工作完成,但因為改變搜救方式而未能您共事到後,我們感到十分。

但各位獻身努力,不僅是參與搜救我們,全體國民會給予您高度評價。

您這段期間表示感謝,請調理好因潛水作業而備感勞累身心,並祝福您家庭幸福美滿。

您知道看到這簡訊時潛水員們反應嗎?水深超過四十公尺深海,能不移完成任務男子漢,手背抹起眼淚。

大家哭了一會兒,這不是因為難過而流下眼淚,這是委屈、是憤怒,是不由自主流下眼淚。

我字典裡查看了「尊敬」一詞,每遇到認識單詞或生疏字眼我會查字典,久而久之養成習慣。

雖然面這個世界需要那麼泛的知識,但我來説覺得詞和數字,會鑽研,如果放聲朗誦可以幫助理解其涵義。

深海潛水需用語和數字,我背下來了,因為狀況下,單詞和數字腦海中浮現才行。

這次我翻閲字典,看到「且」解釋。

如果是我們潛水員,會傳來一則簡訊了。

請問法官,您會表揚尊敬人時,發一簡訊嗎?我們並期待大張旗鼓慰勞和鼓勵,但應該代表政府,這些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搜救潛水員,表達基本禮節吧? 七月十日,潛水員整理各自裝備返回駁船,我以為那時會派海洋水產部長官或海警廳廳,代表政府事故對策本部到駁船上,握一握這些參與搜救失蹤者工作民間潛水員浮腫手,看看他們雙眼;應該請大家吃碗呼呼湯飯。

雖然知道是誰下令發出這簡訊,道他們彭木港趕到孟骨水道時間沒有嗎?各個小島搭乘客輪用不了兩個半時,搭快艇連四十分鐘不用,還是他們不想花時間和潛水員坐下來、面面聊一聊? 這感覺像是無緣無故提分手,潛水員只能一肚子悶氣嚥下去,大家整理各自裝備迅速駁船上撤離。

撤離駁船那一刻起,我下定決心,到死會使用「尊敬」這三個字。

如果有人稱呼我「尊敬羅梗水」,我會反問他:「什麼尊敬我?尊敬我理由是什麼?」如果是出自尊敬,我會請他選擇其他詞語代替。

因為我來説,「尊敬」這個形容詞,猶如世界上髒空罐頭一。

要求換形容詞,應該會失禮吧?

奪走304條人命的南韓渡輪世越號沉船慘劇屆滿兩週年時,罹難者家屬前往沉船地點哀悼。

(圖/歐新社;聯合報報系資料庫)

法官大人!我想説是──我們直到後沒有放棄搜尋!不管是秋天或冬天,潛水搜尋,撤離只是單方面下命令,沒想到我們會像解僱駁船。

有十一名失蹤者我們每天潛入船裡,這教我們怎麼能放棄呢?包括柳昌潛水員內所有民間潛水員,大家每天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尋找失蹤者,只想找到他們、帶他們上岸。

隨著四月、五月和六月這樣過去,臨近七月時,這份心情變得。

直到現在,這份心情是。

不管是在家裡是公園或超市,我走著走著會突然停下腳步。

不用閉上眼睛,可以腦海裡浮現出船艙詳細圖面,一百一十一間客艙和十七處公共空間一下子腦子裡過了一遍。

接著,我想像著潛入船內,準備進行搜索客艙伸出手臂。

因為不想放棄那十一名失蹤者,所以每天作夢是,昨天夜裡是:穿上潛水服,戴上全面罩,穿蛙鞋,戴上手套,後帶纏腰部潛入船內潛水員――羅梗水。

還有些,我負責記錄時,只要在潛水紀錄上寫下潛水員名字和裝備、入水及出水時間可以了,怎麼想不到有一天我會寫請願書。

高中畢業後,我一封信沒有寫過,雖然有潛水員會臉書或推傳水中照片並寫下些什麼,但我手機、電腦電視畫面適應。

我喜歡將視線鎖定一個框架中,我喜歡前後左右上下所欲感覺,這是什麼我喜歡潛水員原因。

潛到水下,視線所及地方是風景,關注某一處景色,只要移動一下身體會有發現,可以去品味。

我而言,潛水於「」。

從字典裡查到「請願書」意思是「傾訴事實,懇請能夠得到幫助文字」,這讓我感到沒有自信,原本還期待會有其他潛水員來代替我寫,我這不是埋怨其他人,不是有戰友情誼一説嘛!潛水員友誼和戰場上士兵差不多。

我會擔當此一重任,完全是受因涉嫌過失致死而起訴柳昌大潛水員的託付。

什麼拒絕呢?寫這封請願書當下我反問自己。

收到撤離命令簡訊八十天前,我和昌大大哥私底下稱兄道弟。

柳昌潛水員是我們老大哥,大家聽他。

如果有人稱呼我「尊敬羅梗水」,我會反問他:「什麼尊敬我?尊敬我理由是什麼?」如果是出自尊敬,我會請他選擇其他詞語代替。

我們潛入船內搜索時,耳機裡會傳來大哥謾罵聲,每個潛水員來説那像後纜繩。

有關大哥罵人方式,日後有機會我詳細寫一寫。

我隱約可以揣測大哥指定我寫請願書理由,但我擔心自己是否有能力勝任,這感覺有點像是潛入沒有一絲陽光六十公尺深海,深海裡要如何移動、應當小心什麼,理論和經驗上我懂,但獨寫東西我行。

每寫下一個單詞,我心噗通噗通跳得,要不是讓昌大大哥能獲得無罪判決,我可能放棄了。

要「傾訴事實」,知道什麼是事實;「懇請能夠得到幫助」,被告冤屈作是自己事情一樣感同身受。

這兩點而言,能説會寫辯護律師是不及我。

事實是怎麼樣,我什麼會柳昌潛水員判決當作是自己事情呢?我打算一一寫下來。

聽聞羅南道孟骨島巨次島之間海峽「孟骨水道」。

孟骨,覺得光看名字可怕嗎?我作夢沒有想到二○一四年春天和夏天會那裡度過。

潛水員之間流傳著「就算億萬鉅款,不想孟骨水道和鬱陶項潛水」玩笑,因為這一帶水勢猶如猛獸,能見度。

二○一四年二月十五日,我居麗水海邊,直到四月五日才回到。

我羅南道海有緣分,直至今日,我一共那裡完成了五次工作。

回到首爾後,我生活得十分放鬆,因為打算休息一個月潛水,和未婚妻計畫著四月十九、二十日要去江原道春遊兩天一夜。

休息時候,睡覺是要,要好久沒見朋友去咖啡館聊天,牽著未婚妻手去逛菜市場,到健身中心做一些伸展和有氧運動。

獨酒我一滴沾,因為完成任務、回到首爾後,要禁酒十五天,如果不想得減壓症,不僅要潛水現場確實休息,工作結束後回到家要充分休息。

而且從五月開始,我答應人家要到大川海邊完成水中海參養殖場工作,因此所剩休息時間變得。

四月十六日星期三,我睡,半夢半醒之間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和打來電話號碼:上午十點三十分,曹治璧(32歲)。

曹治璧老家京畿道坡州,我們麗水一起共事。

看他年紀我小,他可是擁有海外潛水作業需「國際海洋建設救助協會IMCA潛水資格證」潛水高手。

我下通話鍵,聽到曹治璧聲音:「哥,你看聞了嗎?」 「仁川出發開往濟州島客輪,載了四百五十多人呢!」 「四百五十?那應該是艘大船了,人救出來了吧?」 當時我知道事態有多,心想如果是往返於仁川濟州島客輪,應該是六千噸以上大型客輪,即使遭遇事故要沉沒了,可能一瞬間沉下去,會有時間進行營救。

韓國世越號船後,罹難檀園高中學生家屬為要求政府負責釐而走上街頭抗爭,事發週年之際,演變成7年來反政府示威。

今年51歲李惠善,居住京畿道安山市。

這結婚定居後,生下了一女一男,事保險業務,與家人過著日子。

但2014年4月16日,載著檀園高中二年級師生前往校外旅行渡輪世越號翻覆,而李惠善兒子金承載這艘船上。

「我那天9點20分得知船隻下沉消息,」李惠善説道,「那時電視上看到『全員救出』報道,想説既然這樣,應該會有巴士載著他們回來。

沒想到那是誤報,後我奔去現場了。

」所幸,接到消息,金承載手機撥了電話母親,那時他海洋警察船上。

李惠善語帶不屑地表示:「他是自己逃出來,而不是海警救起來。

」金承載是船難中自行脱逃學生之一。

他地船中生,但他250位同窗沒有回來。

此後,李惠善一家生活發生了變化。

於多數師生救出,學校授課。

包括承載內,獲救學生,安置研修院暫時集體生活,當時李惠善前往陪同。

一位願露面生還者母親向記者説道:「那時研修院,他們無法唸書,日複一日電視上看到自己朋友遺體抬上岸,名字一個個打屏幕上。

他們自己生氣,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我們大人活到這歲數,到現在參加幾次喪禮而已;我孩子18歲,奔了數十次喪,全世界沒有一個人像他這樣,」李惠善表示,這讓金承載內心受到過衝擊:「他睡不著覺,吃不下飯,而且哭了好久,日子是這樣過來,船難週年了。

」當提到後家庭生活變動,李惠善説:「原本家人間能互動生活,現在家庭全部要放在承載身上。

家人們要做什麼,得問他意見。

延伸閱讀…

南韓「世越號」九年了!透過潛水員的告白,看見社會集體創傷

世越號沉沒事故

」「比如以前我們家常會直接決定:『今天一起出遊吧! 』承載會答應説,但現在變成,我得仔細問他:『今天我們去那裏玩,好不好?』」推敲承受船難恐懼壓力兒子內心想法,成為讓李惠善現在事。

生還學生金承載母親李惠善,談到兒子心理受創彷徨未來,流下眼淚。

(攝影:楊虔豪)她觀察到,兒子船難發生後,只要,會感到,家人此感到擔心。

「因為心理狀態,我想説他會會做出極端選擇。

他現在害怕房門給關起來,我時時確認他做什麼,變成只要承載屋裏,父母中有一人負責看著。

」看照兒子,李惠善決定辭去她保險公司企劃師工作。

而船難中活下來金承載,儘管受到皮肉,但近來身體各部位出現不明疼痛,檢查後無法判定病症,心理創傷他身體產生影響。

如今,李惠善每隔兩周陪承載赴醫院精神科接受治療,並領取藥物處方。

她説道:「班上現在只剩下20多人,他現在雖然回學校上課,但孩子們沒辦法學習了。

雖然知道要唸書,但心裏做下去。

」比起凖備年底大學入學考試,學校當下變成讓生學生依偎、遠離心靈恐懼及創傷處。

沉船慘案不僅讓承載內心留下陰影,讓他人生夢想遭遇了兩次挫折。

「承載原本是想成海洋警察,」李惠善苦笑説道,「但因為世越號事件,讓他夢想幻滅了。

」於事發過程中,海警充分盡到救援責任,船難金承載心中埋下海警信任種子。

2014年4月,韓國世越號沉沒,船上476人中,304罹難,當中大部分是準備升大學,畢業旅行途中高中生。

參與這次大規模拯救工作潛水員,即使回到岸上,不時夢中回到沉船內,見到那些孩子們,自責未能帶他們離開⋯⋯一位學者找來當日參與救援潛水員、生還者、義警、政府官員及醫師蒐集資料,他們經歷撰寫説《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告白》,原災難。

引述讀者一句評論:「雖然是讀説,但每一字每一句,我相信是描寫。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這本説,一封求情信開始 ── 一名年屆60潛水員柳昌,參與救援工作時,導致另一名潛水員死亡而控告。

另一位潛水員羅梗水,了他寫了一封信法官求情。

羅梗水求情信中,我們可以看到潛水員看到「世越號」:電視報道指有500名潛水員參與救援,但現場人數,只有約百分之一;搜救黃金72時裡,政府沒展開任何營救工作。

潛水員是沒有嘴巴。

即使沒有簽保密合約,專業潛水員會現場透露自己做過工作內容。

因為這個行業市場小,昨天一起工作潛水員搞不好明天會遇到,要是做過工作説三道四隻會扯自己後腿。

所以潛水員來説:話──當個啞巴。

您好,我是2014年4月21日7月10日之間,孟骨水道參與沉船失蹤者搜救行動潛水員羅梗水(37歲)。

這封請願書是我了因涉嫌刑法第二六八條「業務過失致死」,遭到拘留起訴柳昌大(60歲)潛水員而寫。

昨天夜裡我打電話宋恩澤律師,他請教請願書該怎麼寫。

凌晨時,他帶來幾份寫得請願書供我參考,所有請願書開頭「尊敬法官大人」開始。

「尊敬」這個形容詞,直到死我會任何人、任何職稱之前,並不是我尊敬您,只是我想用其他詞語來表達罷了。

2014年7月9日,躲避浣熊颱風,潛水員轉移到木浦。

那時,大家手機不約而同響起,收到命令我們終止搜救、撤離孟骨水道簡訊。

您知道看到這簡訊時潛水員們反應嗎?水深超過四十公尺深海,能不移完成任務男子漢,手背抹起眼淚。

大家哭了一會兒,這不是因為難過而流下眼淚,這是委屈、是憤怒,是不由自主流下眼淚。

如果是我們潛水員,會傳來一則簡訊了。

請問法官,您會表揚尊敬人時,發一簡訊嗎?我們並期待大張旗鼓慰勞和鼓勵,但應該代表政府,這些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搜救潛水員,表達基本禮節吧?7月10日,潛水員整理各自裝備返回駁船,我以為那時會派海洋水產部長官或海警廳廳,代表政府事故對策本部到駁船上,握一握這些參與搜救失蹤者工作民間潛水員浮腫手,看看他們雙眼;應該請大家吃碗呼呼湯飯。

雖然知道是誰下令發出這簡訊,道他們彭木港趕到孟骨水道時間沒有嗎?各個小島搭乘客輪用不了兩個半時,搭快艇連四十分鐘不用,還是他們不想花時間和潛水員坐下來、面面聊一聊?這感覺像是無緣無故提分手,潛水員只能一肚子悶氣嚥下去,大家整理各自裝備迅速駁船上撤離。

撤離駁船那一刻起,我下定決心,到死會使用「尊敬」這三個字。

如果有人稱呼我「尊敬羅梗水」,我會反問他:「什麼尊敬我?尊敬我理由是什麼?」如果是出自尊敬,我會請他選擇其他詞語代替。

延伸閱讀…

「世越號」事故八年後,遇難者家屬仍深陷悲痛

特寫:韓國「世越號」生還者的創傷- BBC News 中文

因為我來説,「尊敬」這個形容詞,猶如世界上髒空罐頭一。

要求換形容詞,應該會失禮吧?法官大人!我想説是──我們直到後沒有放棄搜尋!不管是秋天或冬天,潛水搜尋,撤離只是單方面下命令,沒想到我們會像解僱駁船。

有十一名失蹤者我們每天潛入船裡,這教我們怎麼能放棄呢?包括柳昌潛水員內所有民間潛水員,大家每24四小時、不眠不休尋找失蹤者,只想找到他們、帶他們上岸。

隨著四月、五月和六月這樣過去,臨近七月時,這份心情變得。

  每合上眼 彷彿置身船內直到現在,這份心情是。

不管是在家裡是公園或超市,我走著走著會突然停下腳步。

不用閉上眼睛,可以腦海裡浮現出船艙詳細圖面,111間客艙和17處公共空間一下子腦子裡過了一遍。

接著,我想像著潛入船內,準備進行搜索客艙伸出手臂。

因為不想放棄那11名失蹤者,所以每天作夢是,昨天夜裡是:穿上潛水服,戴上全面罩,穿蛙鞋,戴上手套,後帶纏腰部潛入船內潛水員──羅梗水。

4月16日星期三,我睡,半夢半醒之間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和打來電話號碼:上午10點30分,曹治璧(32歲)。

曹治璧老家京畿道坡州,我們麗水一起共事。

看他年紀我小,他可是擁有海外潛水作業需「國際海洋建設救助協會IMCA潛水資格證」潛水高手。

我下通話鍵,聽到曹治璧聲音:「哥,你看聞了嗎?」我:「什麼新聞?」曹:「孟骨水道那裡有艘船翻了。

」他沙灘上海鷗蹦跳節奏講解了一番。

我:「翻了?什麼船?」曹:「仁川出發開往濟州島客輪,載了四百五十多人呢!」我:「四百五十?那應該是艘大船了,人救出來了吧?」當時我知道事態有多,心想如果是往返於仁川濟州島客輪,應該是六千噸以上大型客輪,即使遭遇事故要沉沒了,可能一瞬間沉下去,會有時間進行營救。

曹:「哥,説只救出了不到兩百人,有一半以上人困在船裡!」我:「什麼?!不是説船翻了嗎?怎麼可能還有人困在裡面?」我聽著手機、打開電視,即時新聞正在連線報導中,客輪翻了過去,只剩下船首露水面上。

那畫面即便是目睹,置信。

日子這樣開始了。

您瞭解,4月16日後每一天地獄。

事發當日船上逃出來172名生還者全部了,電視畫面右上角標示生還者人數,沒有改變過。

因為看到全國各地聚集了五百餘名潛水員報導,我並沒有馬上趕到孟骨水道。

雖然一開始我並認為聚集五百餘名潛水員是深海潛水員,揹著氧氣瓶上上下下潛水員無法勝任搜索船內工作。

2014年4月16日,南韓發生世越號沉船事件,原本準備仁川港駛往濟州島世越號渡輪,珍島附近翻覆沉沒,船上 476人中共有 304人罹難,其中包含了 261名檀園高等學校二學生,當時他們準備到濟州島旅行。

事隔五年,這起事件帶來深深烙印罹難者家屬和南韓社會,光化門廣場、世越號船骸停放的木浦市(Mokpo)港口和離翻覆地點最近Paengmok港口地舉辦了五週年悼念活動,是讓大家不要忘記世越號悲劇,以及繼續挖掘、尋找世越號沉沒原因。

這部名《缺席》(In the Absence)短片中,紀錄了世越號翻覆當下有隨之而起南韓社會運動。

回顧世越號沉船事件,其中充滿了多和當局救援不力時刻。

世號開始傾斜、下沉時,船上沒有四散奔逃乘客,大部分乘客保持地等待政府、船長下指令、相信他們是瞭解如何逃生人。

世號早上 8點52分發出第一通求救電話時,接線人員要求乘客提供世越號所在地點,然而乘客並他們哪。

幾分鐘過後,無線電傳來進一步指令:「請不要動,保持原地等待。

」早上 9點20分後,南韓交通部官員要求船長決定要不要開始撤離程序。

後來報告顯示,船長等了十分鐘才下了全員撤離指令。

然而,大部分生還者表示,他們並沒有聽到任何來船長指揮,失序逃生計畫讓整起事件傷亡。

女兒船難中身亡柳安實(音譯,Yoo An-sil)懊悔地形容她和女兒後一次通話,她説:「我要她遵守老師指示,我應該她説點逃,但我當時並知道現場情況。

」離第一通求救電話撥出後時,世越號船長棄船逃生,此時有上百名乘客船上不知所措,後導致了 304人喪生悲劇。

事發後,船長和其他 14名船員殺人、遺棄致死、過失致死罪名定罪,船長遭判無期徒刑,然而這喚回死者。

如果當時政府船長間溝通能迅速、下達疏散指令船上等待指揮乘客,這起事件會有結果,而這南韓執法部門和罹難者家屬不解地方,什麼世越號會沉沒?什麼當局救援不力?世越號沉沒事件不僅凸顯出政府救援不力,出在局管理船隻安全上疏忽,連帶引起整個社會當時朴槿惠政府信任。

人們社羣媒體上貼出絲帶圖片,悼念罹難者外,象徵政府處理世越號慢半拍。

這是 2016年南韓總統朴槿惠讓好友崔順實干政、收賄事件爆發後,引起南韓人民大規模抗議因。

,朴槿惠成了南韓首位遭彈劾下台總統,被判 25年有期徒刑。

但是,這並沒有解答什麼世越號會翻覆。

先前兩個調查委員會調查,他們發現世越號超載,並且控制轉出了問題。

然而,荷蘭海事研究所表示,他們透過模擬器重現出這樣結果。

因此,有調查委員認為,問題出在世越號遭到外部撞擊。

不過,打撈上岸世越號船體上並沒有發現任何破損。

近日,第三個成立調查委員會發現,裝在世號三樓大廳監視器影像遭到竄改,在世越號下沉 100分鐘內,出現了後 3分鐘影像。

失去兒子鄭成吾(音譯,Jung Sung-ook)説:「一想到他們監視器影像敢竄改,我感到震驚。

」「找出我兒死背後,是讓我這些年來堅持下去動力。

我有一張海上警察 2014年5月6日找到他遺體照片,我帶著這張照片,我需要繼續前進力量時,我會它拿出。

」另一名罹難者家屬張輝(音譯,Jang Hoon)説,能讓整個南韓社會變得安全方法,懲罰需要世越號事件負責、並且掩蓋那些人。

「五年前,我失去了我兒子,我無法看到、摸到我兒子。

那時開始,我生活地獄了。

   

創下票房紀錄電影鐵達尼號,紀錄沈船時刻動人愛情故事,然而2014年四月十六日南韓發生世越號船難,是一場因為政府失職,搜救單位輕忽,讓三百多條年生命喪生海中心碎災。

   

世越號船是南韓近年來船,2014年4月16日當天,載有476人包含了檀園高等學院325名中學生和15名老師,搭乘世越號仁川港前往濟州島畢業旅行,他們怎麼沒想到,這趟期盼畢業旅行會成了天人隔死亡旅,這場船造成304人死亡失蹤,172人受傷,讓人不能接受是這場船許原本結果可以,但因為黃金救援時間內公部門許多人疏失,讓這場成為挽回慘案。

   

發生後,南韓獨立媒體「打破新聞」製作了四十分鐘紀錄片:《世越號慘案-黃金救援時間內毫無作為國家》,取得南韓總統府青瓦台與海洋警察廳通聯記錄,船發生後,政府失職救援過程暴露出來,片中可以看到當船身開始傾斜時,船長和船員先行棄船逃生,卻要求乘客留在船艙中,喪失逃生機會,揭露政府官員不管搜救優先,顧著要求現場人員傳送照片進行報告,發布所有乘客救出錯誤訊息,同時記錄了搜救現場家長們,面孩子生死未卜命運,一顆顆痛苦撕裂心。

   

彭木港口邊,有人幫現場一位等候救援媽媽披上毛毯,她心碎哭著説:「只有我們穿得是要幹嘛,孩子們受凍著,孩子們這麼,只有我們受寒,是做甚麼?」 一位父親,眼見政府搜救行動不力,和幾位家屬一起一艘漁船,到事故現場,希望民間潛水人員協助搜救,救救船上孩子,他白天等到晚上,後只能怒吼:「我們現場,但我們甚麼事沒法做啊!」 無助哀傷讓父親撐了一天只能痛哭崩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