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ang |【辶底最複雜的繁體字】

𰻞𰻞麵(漢語拼音:biáng biáng miàn;注音:ㄅㄧㄤˊㄅㄧㄤˊㄇㄧㄢˋ;陝西方言國際音標:.mw-parser-output .IPA{font-family:”Charis SIL”,”Doulos SIL”,”Linux Libertine”,”Segoe UI”,”Lucida Sans Unicode”,”Code2000″,”Gentium”,”Gentium Alternative”,”TITUS Cyberbit Basic”,”Arial Unicode MS”,”IPAPANNEW”,”Chrysanthi Unicode”,”GentiumAlt”,”Bitstream Vera”,”Bitstream Cyberbit”,”Hiragino Kaku Gothic Pro”,”Lucida Grande”,sans-serif;text-decoration:none!important}.mw-parser-output .IPA a:link,.mw-parser-output .IPA a:visited{text-decoration:none!important}[piaŋ24piaŋ24-31miã55])或油潑扯麵,是流行於中國陝西關中地區一種知名傳統風味麪食,屬於扯麪,通過揉、抻、甩、扯步驟製作,面寬而,猶如“褲腰帶”,口感勁道,食用前加入各色臊子或油潑辣子。

位居關中十大首“扯麪像褲帶”。

“𰻞”字有多種寫法,輸入電腦,代替寫為拼音,稱“𰻞𰻞兒面”、「biángbiáng面」或「彪彪面」、「餅餅麵」、「冰冰面」、「比昂比昂麵」、「乓乓麵」。

關於“𰻞”一字讀音來源説法多,民間多流傳為擬聲。

“𰻞”字書寫最複雜、筆畫漢字之一,見字型57畫,另有寫法多達71畫。

[6]
biang筆畫數:宀(3)八(2)馬(10)長(8)長(8)月(4)刂(2)言(7)ㄠ(3)ㄠ(3)心(4),辶旁體(4),合計:58畫。

𰻞𰻞面陝西關中地區流傳,各地“𰻞”傳統寫法並非完全相同,衍生出十餘種寫法。

各種寫法筆畫,54畫,有71畫以上。

[6]
「六書」理論而言,“𰻞”字屬於會意造字。

此外,關中有少數其寫「奤」字,顯然是會意麪條,而發音“biáng”。

[7]
記住「𰻞」字,民間流傳着應寫法歌謠,歌謠基本解釋如下:
然而,歌謠各地流傳版本盡。

下表顯示了此字一些字形及其歌謠。

“𰻞”字型構造概括了此面特性,體現了原料、調料、製作工藝、辛勤操作、食客感受,展現了秦人心底、有稜有角、大樂性格氣質,映射了山川地理與人情冷暖,組成了陝西獨具特色飲食文化。

[8]
有説法稱,“𰻞”字各部分表示了做面過程。

[10]
陝西國際商貿學院教授傅功振稱,“𰻞”字各部分表示了秦人文化元素。

[5][12]
陝西民俗學會理事靳應祿稱,“𰻞”字表示推獨輪車賣面車伕形象。

[5]户縣大王鎮康王村有老人説,“𰻞”字產生於康王村一帶,過去地軲轆車有關。

[10]
鹹陽市有研究者認為𰻞字歌謠是秦始皇大軍“軍歌”,藉以展現虎狼師魄力。

有説法認,此歌謠秦國招賢令,招攬六國賢士歸秦。

[5]
關於“𰻞”一字造字來源説法多,民間傳説多包含牽強附會。

民間傳説“𰻞”字民間一無名秀才所造,時代。

傳説一名、飢腸轆轆秀才趕鹹陽時路過一間麪館,聽到其中傳出 “Biáng——Biáng——” 做面聲音,吃了一碗色香味美的褲帶寬麪條。

吃完發現自己囊中無法付賬,哀求店家讓他寫字代替。

他店家“BiángBiáng面”發音,感慨自己一路,歌道:“一點飛上天,黃河兩邊彎;八字張口,言字裏走,左一扭,右一扭;西一長,東一長,中間加個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個勾搭掛麻糖;推了車車走鹹陽。

”寫下了“𰻞”字。

[5]
傳説秦朝時鹹陽街頭常有老翁推車沿街叫賣𰻞𰻞面,渭河中舀水和麪、煮麪,碰到食客使勁扯動麪糰,直到變成褲帶面,扔入沸水煮熟、盛入老碗,加入調料、清油,十分筋道爽口。

居住鹹陽秦始皇日夜操勞國事,厭倦了山珍海味,沒有食慾。

一名宦官前往街上買了碗“𰻞𰻞面”送上,讓秦始皇胃口開。

秦始皇問:“這是何物?山珍海味還味美上口。

”,宦官答:“𰻞𰻞面。


秦始皇其視為“御用”麪食,不能讓平民吃到,故御賜複雜字型,令百姓寫出。

[5]
一説,有詩曰:“推車鹹陽街頭轉,遇見官府老爺漢,稟告君王禦膳,君王知曉要接見,端來一碗𰻞𰻞面” 秦始皇十分喜愛此面,高呼“保我秦江山!”為鼓舞民心、號召保衞祖國,御筆寫下此字。

[13]
流傳於四川盆地兩個廣為人知的複雜漢字“”和“”,其內部結構“𰻞”字十分類似。

類似結構漢字流傳於10多個省市,300多年來有出現,限民間相傳,無傳統典籍收錄。

重慶一帶“”字和四川一帶“”字,念“zuí”,地方言中“賊”,意指盜。

記憶有歌謠對應[注 8][注 9][注 10],當地鄉村中人人均能背誦。

[17][14]
有觀點認為,這些漢字清初東南沿海地區興起洪幫圖符十分類似,可能洪幫隱語秘符,於洪幫各派系從南至北擴展傳播,而該圖符傳播各地,是四川盆地,演化漢字。

[14]
現存資料中顯示,洪幫興起初期,東南沿海一帶開香堂佈置中有圖符四川盆地流行“”和“”兩字完全相同。

於洪幫歷來多有組裝秘字作為隱語傳統[注 11],則可用拆字法解讀該圖符:[14]
因此,圖符中可能隱含“留戀大明,一馬”意。

傳播過程中,可能發生變化,演化成地民間字符,傳播,其字型變化可能。

可以看出,四川盆地“”和“”兩字省略了“辶”,而陝西“𰻞”字增加了“穴”字頭。

是,這個字流傳到潮州話地區時,地民眾認為「戀愛」「戀」字同義,不過讀音,江夏懋亭氏編著《彙集通十五音全本》中,收入潮州話「雞」部(oi)、「時」母(s)、陰入調,讀音「soih4」,地話「𩐅椅腳」、「𩐅齒縫」「𩐅」字同音[15]。

《潮汕十八音字典普通話》,此字「戀」字是義字、音,各部件能解釋戀愛狀態:「言」談,是戀愛中心;「絲」是「」二字偏旁;「日」、「月」兩個「長」代表時時、長長;戰「馬」與「干戈」反映三角戀情敵爭持情況。

地人認為此字形戀愛描述得錯綜複雜、淋漓盡致[16]。

𰻞𰻞麵(注音:ㄅㄧㄤˊㄅㄧㄤˊㄇㄧㄢˋ;陝西方言國際音標:.mw-parser-output .IPA{font-family:”Charis SIL”,”Doulos SIL”,”Linux Libertine”,”Segoe UI”,”Lucida Sans Unicode”,”Code2000″,”Gentium”,”Gentium Alternative”,”TITUS Cyberbit Basic”,”Arial Unicode MS”,”IPAPANNEW”,”Chrysanthi Unicode”,”GentiumAlt”,”Bitstream Vera”,”Bitstream Cyberbit”,”Hiragino Kaku Gothic Pro”,”Lucida Grande”,sans-serif;text-decoration:none!important}.mw-parser-output .IPA a:link,.mw-parser-output .IPA a:visited{text-decoration:none!important}[piaŋ24piaŋ24-31miã55])或油潑扯麵,是流行於中國陝西關中地區一種知名傳統風味麵食,屬於扯麵,通過揉、抻、甩、扯步驟製作,麵而,猶如「褲腰帶」,口感勁道,食用前加入各色臊子或油潑辣子。

位居關中十大首「扯麵像褲帶」。

「𰻞」字有多種寫法,輸入電腦,代替寫為拼音,稱「𰻞𰻞兒麵」、「biángbiáng麵」或「彪彪麵」、「餅餅麵」、「冰冰麵」、「比昂比昂麵」、「乓乓麵」。

「𰻞」字書寫最複雜、筆畫漢字之一,見字型57畫,另有寫法多達71畫。

[6]
biang筆畫數:宀(3)八(2)馬(10)長(8)長(8)月(4)刂(2)言(7)ㄠ(3)ㄠ(3)心(4),辶旁體(4),合計:58畫。

𰻞𰻞麵陝西關中地區廣泛流傳,各地「𰻞」傳統寫法並非完全相同,衍生出十餘種寫法。

各種寫法筆畫,54畫,有71畫以上。

[6]
「六書」理論而言,「𰻞」字屬於會意造字。

此外,關中有少數其寫「奤」字,顯然是會意麵條,而發音「biáng」。

[7]
記住「𰻞」字,民間流傳着應寫法歌謠,歌謠基本解釋如下:
然而,歌謠各地流傳版本盡。

下表顯示了此字一些字形及其歌謠。

「𰻞」字型構造概括了此麵特性,體現了原料、調料、製作工藝、辛勤操作、食客感受,展現了秦人心底、有稜有角、大樂性格氣質,映射了山川地理與人情冷暖,組成了陝西獨具特色飲食文化。

[8]
有説法稱,「𰻞」字各部分表示了做麵過程。

[10]
陝西國際商貿學院教授傅功振稱,「𰻞」字各部分表示了秦人文化元素。

[5][12]
陝西民俗學會理事靳應祿稱,「𰻞」字表示推獨輪車賣麵車夫形象。

[5]户縣大王鎮康王村有老人説,「𰻞」字產生於康王村一帶,過去地軲轆車有關。

[10]
鹹陽市有研究者認為𰻞字歌謠是秦始皇大軍「軍歌」,藉以展現虎狼師魄力。

有説法認,此歌謠秦國招賢令,招攬六國賢士歸秦。

[5]
民間傳説「𰻞」字民間一無名秀才所造,時代。

傳説一名、飢腸轆轆秀才趕鹹陽時路過一間麵館,聽到其中傳出 「Biáng——Biáng——」 做麵聲音,吃了一碗色香味美的褲帶寬麵條。

吃完發現自己囊中無法付賬,哀求店家讓他寫字代替。

他店家「BiángBiáng麵」發音,感慨自己一路,歌道:「一點飛上天,黃河兩邊彎;八字張口,言字裡走,左一扭,右一扭;西一長,東一長,中間加個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個勾搭掛麻糖;推了車車走鹹陽。

」寫下了「𰻞」字。

[5]
傳説秦朝時鹹陽街頭常有老翁推車沿街叫賣𰻞𰻞麵,渭河中舀水和麵、煮麵,碰到食客使勁扯動麵團,直到變成褲帶麵,扔入沸水煮熟、盛入老碗,加入調料、清油,十分筋道爽口。

居住鹹陽秦始皇日夜操勞國事,厭倦了山珍海味,沒有食慾。

一名宦官前往街上買了碗「𰻞𰻞麵」送上,讓秦始皇胃口開。

秦始皇問:「這是何物?山珍海味還味美上口。

」,宦官答:「𰻞𰻞麵。


秦始皇其視為「御用」麵食,不能讓平民吃到,故御賜複雜字型,令百姓寫出。

[5]
一説,有詩曰:「推車鹹陽街頭轉,遇見官府老爺漢,稟告君王禦膳,君王知曉要接見,端來一碗𰻞𰻞麵」 秦始皇十分喜愛此麵,高呼「保我秦江山!」為鼓舞民心、號召保衞祖國,御筆寫下此字。

[13]
流傳於四川盆地兩個廣為人知的複雜漢字「」和「」,其內部結構「𰻞」字十分類似。

類似結構漢字流傳於10多個省市,300多年來有出現,限民間相傳,無傳統典籍收錄。

重慶一帶「」字和四川一帶「」字,念「zuí」,地方言中「賊」,意指盜。

記憶有歌謠對應[注 8][注 9][注 10],當地鄉村中人人均能背誦。

[17][14]
有觀點認為,這些漢字清初東南沿海地區興起洪幫圖符十分類似,可能洪幫隱語秘符,於洪幫各派系從南至北擴展傳播,而該圖符傳播各地,是四川盆地,演化漢字。

[14]
現存資料中顯示,洪幫興起初期,東南沿海一帶開香堂佈置中有圖符四川盆地流行「」和「」兩字完全相同。

於洪幫歷來多有組裝秘字作為隱語傳統[注 11],則可用拆字法解讀該圖符:[14]
因此,圖符中可能隱含「留戀大明,一馬」意。

傳播過程中,可能發生變化,演化成地民間字符,傳播,其字型變化可能。

可以看出,四川盆地「」和「」兩字省略了「辶」,而陝西「𰻞」字增加了「穴」字頭。

是,這個字流傳到潮州話地區時,地民眾認為「戀愛」「戀」字同義,不過讀音,江夏懋亭氏編著《彙集通十五音全本》中,收入潮州話「雞」部(oi)、「時」母(s)、陰入調,讀音「soih4」,地話「𩐅椅腳」、「𩐅齒縫」「𩐅」字同音[15]。

《潮汕十八音字典普通話》,此字「戀」字是義字、音,各部件能解釋戀愛狀態:「言」談,是戀愛中心;「絲」是「」二字偏旁;「日」、「月」兩個「長」代表時時、長長;戰「馬」與「干戈」反映三角戀情敵爭持情況。

地人認為此字形戀愛描述得錯綜複雜、淋漓盡致[16]。

早在2006年,井作恆(John Jenkins)康立論(Lee Collins)電郵討論後,提交了「」字,比現行字形缺少了一個「心部件」[21]。

然而,該字提交到IRG後,Marnen Laibow-Koser指出井作恆出構字式(IDS序列)為「⿺辶⿱穴⿰月⿰⿲⿱幺⿱言馬⿱幺刂」,其是18個碼位,於2007年指出不符合當時《核心規約》中長度不能超過16規定[22](後來《核心規約》中刪去了這一限制)。

2008年,TCA和日方認為此提案字「字形」,應釐[23]。

2009年,此字轉移到中日韓統一表意文字擴展區E提案後,山本知(Yamamoto Satoshi)指出它缺少了「心部件」問題[24],此字提案移除。

此字提至「急用漢字」區討論裏,但日方和韓方代表認為並非急用[25],後只能移至審議擴展區G收錄字WS 2015中。

[26]
  本文寫想學習字無方法朋友,希望能幫助大家地學會字。

本文參照《簡化字總表》(內含1956公佈全部簡化字),儘量做到遺漏一個非類推簡化字。

於類推簡化字,每一類列出其中幾個,其餘請讀者自行推導。

像言字旁、食字旁這種類推簡化字,因眾所周知,且『言』和『食』本身沒有簡化,沒有列出。

  『===』之間羅列是字形、字源或簡化方式相關漢字,每個字後面有對應簡化字寫括號內,加括號沒有對應簡化字。

羅列字形下面是字源講解,讀者如果只想學習字,可不去看字源,只看羅列字。

本文後列出了漢字簡化導致合併字。

  本文於使用純文本不配圖,有些字形閲讀軟件下顯示效果或顯示不出,實在不便於講解字源,讀者可通過下列參考資源自行查閲。

本文對字源講解多數是原封中摘抄。

  本文中列出字,我搞了個簡化方式整理——《一簡字簡化方式整理》。

是台灣教育部。

有手機軟件,谷歌應用商店搜『國語辭典』,圖標為白底黑字寫着『辭典』應用,『國語工作室』開發。

怎麼通過谷歌市場下載,我找到方法。

  【見】甲骨文上『目』下『卩』,突出人眼睛。

『卩』是跪坐人形,左側『丨』是下垂而扶於膝上手臂,右側『』是彎腰屈膝身形。

  【艦】從『舟』,『監』聲。

本義是戰船。

只有艦『見』代『監』,不能類推。

  【頁】和【首】甲骨文均象人頭形,有大大的目,有有頭髮,有有身形。

『首』字有髮無身,『頁』字有身無髮,用法,,本義是頭。

『頁』與『首』本同音同義,東漢時『頁』變音yè,用作書頁頁,因此,一頁紙同一葉紙。

  【頭】頁,豆聲。

有人説『豆』像人頭頸形。

【豆】為古代食肉器象形,其字形和楷體變化。

  【願】從『頁』,『原』聲,表示心願。

  【顧】金文從『鳥』從『寡』,『寡』是聲符,可能鳥回頭張看表示回顧。

竹簡『見』從『寡』聲,回顧『顧』本字。

《説文》:『顧,還視。

頁僱聲。

』  【兒】象囟門未閉小兒形,臼象囟門閉形。

簡化字『兒』如出現古籍中,『人』異體。

作姓時讀作ní,er這種發音好像是到了宋朝才出現。

  【齒】甲骨文象口中有上下兩排牙齒,後加止聲。

  【齣】『一齣戲』『齣』,傳統上寫作『齣』,可寫作『出』。

『齣』原指傳奇中一個段落,和雜劇中『折』相近。

  【齧】是,【嚙】和【囓】是異體。

簡化字『嚙』字而簡化。

  【車】甲金文象『車』形,唯字形多變,寫法,時或將車輪、輿、軸、軛、轅、衡數畫出。

本義是車輛。

金文『車』豎起書寫,隸變後字形雖簡化,但繼承了金文豎起書寫習慣。

  【運】辵軍聲。

甲骨文從『行』從『止』,表示走大道上。

後『行』保留左半,成『彡』形,下加『止』成『辵』,隸變作『辶』。

  【辵】chuò,作偏旁時寫作【辶】。

《説文》:『行乍止。

彳從止。

辵屬辵。

』  【輓】車免聲。

(1)拉引。

《左傳.襄公十四年》:『夫二子者,或輓,或推之,無入,得乎?』(2)運轉、運輸。

《史記.卷五五.留侯世家》:『諸侯安定,河、渭漕輓天下,西給京師。

』(3)哀悼死人。

如:『輓聯』、『輓辭』。

(4)晚。

通『晚』。

《史記.卷一二九.貨殖列傳》:『此為,輓近世塗民耳目,幾無行矣。

』『輓聯』『輓聯』。

  【東】和【束】甲骨文象兩頭扎繩中間鼓起袋子,本義綁縛,兩字實為同一字,甲金文時期借為『東方』『東』,『東夷』做『束夷』,後世兩字混用。

『雈』、『雚』本是一字,『雈』後增聲符『吅』xuān成『雚』字  【雚】guàn,看似草字頭部分是貓頭鷹眉毛,標準寫法是斷開,隹是鳥側身象形,兩到三個口表示鳴叫,會貓頭鷹鳴叫意,本義指貓頭鷹。

  【種】chóng【種】傳統漢字中本有『種』這個字,主要用作姓氏,有意思。

表示『種子』和『耕種』義時『種』字。

  【鍾】和【鐘】合併『鍾』,甲金文時期兩字通用,後世通用。

『鍾』作器物名詞,例如:酒鍾(不是那種小酒盅);『鍾』表示聚集、專一等義,如:鍾情;鍾山是這個『鍾』;『鍾』是姓氏。

『鐘』則表示樂器,例如:鐘鼓、鐘錶;鐘錶【錶】合併進『表』不太好,因為寫『表』不知是哪個『表』,寫『儀表』不知是『儀表』還是『儀錶』。

  【柬】從『束』兩點,是『燻』之省體,『燻』本象橐囊中盛載香草於火上燻炙形。

金文用法有三:一,讀作『燻』(纁),表示紅色,師克盨:『虎冟(冪)柬(燻)裏』。

二,用作地名。

三,表示舒貌,令狐君壺:『柬柬嘼嘼,康樂我家。

』  【練】從『糸』,『柬』聲。

本義是生絲或織品煮熟,使潔白。

  【煉】從『火』,『柬』聲。

本義是冶煉,指用加熱方法讓金石溶化,以使或。

  【鍊】簡化字中無此字,是『煉』和『鏈』常用異體。

  【闌】金文從『門』,『柬』聲,疑本義是門欄。

  【蘭】從『艸』,『闌』聲。

本義是蘭草。

  『蘭』既作『蘭』簡化字,作部分『闌』為偏旁簡化字。

繁體中無『蘭』字形,見替換成『闌』。

  【馬】甲骨文象馬形,金文開始初見現形態。

筆:寫左側豎、橫橫橫、中間豎、下面橫折彎鈎、四個點。

  【鳥】是側面看鳥形。

筆:上面撇、左側豎、上面橫折、橫橫,一橫、橫折彎鈎、四個點。

  【烏】字一橫,本義烏鴉,是象形字。

  【隹】zhuī,是側面鳥形,突出其翅膀羽毛,那四個橫其實翅膀和羽毛,『鳥』字形則突出其喙,畫出翅膀。

甲金文時兩字通用,但指鳥,不知,但作為偏旁時通用。

後『隹』多用作抽象概念字借字,比如:唯、雖、惟、維和誰,因此成了這些字聲符(『雖』蟲)。

  【隻】表示(右手)捕隹,是『獲』初文,後借用做量詞,表示單個,引申形單影隻的隻,表、獨之義。

  【雙】是手持二隹,本義。

  【進】甲骨文從『隹』從『止』,『隹』像短尾鳥,『止』象腳形,會鳥向前進之意。

有人認為鳥不能退只能進,這是『隹』原因。

  【退】甲骨文從『皀』從『夊』(向下『止』(腳掌),表示離開),『皀』是食器,或『皀』而『酉』或『豆』,『酉』象酒樽形,『豆』是食器,會飲食完畢離開意,本義是退席。

金文加從『彳』或『辵』形符,『彳』、『辵』有行走意,離開意思。

  【蒦】huò,《説文》:規蒦,商。

持雈。

一曰:視。

一曰:蒦,度。

【徐鍇曰:商度。

雈,善度人禍福。

】〔乙虢切〕彠,蒦或尋。

尋,度。

《楚詞》曰:求矩彠。

此『蒦』『獲』聲旁,雖然隸變作草字頭,但並不是草字頭(後面會提到『雈』即貓頭鷹),頂上是貓頭鷹眉毛。

  【護】《説文》:『救視。

從言,蒦聲。

』  【穫】《説文》:『刈穀。

禾,蒦聲。

』因此,『收穫』『穫』是這個字;表示獲得義『獲』『獲』字。

  『蒦』是好多字聲符,簡化字裏保留了以符好多字,比如:鑊、濩,不是常用字,只有我上面列舉『獲、穫、護』這三個常用字簡化。

  【雖】金文從『蟲』,『唯』聲,本義是象蜥蜴一種爬蟲類動物。

《説文》:『雖,蜥蜴而大。

蟲,唯聲。

』後假借雖然『雖』。

  【雜】從『衣』,『集』聲,本義各種色彩組合、配合。

《説文》:『五彩相會。

衣,集聲。

』此字異體作『襍』,『雜』這個字形中,衣被寫左上角,集被分開寫了。

『雜』『襍』多見,正字。

書法角度講,『雜』字勻稱,可能是這個字形多見原因。

  【集】從『木』從『隹』,或『鳥』,本作『雧』,象鳥於樹上聚集。

後省作一『隹』『木』上。

本義是聚集,引申為集合、集體。

  【魚】豎著魚形,頂上是嘴,中間是身子加魚鱗,下面是魚尾。

  【魯】甲金文「魯」從「口」從「魚」,「魚」是聲符,會魚兒味道意。

本義是味道。

一説「魯」本有意思,「口」可能象器皿形,器皿中盛有魚來示意(於省吾、沈培)。

胡澱鹹、姚孝遂認為「口」只是分化符號,「魯」字「魚」加「口」形分化而來。

後期金文「口」中加點,訛變為「甘」。

於魚尾「口」,故小篆訛變為「魚」從「」。

  【貝】甲骨文象張開貝殼形,分開兩片貝殼合併,貝殼紋路變成了貝字裏面兩橫,下面兩點是原來貝殼分離形殘留。

古人貝貨幣,故以其部件字多錢財有關。

  【賣】區分『買』而另造字,上面為『出』,隸變寫作『士』,『買』字頭上加個『出』賣,可能是表示買和賣是一入一出行為。

  【讀】【瀆】【竇】字『賣』聲符,這些字讀音相似,但和『賣』讀音,因為符在篆體中不是『賣』而是和其字形十分相近一個字,這個字我查不到字義和字理,隸變後作偏旁時寫作『賣』。

簡化字『買賣』是草書楷化,簡化字中『買賣』換成『買賣』,基本應字了。

  【賈】象盒中裝貝,會儲錢之義,因此商賈賈是這個字。

『賈』是價錢『價』,價乃賈之分化字。

字中有『價』這個字,表示派遣出去傳遞東西或傳達事情人,讀jiè。

  【壩】從『土』,『霸』聲。

本義是攔截水流建築物。

  【垻】蜀人謂平川垻。

平川,即地勢。

見《玉篇.土部》。

宋.黃庭堅〈謝楊履道送銀茄四首〉詩之一:「君家水茄銀色,勝垻裏彭亨」。

(bèi)坡。

見《類篇.土部》。

  「垻」本正字,《龍龕手鑑.土部》雲:「垻,嫁反。

蜀人胃(謂)平川平垻。

」《廣韻.去聲.禡韻》:「垻,蜀人謂平川垻。

」《集韻》、《四聲篇海》、《字彙》。

《正字通.土部》詳雲:「垻,必架切。

音霸。

障水堰。

今謂堰埭曰垻。

作壩。

」然則,「垻」本正字,有「障水堰」、「平川」義。

「壩」反是其俗字。

然至後世,於「障水堰」一義,「壩」行而「垻」廢,反以「壩」,「垻」成異體。

《重訂直音篇.土部》亦云:「壩:音霸。

障水堰。

垻:同上。

」「壩」,「垻」異,矣。

於今日教育部字表收錄情形。

今即此,收「垻」為「壩」異體。

另「垻」字於「蜀人謂平川垻」一義,獨字。

《漢語大字典.土部》雲:「我國西南地區稱平地或平原為『垻』。

」音ㄅㄚˋ(bà)。

  【寶】甲骨文作貝、玉屋裏形。

貝、玉於商代作貸幣,置於屋內,表示貯藏財富,有藏寶意,或會、寶愛之意。

《説文》:『寶,珍。

宀王貝,缶聲。

』  【實】西周散氏盤銘文『實』字『宀』從『周』從『貝』,『周』為『琱』象形,指琱琢玉,會屋內貨貝、玉寶物意,本義是。

小篆從『宀』從『貫』,『貫』是古錢幣單位,繩子穿起稱為一『貫』,意謂屋錢財。

本義是、。

引申充實。

  【門】是兩個門扇象形。

注意此字筆順:左側、橫折豎、橫橫、豎、橫折豎鈎、橫橫。

日字筆寫了兩個日字,只是左右兩豎延長。

  【間】和【閒】一個表示日光門縫中射入,一個表示月光門縫中射入,本義是門有間隙,引申空間上間隙,『閒』引申時間上空隙,表示有空閒。

這兩字本同源,現在『間』主要於空間、時間,不產生歧義基礎上可用『閒』表示,主要是古人有混用現象。

『閒』則主要於空閒,,不可用間代替。

  【閑】象門中有木,有人認為是遮攔意,金文中閑字表示間歇、休止。

作為防範、防止、柵欄、木欄義時『閑』,表示閒,義時和『閒』通用,『閒』好像得多。

『閑』通『嫻』。

  【開】閂廾,會雙手除去門閂意,本義開。

廾(gǒng)是左右兩隻(手)象形,『』彎著寫『十』,兩個『十』左右並一起『廾』了。

  【闢】和『開』金文只差一個門閂形,『闢』沒有門閂那一橫。

後來『闢』成了形聲字。

簡化字『闢』併入『闢』。

  【闢】左側『屍』像個跪坐人形,下面『口』實際是個圈(有字無圈),右側『辛』是刑具(楷體中字形多刑具象形),本義可能是行刑或治理意思,例如,有大辟刑的説法。

『闢』讀bì時有驅除,躲避意思,通『避』;讀pì時有(1)刑法;(2)地意思,通『僻』;(3)開拓,通『闢』;(4)比喻,通『譬』;(5)搥胸,通『擗』。

  我覺得表示『大辟刑』外,這個字其他意義是通假。

現代漢語中只是在一些詞彙中保留了這個字通假用法,比如,『闢穀』即『避穀』,『辟邪』即『避邪』。

因此,看字文章時注意這個字讀音,如『闢bì穀』(道家不吃東西修煉)、『闢bì劍譜』(好像好多人讀成pì)。

要記『闢』不是開闢『闢』,連初文不是,不能看見讀『pì』,雖然『闢』,但那只是通假。

  【關】是個形聲加會意字,後面講。

  【闆】bǎn,這應該是個後起字,我查到字源,於『闆』,可作『闆』,可能傳統上『闆』屬於習慣寫法。

我查到一個pàn讀音,是門中看義。

  【鬥】像兩人對立,手相搏,本義搏鬥。

【鈎心鬥角】作勾心鬥角。

原指宮室建築結構交錯和。

後比喻用盡心機,明爭暗鬥。

語出唐·杜牧《阿房宮賦》:“各抱地勢,鈎心鬥角。

”建築諸角向心稱鈎心,諸角如戈稱為鬥角。

  【鬥】用來舀水柄勺子,象形。

  【鬧】【鬨】【鬩】(xì,爭吵打鬥)【鬮】(jiū,抓鬮)從鬥而。

  【鬨】hòng,合併進【哄】(hōng、hǒng),區別方法讀音以外,鬨搶、起鬨有鬥意思,亂哄哄、哄孩子於聲音上,『哄』字本就是指多人同時發出的聲音。

有些詞有兩種寫法和兩種念法,因其著重點,例如:一鬨而散和一鬨而散可,鬨堂大笑和鬨堂大笑可。

從字源上講,『鬨』絕不是『哄』異體,《孟子》裏有這個字了,表示爭鬥,『哄』倒是個後起字。

  【闖】有個異體字鬥,有點附會『鬥』這個意思,其實『闖』是馬出門貌,表示突出、衝意思,因此門。

  【幺】yāo、mì【麼】yāo,這兩字有好多音,一一列舉,這兩字應該是同一個字,講。

『麼』『幺』訛。

  【糸】mì,細絲,象束絲之形,上下兩端或有線緒,涉及絲糸構字成分。

甲骨文中幺、糸分,可以互用。

  【絛】糸,條(條)省聲,有個異體作『縧』看出和簡化字關係了。

  【緻】本義是,因此,緻致寫作緻。

  【致】甲骨文丮(jǐ)從至,本義,疑為送達意,引申精緻之義,但後世慣『緻』字。

『丮』像人跪坐雙手前伸有所握持,那兩橫是上下兩個(手)合寫隸變形,有些隸變字形中寫作『丸』或『』,例如,『執』『鞏』。

『致』本丮或人,後經訛變,從『攵』(pū),『攵』即『攴』,隸變體,象手執棍棒以擊打。

  【系】象手提著好多絲線,手形殘留一撇,本義是聯繫。

  【係】象糸橫穿人頸,有有左右兩個(手),表示綁縛。

本義綁繫。

  【繫】形聲字,上部聲符後面解釋。

  現在『系』合併了『系』『係』『繫』這三個漢字。

這三個字本義相近,但後世加以了區分(不能説完全混用,現今很少混用)。

目前字使用情況,區分這幾個字用法很。

『系』於抽象概念,比如:體系,系統,系列,學裏科系。

『係』表示『是』,有關係、幹係兩個常用詞,主要表示和某事有牽扯意思,強調牽扯、瓜葛、捲入而不是聯繫。

『繫』於聯繫、維繫、繫念、繫(jì)鞋帶,解鈴還須繫(xì)鈴人這種捆綁引申出的意思。

繫口語詞讀(jì),文言詞讀(xì)。

『係』和『繫』區別於前者強調互有影響,牽扯,後者只是聯繫,意義。

  【麼】和【幺】一樣講,但現在主要於『什麼』這種詞上。

我覺得麼是幺加聲符分化出來字。

表示這種意思時候主要還是『幺』,其他時候『麼』。

舉些例子:幺妹、幺麼、喝六呼幺、什麼、怎麼,可以麼。

  台灣目前定『幺』表示細小之外,是『麼』異體,但『麼』字定『幺』字異體,比如,『麼』為『麼』異體。

  【孫】甲金文從『子』從『糸』,從『糸』象絲線不斷義,會兒子續有孫兒意。

本義孫兒。

『糸』上部多『子』字,戰國文字承襲這種寫法。

《説文》:『孫,子之子曰孫。

子系。

系,續。

』字本『系』,『糸』上端有連接『子』部筆畫,《説文》因而訛作『系』。

另春秋時期鼄訧鼎字作『子』從『屮』,會子孫如草繁衍延意。

  【遜】從『辵』,『孫』聲。

本義是逃遁。

䜌、戀(戀)、變(變)、蠻(蠻),孿(孿)、欒(欒)、彎(彎)、巒(巒)、鑾(鑾)、奱、攣(攣)、灣(灣)、聯(聯)、關(關):  【䜌】luán,金文從言頂部絲,言聲符。

絲是『聯』初文,表示聯繫,不絕之意。

本義是聯繫、連接。

  【聯】甲骨文像一隻耳朵上繫了一個幺,金文耳糸,小篆改為耳絲,會絲來裝飾或綁繫飾物於耳意。

本義是綁繫,聯繫。

有人認為䜌和聯是一字孳乳。

䜌是很多以其聲符字初文,比如:蠻、欒、鑾、孌、變。

因為上古文字,開始時是同音假借,後來加意符區分形成字。

  【關】金文卝,象關門形。

篆文改為形聲字,了一個有卝形聲符𢇅,我搜不到這個聲符意義。

現在楷體『關』和『聯』主要部分寫法了。

  【變】戰國竹簡寫作䜌,古時兩字音,可能是『攵』有擊打意思,故加上『攵』強調改變意思。

注意不要受簡化字『變』影響,下面不是『』而是『攵』。

  簡化字䜌簡化類似於『』字形,要注意有字而不是簡化䜌,如:奕、弈。

『奕』是意思,通『弈』。

『弈』,廾,聲,是圍棋意思,引申為下棋。

『廾』有時隸變成『』,因此『奕』通『弈』。

字形中哪些『』是『䜌』簡化,通過讀音能區分,一個押yi韻,一個押luan韻。

䜌字草書行書和『』字類,有時一點下面三個點。

  【艸】草初文。

草字頭應該分兩部分寫,筆,寫左面豎,然後左面橫,然後右面橫,然後右面豎。

這樣筆順能地接著寫草字頭下面部分。

  【昜】yáng,甲骨文字形像個楷書『』字,會陽光樹梢上照射下來,是陽和暘初文,本義指陽光,引申為光明、開明。

  【蕩】從『水』,『𦳝』聲,本義搖動、擺動。

《説文》:『水,出河內蕩,東入黃澤。

水,𦳝聲。

』  【盪】《説文》:『滌器。

皿,湯聲。

』  『蕩』和『盪』字源,引申義既有相通之處,有處。

  【蕩】今天釋義:(1)搖動、擺動。

如:『蕩舟』、『蕩槳』。

(2)動亂。

《荀子.勸學》:『是故權利不能傾,羣眾不能移,天下不能蕩。

』(3)閒逛。

如:『遊蕩』。

(4)清除、洗除、使殆盡。

如:『傾家蕩產』。

唐.韓愈《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詩:『遷者追迴流者,滌瑕蕩垢清朝班。

』(5)毀壞。

《國語.周語下》:『夫周,高山、廣川、藪,故能生是良材,而幽王蕩為魁陵、糞土、溝瀆,其有悛乎?』(6)放縱不受拘束。

如:『放蕩』、『浪蕩子』。

(7)。

如:『坦蕩』。

(8)無邊際。

唐.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詩:『冥浩蕩見底,日月照耀金銀台。

』(9)積水長草水湖。

如:『藕蕩』、『魚蕩』、『蘆花蕩』。

(10)《詩經.大雅》篇名。

八章。

《詩序》:『蕩,召穆公傷周室。

厲王無道,蕩蕩無綱紀文章,故作是詩。

』指假文王語氣,彰殷人,而明周人得國。

首章二句為:『蕩蕩上帝,下民闢。

』蕩蕩,偉大貌。

闢,君。

下民闢,為人民而立君主。

  【盪】今天釋義:(1)洗滌、洗淨。

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序致》:『習若,卒洗盪。

』(2)掃除、掃蕩。

《後漢書.卷四○.班彪傳下》:『西盪河源,東澹海漘。

』(3)擺動、搖動。

如:『盪舟』、『盪鞦韆』。

(4)交替、推移。

《經.繫辭上》:『是柔相摩,八卦相盪。

』  可見,『盪』之2、3義和『蕩』互通。

  這幾個字聲符,小篆便是這麼寫,甲金文沒有找到,不明。

注意,『傷』簡化不規律,和『飭』有右半部分了。

  【飭】chì,整頓、,捯飭(dáo chì,打扮),『敕』、『飾』。

《説文》:『致。

人,食聲。

讀若敕。

』  【飾】《説文》:『㕞。

巾人,食聲。

讀若式。

一曰:襐飾。

』  【睘】金文從「衣」從「◎」從「目」,「◎」為「圓」初文,是聲符,象人懷玉,本義玉環,「睘」是「環」初文。

篆文「目」,「袁」聲。

甲骨見「睘」字,金文「睘」是「環」初文,到後來附「玉」於左側。

「睘」從「衣」從「◎」從「目」。

「目」有時衣之上,標示人首所在之處,「◎」(圓形小圈)是「圓」初文,是「睘」聲符,指此人懷於身上圓形器物,象衣胸處有環(郭沫若)。

而一些字形從「手」,是指以手把弄,參見「弄」。

傳世青銅器中,有這一類圓形並刻有「睘」字雜器。

後來於有用玉製成的睘,表明所指是玉塊,有加註「玉」義符「環」字。

楚簡「睘」有省去圓環◎形,説文小篆「目」從「袁」,蓋「袁」、「睘」初文實一字,參見「環」、「袁」、「瞏」。

金文文例中,「睘」用為「環」,表示玉環,是一種中心有孔圓形玉壁,如番生簋:「玉睘(環)」;音同通假作「還」,表示返,如駒父盨蓋:「四月,睘(還)至於蔡。

」意謂四月返回蔡國;用作人名,如睘卣:「令(命)乍(作)冊睘安屍(伯)」,「作冊」為史官名,「睘」人名,「屍伯」是擔當屍角色人,「屍」是古代祭祀時,代死者受祭人,全句意謂命令作冊睘安撫屍伯。

【袁】甲骨文從「衣」從「」,象手持衣物。

裘錫圭認為象用手穿着衣服,是「擐」初文。

甲骨文「袁」作為「毓」部件,象手持襁褓接初生嬰兒,參見「毓」。

部分甲骨文上部從「止」,裘錫圭指出是「」(手形)訛變。

「遠」是「袁」後起字,加「彳」或「辵」造「遠」字,表示遙遠之意。

卜辭辭例見,「袁」用作人名外,還表示遠方,與「邇」言。

「袁」字後來加圓圈「◎」,「◎」是「圓」初文(於省吾、陳漢平),作為聲符,參「圓」。

作為甲文部件,◎有置於衣上,而多置於衣中,參「遠」字甲骨文。

「袁」、「睘」形音,應是一字異體(參郭沫若),「睘」字見甲骨文,而「袁」字甲骨最初「衣」從「」,而「衣」、「」是「睘」、「袁」兩字主要部件,可視「袁」、「睘」初文。

後來「睘」上加「目」,標示人首所在,而「袁」上加「止」,表示遠行。

雖然兩字分化,但作為古文字偏旁,有「袁」、「睘」情況。

「袁」、「睘」圓圈「◎」多置於「衣」字中間,象玉環,還是聲符。

參「睘」、「環」。

金文見「遠」而見「袁」字,此外,「袁」用作部件,多「止」從「衣」從◎,參「遠」、「㝨」。

【瞏】《説文》:「目驚視。

目袁聲。

《詩》曰:『行瞏瞏。

』」「瞏」、「睘」是異體字,金文多作「睘」,小篆作「瞏」,「睘」「袁」形音,郭沫若認為兩者同字,「睘」、「袁」作為金文部件有混用例,如金文「環」字有玉袁作[王袁]者,參「環」、「睘」。

  『睘』聲符字有很多,讀音統一,如:寰宇、丫鬟、歸。

  『袁』聲符字,讀音統一,如:遠、園、猿。

  【圜】(1)huán,意為圍繞;(2)yuán,圓,主要指天體。

  【褱】huái,衣、眔,眔聲。

【眔】甲骨文作目下三點,有和楷體無二形,會流淚意,乃『泣』之初文。

『褱』即『懷』之初文,會淚灑衣襟意,表示傷懷、懷念。

  【專】象手執紡輪而轉動(是右手形,有時寸作手形,因此,文字構件中和寸差不多),乃『轉』之初文。

  【雈】huán,甲骨文象貓頭鷹,突出眼睛之上左右兩蔟拱形毛。

  常用字裏,『你』以外,『爾』字替換成『爾』應該是沒錯。

  『雚』聲字有好多,且讀音統一。

簡化字部分以其聲符字符號『』代替,但字讀音,可分辨哪些字雚聲符。

『雚』本是簡化字中會寫部件,因此只要知道哪些字符,於會寫這些字了。

  【黃】像人向天,腹部,表示疾人,後用作顏色黃。

我是看不出這個字形有這個意思,專家旁徵博引,考證出黃這個意思。

古人有大旱之時焚燒病人祈求降雨風俗。

古書中有記載,認為病人,仰面朝天,天哀其病,不忍下雨,恐雨入其鼻,故此天旱,因此旁人要焚以求下雨。

確實和病這個意思有聯繫。

  注意,台灣規定是廿下。

本著小篆標準,或者正字這麼傳寫,原因不知,手寫體多寫作共字頭。

  【堇】jǐn,放到火上焚,表示焚黃求雨這種祭祀。

隸變後作兩個形,一個是『漢』右邊寫法,押han韻,一個是『僅』右邊寫法,押jin韻(我懂音韻,這麼寫,是於記憶和區分)。

  【漢】最初指漢水,有人説漢和灘是一字。

  【嘆】主要於嘆息,嘆氣成分多些。

《説文》:『吞歎。

口,歎省聲。

一曰:太息。

』  【歎】主要於詠歎、讚歎,吟歎成分多些。

《説文》:『吟。

欠,𪅀省聲。

他案切。

𣥁,籀文歎,不省。

』  『嘆』和『歎』部分意義上混用不算錯,像『做數學題』寫成『作數學題』不能算錯,只是注意像吟歎、詠歎這種顯有吟詠義詞不可寫作『嘆』。

  『堇』兩種形態聲符字,有一部分簡化字用符號『』替代。

看了前面列出幾個字,基本能摸清哪些字化了。

  【顯】金文日、絲、頁,會人日下觀絲意,是顯現。

  【㬎】xiǎn,金文日、絲。

於目前只在戰國晚期金文中發現㬎字,故認為㬎是顯減省寫法而非初文。

  【濕】甲骨文水,頂部絲,金文或加土,構形初義不明,疑表示土意,是隰(地)本字。

  【濕】水、㬎聲。

以前是水名,後通『濕』,是『濕』常用異體。

大陸字典中『濕』,台灣定『濕』。

  【僉】qiān,金文與篆文從『亼』,二『人』張口(形如二『兄』),會一呼眾應或眾口同應之意(參周鳳五),本義眾人説,後引申、。

《説文》:『僉,。

亼、吅、。

《虞書》曰:『僉曰伯夷。

』』段玉裁注:『僉,。

《釋詁》曰:『僉鹹胥。

』亼,吅,。

吅,驚嘑。

從,相聽……《虞書》曰:虞,當作唐。

『僉曰伯夷。

』』但金文構形,『僉』字『亼』之下兩個人,並非『吅,』(參董蓮池)。

同時,《説文》引《尚書.堯典》『僉曰伯夷』一例,即取其眾應之意。

許慎訓『僉』為『』引伸義。

  簡化字『籤』合併了『簽』和『籤』兩個字,【簽】本義是文件、單據上署名或題寫文字以為標識(zhì)。

【籤】本義是竹籤子。

這兩字意義本無相關,情況下『簽』通『籤』,例如:標簽同標籤、簽同便籤,可能理解角度,比如,標籤中有題字,因此可用『簽』字。

但要注意,像竹籤、牙籤、抽籤、求籤這種詞是不能寫成簽。

  【㦰】jiān,小篆字形左邊是『從』右邊是『戈』,會什麼意我查到,字義是:斷絕、滅盡,刺,執戈,鋭意。

如果説有滅盡意話,我看這字形戈二人確有殺絕之意,是不是『殲』本字我查到。

  【韱】xiān,《説文》:『山韭也。

韭,㦰聲。

』  【戠】zhí,甲骨文左側像個三角錐插入地面,右面是戈,三角錐下或有口形,會將木樁植入泥土中意,本義是木樁。

甲骨文中用作祭名,表示牲畜毛色,後作為識、織字。

  注意,小篆它寫成左音右戈,楷體不是分成兩個字寫,這一橫是一筆寫出的。

  【㡭】jì,金文字形和楷體相似,是上下各兩個幺,中間,但沒有外面那個框,小篆加框,表示絲,故有繼續、意思。

可見㡭繼初文。

  『㡭』簡化字寫法是行書楷化,草書可以寫得。

  【幾】金文雙幺,戍(人扛戈),雙幺絲,指事情,戍像人執戈戍守,表示防範事情,有防微杜漸意。

引申、。

(絲斷即)義引申要、、義。

戰國竹簡中表示多少幾。

  簡化字好多『幾』聲字『幾』代替,但有部分字本『幾』聲。

我前面列了我能想到『幾』和『幾』聲常用字。

如果碰到『幾』聲字,確定是否是簡化字,只能去查字典了。

  【機】jī、jǐ,一種樹名字,是『幾』異體字,表示機案。

  『飢』合併了【飢】和【饑】兩個字,【饑】表示地裏有收成,饑荒、饑年的饑。

饑可以通飢,但反過來不行。

  【巠】jīng,金文字形和楷書相似,象紡織機上垂直絲線。

『巠』是『經』初文,本義是垂直經線。

  【冓】gòu,甲骨文像兩條魚相向、口接著口形,會相遇、邂逅意,是遘初文。

  簡化字一部分『冓』聲符字替換成『勾』聲符,傳統漢字中,『勾』如果作聲符,寫作『句』,『勾』是『句』異體。

【句】像一上一下兩個鈎子掛一起,口聲,本義勾連。

這一上一下兩個彎曲的鈎形變成了楷體一撇和一橫折彎鈎。

後來『句』這個字分化出了『勾』、『鈎』兩個字,『句』則引申為表示一句話句。

究其原因,可能是句子形成涉及言辭前後相隨勾連有關。

  大陸現行規範漢字中,如果見到『句』,説這個字『句』聲,如果見到『勾』聲,『鈎』字外,是替換了『冓』簡化字。

繁體中沒有勾為聲符字。

  【爯】chēng,甲金文從『爪』從『魚』,像手拿起一條魚(徐中舒),本義是拿起、升舉,是『稱』初文。

  【盧】甲骨文像一個爐子,有字形像楷體『禺』字,有加虍(虎省文)聲,金文加義符皿,是爐、鑪初文。

楷體字形上『虍』中『田』下『皿』。

  傳統漢字中少有『户』聲字,無『盧』這個字形,常用字裏扈、妒二字『户』聲,見,因此,見到常用字『户』聲,基本是簡化自『盧』。

  【膚】金文上面是虍,中間是一個圈,下面是月(肉偏旁中寫作月),虍是聲符,圈不明其義(是一張皮嗎),表示皮肉。

金文中多用作人名。

戰國簡帛中用作本義,表示皮膚。

楷體字形上『虍』中『田』下『月』。

  【慮】金文有兩種寫法,一種心膚聲,一種心呂聲,本義是思慮。

楷體字形上『虍』中『田』下『心』。

  【虜】金文上面是虍,中間是個圈,下面是力。

《説文》以為本義是俘獲。

  【丘】【丠】甲骨文象兩個小山丘形,本義是土丘、小山。

一説『丘』象四方中央地形,孔子名丘,因為他頭頂中間是(參《史記.孔子世家》)。

甲骨文象二峯形,與『山』字作三峯形有。

金文訛變象兩人背背站立『北』形,為小篆字形所本。

『丠』另一種隸變形式。

  【虛】從『丘』,『虍』聲。

本義是大丘,即大山。

『虛』或增『土』旁作『墟」,後多用『墟』表示大丘義。

  電腦字體中有些字形下部作『業』,可能是並沒有這麼繁簡字分用兩個字符。

  【㱿】què【殼】這兩字甲金文字形我看著,查到相關解釋。

甲骨文字形像一個楷體『肖』旁邊一個殳。

【殳】shū,象手持捶擊工具,本義是一種古代兵器,竹或木製成,頂端有稜。

『殼』左側部分《説文》説象幬帳,仔細看甲骨文字形,確實像個帳篷。

『殼』造字原理是什麼,我查到,但以去掉『幾』形後『㱿』作聲符字基本都念gu。

注意冖下面有個,簡化字去掉這個橫了。

  【與】金文舁牙,象(二人)上面兩手和下面兩手交付牙齒形,本義是賜予、。

古人有贈牙習俗,流傳,高山族泰雅人、布依人和曹人部族有『贈牙締婿』。

  【舁】yú,上面臼是左右兩隻手象形,下面廾是左右兩隻手象形,表示四手並舉,後來成為很多字部件,楷體中見到類『與』字形體時,是『舁』為部件。

  簡化字很多『舁』為部件字簡化成『興』字形,這是取自行書或草書。

傳統漢字中沒有『興』這個字形。

  【學】甲骨文臼(雙手)五六(即冖),或五而爻聲。

會雙手擺弄籌策計數或算卦,金文加從子,因為學習和教育孩子有關。

會教孩子學習數學意。

此處楷體的冖形是『六』變化而來。

  【覺】見學省聲,本義是睡醒。

  【嚳】kù,傳説中上古帝王名。

《説文》:『急告。

告,學省聲。

』  【興】甲骨文象四隻手舉『』,『』是筒或桶一類東西,本義是起、起來,引申現在興起義。

  【爨】cuàn,是個複雜會意字,頂部是兩隻手持一個『』形器皿,下部冖形是爐灶,『林』是木柴,『』是左右兩隻手隸變,『火』是灶下生火,本義是設灶煮食,後指做煮食用爐灶。

現主要於詞彙,如:分爨(作分煙,兄弟分家意)、同居各爨。

  【釁】《説文》:『血祭。

象祭灶。

爨省酉,酉,所以祭。

,。

』『釁』是古代一種血祭儀式,血塗於器皿縫隙,引申為裂痕、縫隙,引申為嫌隙、爭端。

故現在挑釁釁是這個字。

  注意,爨和釁陸字形規範是和興上部一樣,中間是個『』。

台灣是冂裏上面兩橫下面,豎穿過兩橫。

小篆字形看是台灣所規定。

字形沒有找到。

  【熒】yíng:金文像兩把火炬相交形,即楷體『熒』去掉火字底剩餘部分,是熒的初文,本義是火光。

金文時期此字『營』,表示經營、修治。

借用做『榮』,表國名。

  【勞】甲骨文二火,衣(甲骨文中衣服輪廓形,是個全包圍結構),數點於衣中,會於火下縫衣辛勞之意,後泛指一切辛勞。

小篆訛、。

  簡化字改為上艹下冖,是行草書一種寫法。

  【監】甲骨文像一人跪坐於一個臉盆旁邊,人形突出其目,像『皿見』這個字形,會人水盆中照見自己容貌意,本義是察看,這種器物後來叫。

這個字皿中或有一橫表示水面,金文將目改為臣,臣是瞋本字,表示眼珠突出眼眶,瞪眼怒視,人形變為楷書一撇一橫,皿中變為楷書一撇一橫下面一點。

  艦(艦)外,簡化有規律。

是取了行草書寫法。

  【臤】qiān、xián,甲骨文有兩種字形,一種是圓圈旁邊一個,一種是『臣』旁邊一個,『』指尖觸及圓圈或者『臣』。

臤是掔初文,本義是拿取。

圓圈甲骨文中是『丁』字,有人認為既會意表聲,改為『臣』是表聲。

金文中,臤字賢,表示多,這是賢本義。

  【豎】金文臣豆,構形初義不明,金文用作人名,後用作豎立豎。

『竪』乃『豎』俗體。

  【睪】yì、zé、gāo,甲骨文目矢(箭),像箭射眼睛。

金文有字形目㚔(nìe),㚔象桎梏形,代表罪人,睪像眼睛搜索罪人,引申偵探意。

金文睪表示選擇,可能是搜索、偵探義引申而來。

  【釆】biàn,注意不是『採』。

此字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認為像獸足印,會辨別足跡之意,本義是辨別。

第二種認為此字數點,力是耕地農具,數點像徵穀粒,會翻土播種意,是播種播初文。

『釆』後世用作意,釋意符。

  【戔】jiān,甲金文二戈,象兩戈相向,有意,是『殘』初文。

  【綫】和【線】是常用字,《説文》説『線』是古文,『綫』是小篆寫法,台灣地區定『線』。

  【軎】wèi,甲骨文像上下兩個車,中間圓環,本義我查到,《説文》:『車軸耑。

車,象形。

杜林説。

轊,軎或從彗。

於濊切〖注〗徐鍇曰:‘指事。

’』  【毄】jī,《説文》:『相擊中。

如車相擊,故殳軎。

』  【巤】liè,金文字形下半部分『鼠』甲金文寫法並不相同,像個底部封死『』字,上部是個大口字形,裏面有紋路,邊緣有豎起毛。

《説文》:『毛巤。

象髮囟上及毛髮巤巤形。

此籀文子字同。

』有人説是『鬣』本字。

  【臘】xī,(1)亁肉;(2)晾乾;(3)皮膚皴皺。

現用作【臘】簡化字。

  【蠟】zhà,一種祭禮,周朝於歲末祭萬物。

蠟臘:歲終祭祀。

蠟壇:蜡祭壇。

現用作【蠟】簡化字。

  【獵】liè,古代傳説中一種像熊獸。

現用作【獵】簡化字。

  【韋】wéi,甲金文字形是一個囗(wéi)周圍有一到四個止(趾),『囗』表示城邑,象眾人圍城形,是『圍』初文。

後來借指皮革,現多用作姓氏。

  【衞】行韋,韋亦聲。

【行】甲骨文象十字路口,表示四通八達道路。

『衞』表示守衞處於要道之上城池意思。

  【崗】岡的分化字,基本同義,但現在讀音了,不能混用。

  【㲋】chuò,《説文》:『獸。

似兔,青色而大。

象形。

頭兔,鹿同。

㲋屬㲋。

』  【毚】chán,《説文》:『狡兔,兔駿者。

從㲋、兔。

』  【】cái,《説文》:『帛雀頭色。

一曰微黑色,如紺。

,。

』後借用做方、,義,作『』。

  【】càn,上米。

引申、美、笑義。

這個字上半部歺(,殘骨形),象手執殘骨形,沒找到字理解釋。

《説文》:『稻重一䄷,粟二十鬥,米十鬥曰毇,米六鬥半鬥曰。

米,𣦻聲。

』  【劦】xié,甲骨文三力(耕地農具),或多加一口,會協力耕田意,本義是協力,是『協』初文。

  【協】甲骨文二耒二犬,耒和犬數量多少一,會眾人耒翻土耕作,犬旁邊觀看意,本義是協作。

  古文『協』寫作『旪』或『葉』,可能是甲骨文從『口』『劦』而來,『力』甲骨文中形體像『十』。

  音韻學裏『葉韻』『協韻』,只是寫作『葉韻』。

現在『葉』作『葉』簡化字。

朁、僭、潛(潛)、蠶(蠶)、蠶(tiǎn,蜸蠶)、簪:  【朁】cǎn,甲金文二『㣇』(yì,一種野獸象形)從『口』,金文或於口中加一點『甘』,小篆訛『曰』。

此字構形初義不明。

甲骨文讀作『憯』cǎn,表示憂患。

  『朁』聲字,好像只有『潛』簡化成『潛』,採用了某些書法字寫法。

  【蠶】從䖵(kūn)朁聲。

《説文》以為『䖵』本義是蟲類總稱,即昆蟲『昆』本字。

  【蠶】tiǎn,「蜸蠶」:蚯蚓。

《爾雅.釋蟲》:「螼蚓,蜸蠶。

」宋.邢昺.疏:「螼蚓,一名蜸蠶,即蟺,蚯蚓。

』」  【】《説文》解作竝聲。

初義廢除。

現説『更替』『』隱含廢除義。

『竝』bìng,『並』另一種隸變形式,象兩人並排站立。

  【豐】甲骨文象植樹於土上,林木界形,是『封』初文。

一説『豐』象植物根莖形,表示植物。

  【豐】壴豐聲,『壴』是鼓象形初文,『豐』聲符,謂擊鼓聲蓬蓬然。

有字形旁邊有『攴』,增其擊鼓之意。

可能是因為鼓聲,故引申、義。

  『豐』和『豐』有部分意義重疊可互通,但後世用法基本分明。

  【豐】(1)草木樣子。

説文解字:『豐,艸盛豐豐。

』(2)容貌或樣子。

詩經.鄭風.豐:『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

』(3)神態、風韻。

通『風』。

如:『』、『』、『丰儀』。

(4)詩經鄭風篇名。

四章。

詩序:『豐,刺亂。

』或指女子初不欲嫁其人,既乃悔而詩。

首章三句為:『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悔予送兮。

』子,指其未婚夫。

豐,儀態,指面貌言。

巷,門外。

  【豐】(1)古代用以承酒觶禮器,形似豆而。

(2)、多、大之意。

如:『偉業』、『』。

(3) 、昌盛、。

如『』。

(4)、飽滿。

如:『』、『』。

(5)經卦名。

六十四卦之一。

(6)姓。

如宋代有豐稷。

  【酆】:酆鬼城,現在改成『豐鬼城』了。

  【豔】從『豐』,『盍』聲。

本義是容色、。

俗體作【艷】。

  【豊】lǐ,甲骨文從『玨』(jué,二串玉)從『壴』。

『豊』是『禮』初文,古代禮儀活動時常用到玨、玉(一串玉)和壴(鼓),故以此表示禮概念。

  【體】字形體有身豊聲,有肉豊聲,後出現骨豊聲,並通行。

  【體】古作『笨』字用,後以此為『體』字。

  【鹵】西數點,是西方所產鹽專稱。

本義是鹽。

區別於『鹵』是天然形成鹽。

『鹵』引申為表示人性格鹵,現今寫作『魯』。

  【滷】《説文》無。

(1)鹹地。

(2)鹹水。

(3)一種烹飪方法。

醬油、葱、薑、酒佐料,加水烹煮食物,使入味。

如:『滷蛋』、『滷牛肉』、『滷豆腐』。

  【埶】yì,甲骨文象『丮』捧著『木』『土』裏栽種。

本義為種植,是『蓺』和『藝』初文。

後借用做『勢』。

  【蓺】yì,於『埶』借用做『勢』,草字頭表示種植意思。

  【藝】『埶』和『蓺』『丮』字形下有時有『止』(甲金文中人形畫出『趾』),『止』訛變成『雲』,後世多用『藝』字表示種植,引申藝術。

  【執】:丮㚔。

『丮』和『㚔』前面講過。

『執』像人伸出手來帶著銬鎖,本以為拘執,後引申執行。

  『執』是很多字聲旁,雖然簡化字『執』和『埶』化成『執』,但通過字音可分辨哪些是『執』,哪些是『埶』,『執』聲字多唸作zhi。

字中沒有『執』這個字形。

  【報】從『㚔』(梏,拘押刑具)從『卩』(人)從『』(手),表示銬押罪人,本義是懲治、服罪,引申報應。

  【癹】bà,攴二或四止,止分佈於攴四周,表示腳踐踏野草,棍子一類工具除草。

本義是打草、割草。

有人認為是『撥』初文。

左右兩個『止』隸變作『癶』bō,『攴』訛變成『殳』。

  【發】甲骨文象一個弓形,弓引是虛線畫成,表示顫動,意為弓箭射出後弓引顫動意思,本義發射。

甲骨文有字形加『攴』,增加其手拉弓引意思,後期金文加『癶』,使得『攴』加『癶』形成『癹』字,於表音,於是『發』成了一個形聲會意字。

  【鬯】chàng,象盛酒容器,小點像容器中酒,我倒覺得像容器上花紋。

本義是古代祭祀、宴飲用酒,鬱金草和黍釀成。

此字『暢』。

  【鬱】林勹,『』象正面站立人形,『勹』象俯伏地人形,疑表示林中有一人踐踏另一人背,被踐踏者心情,因而有鬱結之義。

本義是、。

『』形後來訛變成『缶』,『勹』形訛變成『冖』,『鬯』和『彡』,成為楷書『鬱』。

『鬱』後用來表示鬱金香調製酒,因此『鬯』意符。

  【鬱】邑(阝即是邑做偏旁寫法,表示都城)有聲。

地名,今在陝西境內。

後此字表示有(1)文采。

如:『文采郁郁』。

(2)香氣。

如:『』。

(3)。

通『燠』。

延伸閱讀…

𰻝𰻝面-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𰻞𰻞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4)姓。

如清代有年。

  【殸】qìng,此字左側是一個吊起來石頭,右側是殳,表示手持敲擊工具敲擊石頭形樂器,這個樂器即是『磬』,此字即是『磬』初文。

  【聲】耳朵聽磬發出的聲音,本義是樂音,後泛指一切聲音。

  【聖】像一個耳部突出人形,旁邊有一個『口』形,本義是聽聞,聽聞廣博會通達之意,進而引申聖賢、聖德。

後來人形訛變成站土上人形『壬』,寫作『王』字形。

  【聽】甲骨文耳口,表示聽聞之意,後『耳』下部加人形,人形訛變成『壬』。

『聽』『聖』乃至『聲』造字原理相似,字形相近,乃同源字。

『聽』字右半邊本該是個『口』,什麼成了『德』右半邊,我查這幾本字典中均未提到,可能是古人加入了自己一些想法吧,比如,非禮聽。

『德』初文是『惪』,『惪』將目橫著寫『德』右半邊,內心即為德。

  【聖】shèng,土。

手挖土,義同『掘』。

  【聽】yǐn,口斤聲。

笑樣子。

聽然而笑。

  【廳】甲骨文從『宀』從『耳』從『口』,『𦔻』是『聽』之初文,作為聲符。

金文從『廣』,『宀』『廣』象房屋形。

本義是廳堂。

  【瞿】qú、jù,目或䀠隹,象眼部突出隹。

本義是鷹鷂鳥類顧視、警惕地看樣子。

乃『懼』之初文。

  【】jué,《説文》隹逸走。

持,。

讀若《詩》雲“穬彼淮夷”“穬”。

一曰視。

九縛切。

  【钁】jué,方言,一種形似鎬刨土農具。

簡化字所本『鐝』字應該是個後起異體字或俗體。

另外,據《漢語大字典》,『鐝』是『上厥下金』讀作jué,意義為磨這個字俗體。

  【奪】衣雀,象手懷中取雀鳥之形,本義是搶奪、強取。

小篆衣形訛變。

  【奮】衣從隹田。

一説象鳥田中起飛,人振衣。

一説象裹懷中鳥逃往田中而振翅飛。

金文表示振動、搖動義時此字。

小篆衣形訛變。

  【囧】【囱】【囱】像古時有鏤孔窗户,是『窗』初文。

『囱』和『囱』隸變寫法,台灣地區以『囱』標準寫法,這是合乎字形。

於計算機字形設計問題,合體字中『囱』寫法怎麼顯示要看字體怎麼設計。

『囧』字後來引申意,通『炯』。

  【悤】cōng,甲骨文寫作『心』上一『豎點』,表示心有孔竅,心有孔竅人心通徹,人,故是『聰』本字,本義是。

後世用作悤忙的悤。

  【聰】本指耳朵靈敏,後泛指一切,而『悤』則只用於表示匆忙意思。

  【怱】【匆】是『悤』俗體。

表示悤忙意思。

如今,台灣地區以『匆』為『匆忙』。

  【襄】甲骨文寫法,象『義』字但筆畫有彎曲,『義』字頂上點不是點,而是橫,且穿過捺,這只是其中一種字形,其他字形類似。

金文字外面加了『衣』字包圍,裏面『義』形象上加了圈,這字寫成裝飾畫。

小篆有自己一番修改,但保留了外面『衣』。

這個字構形不明,有人認為是伸手解衣,致力於耕作形;有人認為象頭頂戴物形;有人認為是舉起雙手,捋起衣袖形。

甲骨文此字用作地名,金文用作人名,有表示輔助意思。

  【釀】酉襄聲,本義是釀酒,引申表示酒。

『釀』俗體。

  【㓞】qì,刀丯聲,『契』初文,本義可能是契刻。

只在甲骨文中發現一個用例,目前意義不明。

  【丯】jiè,一根繩起三片玉,表示一串玉,指一塊玉。

  【絜】jié、xié,《説文》:『麻一耑(端)。

糸,㓞聲。

』  【蜀】目人蟲。

象蜀國開國君主『蠶叢』(蠶叢)養蠶,本義是蜀國,引申表示蠶蟲。

蟲是聲符。

古書記載蠶叢眼睛是豎起來,《華陽國志》:『周失紀綱,蜀稱王,有蜀侯蠶叢,其目縱。

』所以甲金文特地把養蠶人眼睛豎起來。

四川三星堆出土青銅縱目面具甲金文字形和文獻印證。

  【屬】尾蜀聲,疑本義,動物尾巴身體,故『尾』有意。

  注意,上面列舉字,好像沒有『蜀』簡化成『蟲』了。

  【龠】yuè,甲骨文有字形和楷書字形相似,象編管樂器形,器頂(即『冊』形頂部)『口』形或圓形像管端圓孔,編簡『冊』形有別。

『亼』象倒『口』形,以示一人吹奏樂器。

本義是像笙一類樂器。

  【籥】yuè,《説文》:『書僮竹笘。

竹,龠聲。

』  【籲】從頁籥聲,本義呼告、呼喊。

  【籲】xū,嘆息。

如:長籲短嘆。

  【虎】甲骨文象豎着畫老虎形,突出嘴部形狀,張着嘴,內有牙齒。

金文簡化其身體形狀,身軀和四肢是用線條表示,頭部形狀保留。

小篆一些和金文虎字各部分形狀相似見漢字部件替換了虎字原來象形各個部分,成為現在虎字形狀。

現在楷書寫法,『幾』是原來身體形狀替換,『虍』是老虎頭部張嘴形變化而來。

  【虒】sì,構形初義不明,金文用為人名和地名。

  【啼】【嗁】啼乃嗁俗字,典籍中使用啼字,現在兩岸定啼為正字。

  【眾】甲骨文從『日』三『人』,象眾人日下勞作,本義是眾人,引申眾多。

  【叢】《説文》︰『叢,聚。

丵取聲。

』《説文》︰『丵,叢生艸。

』叢本義草木叢生(湯可敬今釋)。

朱駿聲疑『叢』丵、聚省,會草木聚生意。

字作『藂』或『樷』,即『叢』或體或異體字。

可備一説。

  【芻】chú,天地仁,萬物為芻狗。

艸,甲骨文寫法是『』所代表手手指縫中有『艸』,每個手指縫中有一個『屮』。

小篆將『』形訛變成兩個『勹』。

本義是手割草。

甲骨文表示餵牲畜草。

  『芻』是很多字聲符,簡化做『芻』,行書體略作簡化而成,傳統漢字中無『芻』這個字形,因此將『芻』換成『芻』基本應字了。

  【會】甲骨文起字形基本無變化。

表示蓋子盛東西器物蓋起來。

替換簡化字中『會』字形,基本應字。

『會』採用是草書字形。

  【單】甲骨文字形象『丫』兩個角上有圓圈形,有字形『丫』中部有『一』形、『口』形或『田』形,象樹枝上捆上石頭,是一種原始武器或打獵工具。

『單』聲符或意符字多打獵和戰爭有關。

後假借作『』『單』。

  【獸】甲骨文單犬,表示帶着獵狗去狩獵。

本義狩獵。

『獸』本義是『狩』,『獸』後來用作禽獸『獸』,故另造『狩』字。

金文有時『單』下加『口』做裝飾,有人認為『嘼』金文中表示『獸』,是『獸』兩種寫法。

  只有『戰』字用『佔』替換了『單』,其他簡化字是『單』替換『單』。

  【髟】biāo,甲骨文人彡,彡畫頭部一側,表示頭髮飄飄。

其字形接近『長、』字,故小篆寫成彡。

本義是頭髮,是『髮』初文。

毛髮有關『髟』。

  【髮】小篆髟犮聲,金文首犬,有人説『犬』是『犮』省文。

犮(ba2):《説文》犬走皃(貌)。

『犮』即『犬』加一撇,這一撇表示兩腿交錯而行。

  【鬚】『須』是『鬚』本字,後『須』借用做抽象意義,因此另造『鬚』字。

  【髯】本作『䫇』,從『須』從『冉』,『冉』是聲符,後來意符『須』改為『髟』,本指長臉頰兩邊胡鬚,泛指胡鬚。

《説文》:『䫇,頰。

冄,冄聲。

』  【長】甲金文象一個髮老人拄着枴杖形(葉玉森、劉釗、劉興隆、沈培),本義是長者、年,髮引申。

  【為】【為】:甲骨文象手牽着大象,古人役使大象來,本義是做事、作為。

金文有些字形,象形只剩鼻和頭部。

楷書字形上能看出象形,『爪』下左側『丿』為象鼻,『丿』右側部分象頭及象身,下面四點位四肢。

  『為』是『為』異寫,古時兩字多見,認為是寫法異,有時因為書家和書體,有人多寫成『為』,有人多寫成『為』。

例如,歐陽詢多寫成『為』,顏真卿多寫成『為』。

現台灣地區定『為』。

  『為』是草書寫法,傳統漢字中無此字形,因此從『為』字替換成『為』即為此字。

  【訛】【譌】『訛』從『言』,『化』聲,表示、錯誤。

『訛言』即『謠言』,指沒有事、、謠傳話。

『訛』異體作『譌』,《説文》:『譌,譌言。

從言,聲。

《詩》曰:『民譌言。

』』今本《詩經.小雅.沔水》作『民之訛言』。

金文讀作『偽』,表示,中山王方壺:『詆郾(燕)訛(偽)』,訶責燕國禪讓偽(參張政烺)。

  【晶】三個圓圈或中間有點,表示三顆星星,本義是眾多星星,是『星』初文。

後世『晶』表示星光、義。

  【星】晶生聲,本義星星。

  【參】晶光彡聲。

晶象三顆星星,而參宿有三顆星星,故有人認為『參』象參宿三星人頭頂上光芒下射形。

本義是二十八宿中參星。

後用來表示參與、參加。

  【能】熊本字,甲骨文象熊形,有字形突出其嘴和爪,突出嘴形成了『月』,爪形成了二『匕』。

後借用作能夠能。

  【熊】火熊聲。

本義是火勢,後來借為表示動物『熊』。

  【態】意。

能。

徐鍇曰:『心能其事,然後有態度。

』  【襬】注意,『衣襬』襬不是『擺動』擺,簡化字其合併。

  傳統漢字無『罷』字形,簡化字裏所有從『罷』字,換成『罷』應字。

  【愛】金文作『㤅』,從『心』,『兂』聲,本義是仁愛。

《説文》:『㤅,惠。

心,兂聲。

𢟪,古文。

』朱珔《假借義證》:『今惠㤅字借愛字為之而㤅廢,即愛本義廢矣。

』《廣雅.釋詁》:『愛,仁。

』秦簡文字下加倒止『夊』,古文字人形下部往往加從『止』形,為小篆『愛』字本。

《説文》:『愛,行皃。

夊,㤅聲。

』  【備】甲金文從『人』,『𤰈』(類似於『葡』字)聲。

『𤰈』象箭矢插盛器中,箭羽露外面於抽取,文獻作『箙』,本義是盛矢器。

從『人』象人背負箭袋形,故有準備、具備意。

  字中無『備』字形(有些書法字體會寫成這種形狀,其『備』右邊形狀一種異寫),換成『備』應字。

  【聿】古文字『聿』從『』從『竹』,『』即是類似『彐』部分,『竹』即是『兩橫』部分,是半個『竹』字,我覺得像筆管和筆毛形,因為毛筆筆桿是竹做成,而且是空心,全字表示手持筆寫字,是『筆』之初文(劉釗)。

現在讀作yù。

  【書】金文從『聿』從『者』,『者』是聲符,『者』字或作簡省形,『聿』象手持筆形,『書』字『聿』,本義是書寫。

  【畫】甲骨文從『聿』從『分界符號』,或『尹』從『分界符號』,『分界符號』象畫出的圖案,全字象執筆習畫形。

金文加從『周』,『周』象琱玉形,全字會玉上繪畫意。

  【劃】從『刀』,從『畫』,『畫』聲,本義用物東西割開。

  【劃】從『刀』,『戈』聲,本義槳撥水使船前進。

  【晝】甲金文從『聿』從『日』,用來表示白晝意思,構形初義。

《説文》:『晝,日之出入,夜界。

畫省,日。

𦘘,籒文晝。

』一説認『聿』為『晝』聲符,『日』形符點明白晝之義(何琳儀、黃錫全)。

『聿』與『晝』雖然聲母相近,但於二字韻部相去,此説似成立。

一説『晝』象立木表測度日影以定時辰,後引申日中時分專字(宋鎮豪);一則以為字會用手執筆畫『日』意,以示畫出日夜間界限(谷衍奎)。

其説可供參考。

  【邊】金文從『辵』從『』從『丙』從『方』,『』是『鼻』初文,古音與『鼻』,『』、『丙』是『邊』聲符(張世超)。

從『方』有旁邊意。

『邊』本義是旁邊。

  【賓】甲骨文從『宀』從『人』,『止』。

『止』象來客,『賓』象主人屋下迎接客人進來(葉玉森)。

本義是賓客。

『人』或作『萬』形(『丏』之初文),『丏』作為聲符,是聲化結果,『丏』、『賓』音。

甲骨文用作祭名及人名。

金文從『宀』從『萬』從『貝』,『貝』是賓客饋贈,古者賓客有物贈,其贈事謂賓,故其字貝(王國維)。

故『賓』有贈送意。

  繁體中無『賓』字形,『賓』替換『賓』。

  【倉】甲骨文從『合』從『户』或『門』,象糧倉,是收藏穀物地方。

上面(亼)象屋頂,下面(口)象儲糧坑,中間是倉庫門。

『倉』字後來泛指儲藏物資建築物。

  【創】『刅』是『創』初文,象刀斫荊刺形,因過程中易受創傷,因而有創傷意。

後加上『井』作聲符,寫作『刱』。

『創』從『刀』,『倉』聲,《説文》以為是『刅』或體。

本義是創傷。

戰國晚期中山王方壺有『立』,從『刃』字形,讀為『創』。

  【臧】甲骨文從『戈』從『臣』,『臣』象豎目,表示戈刺傷眼睛(楊樹達、李孝定)。

古代戰爭中擒獲俘虜,往往用戈刺盲他們眼睛,使其淪為奴僕。

古書稱戰爭獲俘虜『臧獲』,後泛指奴僕,成為僕人稱。

《方言》:『臧,奴婢稱。

荊、淮、海、岱、之間,罵奴曰臧。

』  『臧』字後來進一步發展,主要循著『藏匿』這一意義展開,其中,若轉注之以『艸』產生收藏『藏』(埋草下),若注之以『貝』得賊贓『贓』(匿藏不法財貨),若藏累增之以『肉』得臟腑『臟』(藏於體內),其孳乳浸多,可謂。

  【臟】《説文》未有收錄,本來可寫作『臧』。

《字彙》説:『臟者,藏。

藏於腎,神藏於心,魂獲於肺,志藏於脾,此之謂五藏。

』。

  【髒】骯髒、髒東西。

未查到此字詳細解釋,估計是表達口語中骯髒意而後造字,這字形看起來晦氣。

  字中無『莊』這個字形,『莊』最初應是源自『莊』一種異寫。

  【彥】金文有『文』從『廠』從『弓』字形,或釋為『彥』字,姑備一説。

『彥』表示有才德之士,表示有才德。

《説文》以為『彥』從『彣』,『廠』聲。

  【產】金文從『產』從『生』,『產』是『彥』省,作為聲符,『生』是義符,表示出生。

  『彥』『文』字頭往往寫作左右兩點,目前台灣正規字形是『文』。

大陸電腦字體這方面嚴格,只有『產』和『産』是兩個字時刻意做『文』字頭,像『剷』這種字只有一體。

  【剷】(1)割除。

唐.柳宗元《鈷鉧潭西邱記》:『剷刈穢草,伐去惡木。

』(2)削平。

通『剗』。

唐.杜牧《原十六衞》:『於是府兵內剷,邊兵外作。

』  【鏟】(1)一種帶金屬器具,可削平或撮取東西。

如:『鍋鏟』、『煤鏟』、『土鏟』。

(2)削平、挖除。

《文選.木華.海賦》:『於是乎禹乃鏟臨崖盂饇,決陂潢而相浚。

』(3)除去、消滅。

.劉基《祀方丘頌》:『鋤秦鏟燕,掃貊滌戎。

』  其實,表示鐵鏟外,兩字互通。

『剷』可能是後起字。

  【旨】甲金文從『匕』從『口』,匕象匙或勺子,會匙子食物放進嘴裏,本義是美味。

  【嘗】金文從『旨』,『』聲,『旨』是人口,有甘美意,『嘗』從『旨』有品嘗、試味之意,引伸嘗試。

  【嚐】從『口』,『嘗』聲。

『嚐』是『嘗』表示本義分化字,加上『口』形表義。

本義是口滋味。

  表示用口品嚐意思時用『嚐』,表示抽象意義時用『嘗』。

『嘗』於表示品嘗是可以,但『嚐』字是專用。

  【賞】金文多『貝』,『商』聲。

古代『賞』、『商』本同一字,應是假借『商』作『賞』,後加『貝』分化出『賞』,目的是突出『賞』涉及財貨賜予。

本義是賜予。

  【償】從『人』,『賞』聲。

本義是歸、償還。

  【從】甲金文二『人』,象兩人前後形,是『從』初文。

本義是。

  【從】甲金文從『彳』從『從』,金文或『辵』,『從』是『從』初文。

『從』本義是跟隨,而『從』強調相隨於路途之上,故『辵』。

  『韱』、『從』這種字『從』作為小型構字部件外,字中沒有『從』作為佔比構字部件,因此,簡化字中碰到構字部件『從』,換成『從』基本上。

  【竄】從『鼠』,從『穴』,本義隱藏。

  字中沒有『竄』這個字形,見替換。

  【達】甲骨文從『辵』從『』,與《説文》或體形同,『』是聲符。

象一人大路上行走,含通達、到、義(參《漢字圖解》)。

甲骨文用作人名。

金文從『辵』從『午』從『羊』,構形初義不明。

  【帶】甲金文象衣帶形,上下兩端象帶邊絲緒,中間是『幺』(絲線),象絲帶交織形。

本義是腰帶,引申佩帶、佩戴。

  【】甲金文從『冂』兩橫『口』,『冂』是『堂』初文(唐蘭、陳劍),象高出地面堂基,『』字是『冂』上部加『八』、『口』分化出來。

因為『冂』是於地面,故『』有高尚義,引申為崇尚,假借為尚且。

  【當】金文、小篆『田』,『』聲。

本義、。

傳世文獻有用作本義,指相。

《左傳.文公四年》:『則天子當陽,諸侯命。

』俞樾《平議》:『當,。

南方陽,天子南面而立,故當陽。

』  【噹】從『口』,『當』聲。

『噹』是象聲詞,形容玉、石、金屬器物撞擊時發出的聲音。

  【黨】本義顏色黯淡,故『』。

古代多表示地方基層組織。

解作親族、朋黨。

現在多表示政治組織,即政黨。

  【黨】即是『黨』俗字,是『党項族』專用字。

  【對】甲文『』從『丵』從『土』,陳秉新認為上『丵』下『土』此形是聲符,『丵』象鑿擊工具,字象手持工具開闢土地。

金文『丵』下加『豐』(象艸木),字形結構『封』、『邦』字相近。

因為開闢土地後,要樹立地界,先秦樹立地界多半植樹,『對』本義是闢地分疆,植樹於土,地界,後假借應、應答意。

《詩.大雅.皇矣》:『帝作邦作』,表示帝開闢邦國、開闢領土。

高亨《詩經今註》曰:『作,創造,引申開拓義。

邦,借用封。

封,邊疆。

對,疆。

古代國家常邊界上種植樹木作標志,略似後代柳條,這叫做對。

』《皇矣》後文雲:『篤於周祜,於天下』,是開闢天下意思。

  字無『對』字形,見到後替換。

  【㒸】suì,小篆『㒸』從『八』,『豕』聲,表示聽。

《説文》:『㒸,。

八,豕聲。

』段玉裁注:『從,相聽。

㒸者,聽意。

』甲骨文八豕,與『㒸』《説文》小篆形同,構形初義不明,徐中舒疑為人名。

金文上承甲骨文,八豕。

金文通讀作『』,表示完成。

師望鼎:『㒸()』。

  【隊】金文從『阜』,『㒸』聲。

小篆。

本義是墜落,後多寫作『墜』。

甲骨文從『阜』大頭衝下『子』或『人』表示墜落。

  【阜】甲骨文象階梯。

一説象高高的土山,其山坡有梯級。

故『阜』可指梯級、山阜、高地。

  【爾】甲金文象三繞絲、紡線架子(絡絲架),上有鋭頭『尒』,中有器身,下有豎足,並有絲線圍繞。

本義是繞絲、紡線架子,是『檷』初文(林義光),後借用為第二人稱代詞。

金文『爾』上部寫作『爾』,『爾』『爾』字分化出來,是通過省去『爾』字下半部分而成。

『爾』、『爾』本一字,故簡化字用『爾』來表示『爾』。

  常用字裏,『你』以外,『爾』字替換成『爾』應該是沒錯。

延伸閱讀…

biang_百度百科

漢字中都有哪些字的字體最大最複雜?

估計本來出自口語字,其他字是『爾』。

確定,只能查字典了。

於本來出自口語字,估計寫成『爾』不能算錯,因為『爾』『尒尓』本一字,例如,『儞』和『你』一字,估計『你』本來口語中慣用人稱代詞,可能生來寫作『你』,只是寫成『儞』不算錯。

  【風】從『蟲』,『』聲,本義空氣流動現象。

《説文》:『八風。

東方曰風,東南曰風,南方曰景風,西南曰涼風,西方曰閶闔風,西北曰不周風,北方曰廣莫風,東北曰融風。

風動蟲生,故蟲八日而化。

蟲,。

凡風屬風。

』 《詩‧鄭風‧蘀兮》:『蘀兮蘀兮,風其吹女。

』  【廠】hǎn,金文中『廠』字應該是『石』省形(參金文形義通解、季旭昇),例如『段』、『原』、『』字。

甲骨文『石』是指山石,所以《説文》訓『廠』為『山石厓巖』。

另外,『廠』象屋形『廣』本字,然而兩者字形相近,混淆,故金文偏旁作。

『廠』、『厈』、『岸』古本一字,『廠字本象石岸形。

周秦幹為聲符作厈,後或於厈上加山意符作岸,故廠、厈岸一字。

』  【廣】yǎn,『廣』象房屋形。

『廣』象『宀』建築。

甲、金文從『︿』從『丨』,『︿』是屋宇,象屋頂兩邊傾斜,『丨』是牆,王筠認為『廣』象三面有牆,而『宀』則四面有牆。

  『廣』與『廠』。

『廣』象房屋,『廠』甲骨文『石』,象崖巖、山石。

不過『廣』、『廠』作為金文部件,形近有相混。

此外,『廣』是現代『廣』簡化字。

  裘錫圭指出,如果所指建築是,或者主要不是供人居住,字形往往從『廣』,如『廬』、『廊』、『廡』、『府』、『庫』,簡化字裏,從『廣』旁有字時簡化『廠』,如『廚』(廚)、『廄』(廐)、『廁』(廁)。

簡化字『廠』本作『廠』,是『廣』(簡化字『廠』『厈』初文『廠』是同形字)。

  【廟】異體作『庿』,指敬奉祖先神位供祭祀屋宇。

《説文》:『廟,尊先祖皃。

廣朝聲。

庿,古文。

』段玉裁注:『古者廟以祀先祖。

』《釋名.釋宮室》:『廟,貌。

先祖形貌所在。

』  金文從『廣』從『𣶃』,從『朝』只一見,『廣』或作『宀』,表示屋宇。

『朝』、『廟』韻母,但聲母相隔。

不過『朝』、『廟』意義相關,《説文通訓定聲》:『古者行禮於廟,謀事於廟。

』『廟堂』指祭祀祖宗之處,指『朝廷』。

故段玉裁『廟』會意字。

戰國金文從『廣』從『苗』聲,與《説文》古文。

上『廟』從『宀』從『苗』,是『庿』異體。

  【師】師字『𠂤』從『帀』,『𠂤』是『師』字,字形有解作小土阜(孫海波)。

『帀』是『柢』字,象根柢,是『師』聲符(張世超)。

於軍旅駐紮多據土阜守,故後來『𠂤』解作『師』。

甲骨文用義,金文多表示職官名,軍事長官,兼掌行政及教育,稱『師氏』,仲枏氏鬲:『師湯父有𤔲仲枏父乍寶鬲』;表示師旅、軍隊,中山王圓壺:『䢦(率)師徵郾(燕)』;用作人名。

摘要(TL;DR): 這是一篇需要1~2時閲讀答,涉及漢字基本知識科普,包括甲骨文金文小篆一些入門介紹,破除一下”甲骨文金文和現在漢字什麼關係,像天書普通人完全識讀”這類誤會。

4000贊update:這篇長文答非問。

所以如果你字,或者對一些常用表意字,比如【止並共客易卿何亦及此】是如何表意,那麼現在可以關掉這個回答了。

另外修改了一下開頭幾段話,進一步明確 本文懟是現行語文教育。

本文【抨擊, 】字,只是科普一些漢字知識,而已。

本文【抨擊, 】現行制訂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字方案。

因為正如上引《韓非子》中兩句,百年前中國人窮盡一切方法救亡圖存,如果廢除漢字可以有益於中國,值得一試。

五十年代百廢待興,漢字簡化是順勢而為。

而且本文裏很多結論,可能是多數結論,是現行字方案出來後,研究得出。

時代所限,日常用字改成這樣了,什麼説。

但現在古文字研究結果看,當時漢字簡化方案,比如【】【衞衞】【】【教學敎學】【書畫書畫】【監鑑監鑒】,確實有其侷限性,破壞了漢字商周甲金文以降傳承了三千餘年符號系統造字邏輯。

另一方面,今天中國於七十年前,所謂時異事異。

現在中國正在恢復自己歷史地位,所以仰望星辰大海同時,傳統漢字感讀者科普一下作為華夏文化基石漢字基本知識,漢字正本清源。

下面題圖裏這八個字,算是我希望這篇答,能漢字傳承起到一點效果。

知乎上能看懂這句話少數,能看懂諸位這個答案還望輕噴。

我只是個外行,寫這樣一篇求大求全回答,錯訛和夾帶些私貨、。

如果看不懂那你了,讀過這篇回答就可以看懂了,而且好多有銘文青銅器上金文後一句話,你能讀懂了!東漢末年,隸書定型並開始過渡到今天楷體,南北朝繼而到唐宋,基於楷體書法藝術達到了頂峯,從而導致中國人漢字產生了一種,地説是“確切”端地説是“完全錯誤”,觀點,漢字是【撇捺點】筆劃排列形成書寫系統。

而漢字簡化以及配合簡化字而採用反智式中小學語文教育,進一步強化了這種確切觀點,彷彿漢字筆劃繁雜了記認,可以改隨簡化。

這種觀點一個推論,漢字是一些基本部首和獨立不可分基本漢字構成,於是今天中國各種胡説八道“解字”文章和書籍漫山遍野。

比如 【射】【】 反了,【出】兩山【】,【】千里為【出】。

漢字作為地球上現存主流書寫系統裏唯一意音文字,其實可以和其他純表音文字有類看待方式。

比如下圖中三行是表示腳,手,人符號,每一行三個符號是【商周甲金文–>秦篆–>隸楷體】這個傳承序列中典型寫法,它們3500年演變過程中字形變化是。

但是正如N和n,Y和y像;A和a,D和d像,但他們是一個表音符號,每一行漢字符號是同一個符號。

另外可以看到,甲骨文是高度抽象符號系統了,裏面表示腳和右手符號【止】與【】抽象成了三個趾/指頭。

而發現少量四千年前左右,即商代甲骨文要幾百年陶文中,是有象形五個指頭符號。

進一步聯想大家初中學習《論語》裏那句“三人行,有我師焉”時候,老師會説【三】不是確指三個人而是泛指“多”人意思。

進一步想想“三五個”“三番五次”這些説法,會發現,漢字、中文,或者説中華文化,其及延續性不是吹出來。

這裏只是三個基本常用符號,但前面漢字下那個定義裏提及,這些基本符號數量10^2量級。

那有幾百個?答案可以參見下面這個回答裏引用結論:這個回答漢字科普角度看,400個估計值有點太高了。

比如《説文解字》540部首裏,好多可以分拆,例如【】。

有今天了,例如【叒ruo㠭zhan】。

另外,很多符號是同一個意思,只是形態略有,比如【人,亻ren,卩jie,旡ji,子,,立,屰ni】俱人形,如下圖所示,是側面人形,跪坐人形,跪坐且轉過頭人形,大頭所以是嬰兒兒童,正面人形,站立人形,逆過來人形。

【人子大立】,【逆】含義怎麼了。

下面【卩 jie,旡 ji】引申一下。

這兩個字原始字形且,於是可以引出下圖中【即,既】。

左邊【艮】聯想到【食】,【艮】這個符號此處裝食物容器,所以【即】表人靠近食物馬上要開飯,有“靠近,”意,【既】人食畢扭頭要走,有“完畢”意。

所以“,即興,既然”裏用法這兩個字本義。

而且三千多年後,兩個字讀音十分接近,正合兩字。

説回【食】上頭【亼 ji】,基本認為是表【口】符號,字而易見了。

另外需要強調,這三個字裏【艮】正確寫法本應為【皀 bi,⿱(上=,下=匕)】,但字形演變中和【艮】混淆了。

【卽旣】此形,但可能是為了和【食】保持一致所以簡化了,這兩個字如果非字熟悉,遇到了能猜出來。

繼續引申有【命令】二字。

上面三角符號主流觀點認為是【亼 ji】表“口”,下面【卩】為跪坐接受命令人。

甲骨文中,這兩個字沒有分化,是【令】下面那個寫法。

後來額外加一個【口】,分化出【命】,如上圖【命】下面那個金文。

【命令】詳細釋讀可參考:綜上,今天常用漢字裏非形聲字中,可以像前面例子一樣甲金文造字方式拆成數個符號,從而於接受方式解讀出來字,其包含常用符號應該100個量級。

注意到拉丁字母26個,大小寫算一起52個。

日語是五十音圖裏包含片即有100個多,此外有其他一些符號,比如“人々”=“人人”,【々】重文符號,漢語書寫會這個符號或兩個點表示複字。

因此漢字造字符號並沒有多,加上漢字符號往往是來自象形符號,理解記憶。

現行語文教育完全涉及這些知識,讓人痛惜。

簡化字裏合併了許多音字,如後後,發髪,無數次吐槽過了。

這裏是利用上面引入【人】屬符號,一例,【並竝 bing】與【並】。

其中【並竝】字。

所謂異體字,字形,但是讀音字意完全一致可以任意換用字。

如下圖,【竝】才是那個合理字。

甲金文中【竝並】二字正如字形所示,【竝】二正面人形竝立,表“等同,竝立,竝行”而無任何“合併”意”【並】兩側麪人形相連,表“合而為一,兼併”意。

甲金文裏二字使用是嚴格遵照它們造字沒有混用。

簡化時候【竝並】未能“竝”存而是全都合“並”成了【並】。

這種寫起來竝複雜,造字意義明確,造字符號當代楷體裏可以鬆辨識字簡化時合併掉。

總結一下第一部分。

從【卩旡皀口(亼)】這幾個符號構成【卽旣食命令】五個常用字,可以看出漢字是一個自洽,有邏輯,科學系統。

一個複雜漢字,寫起來肯定,但代表這個字寫、記、難識。

前面例子有複雜字,這裏簡化前看上去複雜一些【】一例。

【爫】表手,而不是動物爪牙爪,和【】一樣,它是側面看去有三個指頭手。

而下面部分原本是象形【象】,只不過【為】演化成了一個完全於【象】但合理符號。

【丿】是鼻子,上面方框是頭,下面方框是身子,尾巴,四條腿。

如果透這一點,普通人要看出來這是個大象可能確實有點困難;但戳破這層窗户紙,要記住【為】怎麼寫不要。

手御象,有“作為”意。

總之,容學習和記憶,完全取決於要學習記憶對象是否複雜或者。

成體系有邏輯有規律東西,才是學習和記憶。

我個人認為,簡化前楷體漢字,如果可以加以規整(比如【並】改回【竝】),完全可以成為一套科學體系。

後是本節習題(囧): 釋讀開篇金文第一個符號。

提示:考慮左下角那兩個,剩下符號上多滾幾次屏能某個圖裏找到了。

剛才算日語符號個數時候提到,日文中文有用【々】或者乾脆兩點表示重文習慣,這是一個延續了超過三千年傳統。

所以這個符號是一個字重複兩次。

現在相信你可以認出來了。

這是什麼明明6個符號,我開始説這是8個字原因。

接下來一個金文符號,是兩個字,猜。

後面我們解釋。

雖説是“基礎知識”,但本來應該是人人知道“常識”。

學校裏語文課上教,所以大學中文歷史考古業裏上過古文字課,大多數中國人可能這部分要講一無所知。

這一節羅列一下基本一些漢字符號,或者説偏旁部首釋讀,以及介紹一些漢字基本概念。

如上圖,【水】象水流形。

【火】象火焰形。

【木】有枝有。

【土】主流觀點認為象土丘形,這個象性程度點了。

甲骨文這個符號倒是像【丘】,不過【丘】甲骨文是兩個三角形土丘,上圖這個符號雖然説得是什麼,但【土】字。

【刀】符號抽象得,解釋是下面兩橫筆象刀柄,上面是刀刃。

【雨】【心】【皿】不用多廢話了。

第二波這幾個,【目】象眼睛形。

【宀mian】象房屋形。

【廠/廣】一説是後面【石】字簡化而來,象完全遮擋住建造物。

如果回想一下包含【宀】和【廠/廣】符號字,會發現【宮室賓客】和住人建築有關。

【廟廊庫廠】往往是人活動工作場所,但並居於其中。

【絲】直觀了。

【禾】強調了作物後穀穗下墜形。

【貝】即象貝殼形。

【衣】象衣領以及左右衣衽疊壓形。

另外有些,貼圖了。

比如【日】象日形,【艹艸】象兩顆草形【屮che】。

現在插一道習題,釋讀一下開篇金文第二個符號和“字看着”這句話裏【亂】【亂】。

第一個字應該了,【亂】釋讀兩個提示:1. 上面【爫】下面【】意思前面多次提到;2. 記住漢字是符號構成不是筆劃構成,下面兩個字是包含符號。

答案放在二.3。

很之前,是有一篇知乎回答科普過教錯了偏旁部首,該回答上過知乎日報竝收穫了三千贊:但之前這個回答重點講【阜】【邑】兩個符號(下面引用了部分原文),其他帶過了幾個,這裏會多羅列幾個,另外會給出這些符號典型甲金文或者小篆寫法。

【彳chi】不是“雙人”,【彳】和人關係,而應該是【行】字旁。

【行】甲金文中即十字路口形象,所以作為符號很多時候是表示“道路”。

其引申為“行走”意是自然而然。

【阝, fu 和 yi 可以打出來】。

左【阜】,主流説法是象階梯形,故有”高地處“意,有觀點認為是橫過來【山】形。

比如【墜墜】二字,掉到地上是人是豬並沒有什麼要,含義。

右【邑】有象城郭【口】和象跪坐人形【卩】組成,故指人類居住城邑。

做偏旁時如【鄙鄰】,有這方面含義。

很多姓氏帶右【阝】,即先人地名氏緣故。

類似於今天英國皇室姓温莎,即因封地温莎。

【殳 shu】【攵攴,可以 pu 打出來】兩個符號相似,是三指手執拿棍棒形,所以放在一起介紹。

注意【攵攴】來自同一個符號,上圖裏【攵】下面是它們甲骨文,【攴】下面是金文。

【攵】所謂“反文”確實和“文”相反,和持械動手有關係。

【冫bing】不是“兩點水”,而是“冰”,所以【寒冬冰涼】這些,是【冫】旁而非【水】旁。

【示】上圖出的帶兩點甲骨文。

有甲骨直接【丅】,有甲骨文金文複雜一些,邊上帶着兩點或者兩個豎,和今天【示】無二致。

【示】是什麼象形並沒有定論,可能是神主牌位,祭祀柱子圖騰之類,有觀點上面一橫代表“天”。

但不管怎樣,【示】和祭祀宗教宗族之類含義有關是確定無誤,如【祭祀祖宗】。

本來2橫3豎寫一個符號,要簡化可以恢復成甲骨文裏簡【丅】。

結果後搞出來個【礻shi】從而和【衤yi】變得分辨,給小朋友製造麻煩。

第二波這幾個,【王】做偏旁為【玉】學校裏是教過,但沒有教明白。

詳解可以參考下面問題裏幾個答案。

簡述,篆隸後,抄寫漢字時因為無點兒【玉】和無點兒【圡】和【王wang】以及【士shi】混淆,故而給【玉】和【圡】加個點做區分,但是【王士】不是偏旁,故而做偏旁【玉】【圡】會混淆沒跟着加,而已。

類似於洋人手寫數學公式,混淆2和z,1和7,於是手寫z和7中間加個點,是完全一樣道理。

【頁首】這兩個字甲骨文裏,有些字例保持象形程度,懂。

【首】強調是頭,動物人都行,【頁】=【首】+【卩】強調“人首級”。

【面】可以看出這個象形符號留存。

【頭】裏【豆】這個音符可以改成別的一點符號,完全沒新造一個毫無根基表音符號【頭】出來。

【臣】可和【目】參照,“目”形,只不過不是“美目盼兮”【目】而是“怒目圓睜”【目】。

所以【臣】做為造字符號基本是強調“看”這個動作。

【灬huo】是四點【火】而非四點【水】,上圖出的是【然】小篆,符號【火】仍可辨認,後來隸楷體中徹底壓,和表動物四條腿【灬biao】合併了。

但是兩者顯然非常容易分辨。

【熊煮燃烹】來自【火】,【鳥馬魚】來自動物象形。

這裏要注意【熊】裏【能】才是“熊”這種動物本來象形字,右邊兩【匕】才是熊四條腿,【熊】下面是四點【火】,為“熊熊大火”中意思。

【然燃】【能熊】包括提到【屰逆】和下面馬上要提到【寸肘】【聿筆】,屬於漢字造字理論裏“同音假借及字分化”,後面會詳細介紹。

現行語文教育基本和稀泥地文言課文裏出現這類字全部劃歸“通假字”。

【能熊】詳解可以參考:【寸】分化成字可能晚。

上圖裏出的是小篆寫法,可見【】下加,一個指事字,類似於【本末】,強調手後面能彎曲部分,即手腕處。

因此【寸】這個符號漢字中,基本是手動作有關含義。

比如【射】,左邊【身】是【弓】訛化而成,親媽認不得了。

但是右邊代表【引】弓之手【寸】則保留了下來。

【射】這種字,本該改回【⿰ (弓寸)】,屬於應該簡化而簡化。

【聿】和【尹】字形類似故而放在一起。

【彐ji,右邊出頭】那個符號我知道怎麼打出來。

我確定那個符號是不是收入漢字編碼,所以下文全部【彐一】代替。

【彐一】顯然是另一種表示“手”符號。

參照一下筆【筆】可知【聿】是【筆】最初寫法,即初文。

【尹】是手執杖形,引申有權者。

類似於【令】分化出【命】,【君】即【尹】加【口】分化出來,表示“治理統治”之類意思。

利用提到這些漢字符號,下面來看幾個結構看但構字邏輯例子:【孫】一例金文開篇金文裏出,所以開篇金文頭兩個符號【子子孫孫】。

這種説法《列子》裏“子子孫孫無窮匱”要得多。

右邊【系】還是有訛變,甲骨文裏【系】複雜些,一隻手兩串【糸】“系”一起。

上面【爫】退化一橫,兩個【糸】僅保留下一個。

現行【孫】作為會意字勉強堪用,【糸】所象“無窮匱”意沒了,過度解讀一下話怎麼吉利吧。

【亂】中間【糸】走形,左上到右下那一筆斷成了2個點,但是上下兩隻手【爫】【】過,結合“亂”意思,猜到中間是個【糸】符。

甲骨文是一目瞭然,雙手解線團形。

線頭形演化成了【亂】其餘幾筆。

現行【亂】,意境含義全部丟失。

而且明白了【亂】核心兩手一糹,字形合理,記憶。

【監】左下甲骨文字形,右下金文,可見字形繁化,字意表達。

【監】直接來於金文。

人形之上代表眼睛符號,從甲骨文【目】變為強調“看”【臣】,【皿】左右各加了一劃作為飾筆,中間加了一橫,表示皿中有水,所以才能映射出人臉,字意。

【監】右上角與金文知道,上半部分是【人】,下面【一】皿中水。

一個原本看着雜亂無章字形,正確拆分構字符號後含義畫面,記住怎麼寫。

後來【鑑】加了【金】,表示照不是水面了,是銅鏡,【金】如果放在下面另一個異體字【鑒】,【皿】擠到了右上角。

【書畫】下是它們金文。

結合前面【聿】了。

注意【書】下面複雜,包含了一些象“書寫筆劃”形筆劃,所以小篆裏【書】是【聿+者】,不過隸楷體裏簡化了一下和【畫】了。

【畫】甲骨文一些,下面是類X符號。

這一系列漢字有【】,【盡】裏【灬】既非【火】亦非動物腿象形,而是來自“刷子”象形。

【敎學】下面是敎甲骨文,【學】甲骨文和金文。

【攵pu】前面説過是持械手形,【子】符大家熟悉,教認字畫面可見,【敎】通行【教】貼合甲骨文字形。

【學】構字邏輯完全一致,為兒童識記漢字場景。

兩個三指手形+子屋中。

【學】上半部分,兩邊清清楚楚三指手形,見於【興舉,興舉】,理解後三個字一起識記毫無難度。

【敎學】兩字中【XX】和【X】代表漢字,【宀】前面提到了。

後一個,是小篆【愛】字,讀ai。

【愛】是爭議很多一個字,本來愛【㤅】,“人心”而已。

後來東周時期出現了一個流行繁化字方法,既人形符號加“腳”形符號。

於是出現了字【⿱ (上=㤅,下=夊sui)】(【夊】是【止】倒過來,即腳趾向下“腳”形,後面詳述),後來【㤅】裏【旡】訛變成了今天【愛】上半部分。

本訛化了,簡化時唯一來自原版【心】去掉了,面目全非。

如果要簡化,恢復【㤅】好了,和【既】【炁qi】一起敎,學記。

【炁】,人火,【氣】異體字。

道敎裏概念,炁,炁功應該這個字。

因為《一人之下》這部國漫,【炁】字最近獲生機,【㤅】不知什麼時候能中國人熟知了。

【愛愛㤅】詳解請參考:【異體字】前面提過了,讀音含義完全相同,只是字形一組漢字。

比如 【塵,塵,⿳(鹿,鹿鹿,土)】,是一個意思一個讀音。

第一個是會意,後面有意境但沒法手寫了。

如【四亖】,第二個觀其歷史。

如果個字庫一些輸入法,輸 de,模式往下翻會見到:【得㝵䙸䙷㝶】【德惪徳㤫㥁悳】票差不多字,無非是【得德】二字異體字罷了。

【䙷】,【寸】手,【貝】財,“得”。

【】下面其【目】,【十】一指事符號,會目光只能“”視不可彎曲意思。

而正如“目斜視”形容人,【惪】直接,會“內心”意思。

【德】簡化可以直接恢復【惪】這個直接且出現字。

從前面舉甲骨文金文例子裏可以看到,早期甲金文裏,符號有着各種朝向各種姿勢,上下左右關係,後演進,往往變成了今天隸楷體裏諸多異體字。

各種【惪】異體字裏【目】有橫有豎,即是一例。

而一個甲骨文/金文/篆文,符號應關係,轉換成隸楷體這一轉化過程,則叫做隸定。

今天很多用字,是其甲骨文/金文/篆文直接隸定或帶訛變隸定。

這種字,我個人認為,於今天使用甲骨文/金文/篆文。

很多人拘泥於爭執,聽説過【異體字】這個概念。

一個漢字,即便考慮甲金篆文,只是在隸楷體裏往往有幾個十幾個異體。

一個大陸現行規範用字裏謂“字”剩下幾個裏哪一個是“”?所以這個回答裏,是現行規範字以及所有異體。

綜合考慮 1.出現儘量;2.字形儘量簡;3.造字邏輯儘量 這三條標準,來討論漢字。

突然換英文竝且複三次,因為這一節。

前面討論【聿尹】時候,提到兩字甲骨文裏字形很接近,那什麼不是兩字意思交換呢?這個想明白:看context(上下文)。

兩個字,一個做“筆”講,一個做統治者講,放到上下文裏一看,知道哪個是哪個了。

我context這個詞擴展一下,因為它翻譯成“上下文”是。

很多很多年前,我剛上大學時蹭過考古和歷史系《考古學導論》這門課。

老師講解考古和盜墓區別時候,給出了一個英文單詞作為答案, CONTEXT。

盜墓賊看中陪葬物品,是金屬陶瓷器物,往往採用破壞性盜掘方式。

而科學考古需要一毫米一毫米向下挖,因為每個器物出土位置,地層,器物之間關係,器物和出土地點環境或者地層之間關係,構成了一整套“Context”。

這個context之內,包含了無數科學考古有用而盜墓賊無用東西,比如推測墓主人,推測考古遺址年代,與古文獻。

舉個漢字例子,一個盜掘後流入文物市場青銅器,器底銘了一個【】字。

前面提過【】有右手意,但古文字裏,【】有:和今天一樣““,左右“右”,保佑“佑”,持有“有”意思,加上有可能是人名族名國名,可以説完全可能釋讀。

設想如果是一套器物流出,銘着【左中】,可以釋讀出做”右”講,但是不夠,因為是知道什麼要銘上方位?只有後來盜擾考古遺址中,發現了原地擺放青銅器,才能明確,這些確實是用來標記禮器擺放位置,這才算釋讀了。

然後問題來了,這個回答到目前為止,解釋每一個字,是字形一擺,拆成符號,然後下結論“象 XXX 形,會 YYY 意”。

和我開始批判那些“身寸,兩山”拆隸楷體來解字胡扯説法,無非拆是甲金篆字,竝無多。

表面上看,像是字論字,做邏輯推導:“因為可以拆成 abc 這幾個符號,象XYZ 形,結合這個字現在意思,所以得出,會 甲乙丙丁 意”。

那context哪裏?這個回答裏説會會是另一種高級“謠言”?因此這裏要調:本答案中“象 XYZ 形,會 甲乙丙丁 意”這説法,是整個照搬前人結論。

前人通過複雜論證,得出這樣結論,這個回答裏只是結論,即如何拆字,如何解讀,照搬過來而已,竝不是做邏輯推理。

“拆成abc符號,象 XYZ 形”只是照搬過來結論,而不是推出“會 甲乙丙丁 意”所用論據。

正如當代考古學,藉助於物理化學生物地質古文字學手段去儘量發掘context,是一門科學。

古文字辨認往往要 拆字,解字,帶回上下文看看通順。

除此之外,要結合更複雜context:時期其他出土古文字材料能否與此驗證?如果是同音假借,是否符合音韻學現有結論?有沒有傳世文獻,如《逸周書》《尚書》《詩經》《左傳》,或者其他甲金文/竹木牘/簡帛書出土文獻上語句/詞組和解讀出來語句/詞組是相似,從而可以論證?總之,古文字學是一門講究多方印證和邏輯推理科學。

這個回答本科普,希望誤解曲解成高級謠言,因此做一個澄清,避免誤導讀者。

5. 同音假借字分化,兼論關於漢字三個誤解前面舉許多例子,大體可以駁斥多數中國人漢字持有一個誤解,隸楷體漢字表意程度低了。

事實是:於第2點這裏舉幾例:【搜叜】【叜】=【⿳(宀,火,)】,三個符號介紹過,什麼是“搜索”意無需多講。

【時時旹】【旹=⿱ (止,日)】,上面【㞢】是【止】異體,是三趾腳形。

甲骨文“日”移動方式來會意“時”含義。

【前歬】【歬=⿱ (止,舟)】,會舟前行意。

【糿】【糿】出現,,字意明確。

像【時時旹】【糿】這種,恢復字形且字意甲骨文本字,而另造新字,有。

低估現存隸楷體表意程度第二個誤解是,多數漢字使用者會低估甲金文“表音”程度。

從今天用字角度看,出土早期文字可以説是通篇“通假字”“別字”,即同音假借。

下圖第一個甲骨文象 器皿水,第二個甲骨文第一個字轉九十度竝且簡化得來,強調了水器皿外,其實【】,為“賞賜”意思,釋讀【賜】,類似“王賜某某貝五十”這種句式裏。

你可以猜一猜第一個字是今天哪個常用字,因為同音故而簡化並用做【】,答案本節後出。

第二個金文和開篇金文裏第三個符號是同一字,象人河流中游泳,所以是個【永】,大多數金文中用作“”意(有一説時象河流支流形,去河流流淌意)。

我們知道語言是於文字,像“賞賜”“”這些抽象動作或概念,先人語言中存在,但書寫系統中沒有符號能表達這樣意思。

下圖中【左右上下】這些一些概念,“左右手”或者指事方式造一個符號來表達並困難。

但像“賜”“永”“東”“北”抽象概念,“我,何,其,,”這樣虛詞助詞詞代詞, 是可能造出一個過於複雜漢字符號來表示。

先人解決辦法,假借一個讀音其他漢字,來表示這些造字抽象概念:於一個具象含義“X”,其創造字【A】。

然後有另外一個抽象含義“Y”造字,但是它和字【A】發音,於是字【A】同音假借,變為多義字,可以表示“Y”。

後來為了讓漢字表意,額外加一個和原始含義“X”相關部首【a】分化出新字【aA】來表示“X”,原本字【A】反而表示“Y”了。

所以【A】是【aA】本字,二者為假借-分化關係,【aA】竝不是意義上“形聲字”。

這段話拗口,下圖裏第一個字【北】,即兩人“背”表示“背”,代入進去懂了:於一個具象含義“背”,其創造字【北】。

然後有另外一個抽象含義“北方”造字,但是先人語言裏它和字【北】發音,於是字【北】同音假借,變為多義字,可以表示含義“北方”。

後來為了讓漢字表意,額外加一個和原始含義“背”相關部首【肉】分化出新字【背】來表示含義“背”,原本字【北】反而表示含義“北”了。

所以【北】是【背】本字,二者為假借-分化關係,【背】竝不是意義上“形聲字”。

【我】是一種兵器,應哪種出土兵器竝無定論。

發現甲金文中【我】只做第一人稱代詞了。

【何】為【人】負荷工具形,後來加【艹】分化出【荷】。

【何】為【荷】本字。

【東束】同源。

會口袋兩端“束”起來意。

只不過分化時候是【東】加了一橫,而不是給【束】加個偏旁。

【】下面原本【東】,最上面【丿】來自【人】,為“人負重”形。

【】解讀以及對很多漢字謠言反駁可以參考:【其】“箕”象形,後來加【 竹】分化出【箕】。

【其】為【箕】本字。

注意【其】下面【丌ji】是後來金文裏才出現。

【】甲骨文是太陽落草地中這樣一副有意境畫面,會日暮意。

所以【】是【暮】本字,後來加【日】分化出【暮】。

額外介紹一個【朝】字,日月清晨一升一落,同時出現天邊,兩個【十】是【艹】符。

這裏順帶提一下甲骨文是書寫系統幾個例證。

【艸】和【】各種三指手形,是三叉一個符號,但是【艸】前端開口,而且是筆三筆。

【】寫法,兩邊兩指張開。

兩者區別十分。

説回前面【東】,《説文解字》對【東】有一個和【】類有意境釋讀:日木中,會太陽東方升起意。

但甲骨文發現竝得到研究後,大家知道這個説法肯定是錯。

【日】甲骨文中,雖然外面邊框有圓有方有圓角矩形,但裏面是一點,框接觸,是有寫法。

所以一看【東】那貫穿,知道中間肯定不是來自【日】字。

《説文》解讀只是個誤會。

【】甲骨文兩點指向人“腋”下,為【腋】本字。

後來加【肉】分化出【腋】。

額外介紹一個【夜】字,一個點替換【夕/月】,隸楷體裏【夜】這個字走形,但是甲骨文還是可以大體看出形狀。

【寺持】金文裏上半部分是【止】聲符。

【寺】本身是形聲字,為【持】本字。

【無舞】金文裏【無】拿着裝飾物(絲帶或者牛尾,學術界是否有定論)跳舞樣子。

【無】是【舞】本字。

【舞】下面兩個符號是【止】符其他形態,於是加“腳”分化出【舞】。

【泉原源】【泉】象水流出形,【原】加【廠】表示“水流出之處”。

所以【原】是【源】本字。

【酉酒尊】【酉】本是細口容器形,類似陶器博物館裏應該見。

後來分化出【酒】和【尊】。

【丞拯】【丞】是會兩手把人【卩】拉出陷坑【凵 kan】意,所以是【拯】本字。

不過【丞】隸楷體訛化,可能看出本來樣子了。

多提一句,【凵 kan】可能是【坎】初文。

所以【出】解構方式是【⿶(上=屮,下=凵)】,其中【屮】是【止】變形,所以是會“走出”意。

【臽陷】【臽】上圖甲骨文是【牛】落入陷坑,還有些甲骨文是【鹿】。

金文時變成【人】。

所以【臽】是【陷】本字。

【⿱(幺夊),後】甲骨文【後】【糹】+反向【止】,會“腳後拴住故而落後”意。

後來加【彳】分化出【後】,而本字【⿱(幺夊)】現在沒有加入字庫無法打出。

如果要簡化【後】其實去掉【彳】好了。

【後後】合併不太好是公論,但有人提【後】本身造字邏輯。

所以【後】是可以通過恢復本字來簡化。

提到“恢復”本字了提一句,【復】是【復】本字,【雲】是【雲】本字,這兩個通過恢復本字方式進行了簡化,但意味着簡化後字一次承載多個含義,降低了表意精確度。

這一類字,包括其中看似形聲但其實不是分化字,可能佔到現行漢字裏非形聲字25%多。

語文教育中地假借-分化關係中分化字看作形聲字,古文中使用本字地方看作“通假字”,是造成普通人低估現行漢字表意程度原因之一。

説一下【益溢易賜】,沒錯,前面思考題答案【益】,為【溢】本字。

為“水溢出容器”形。

【益】字形簡化且旋轉後得到【】,為【賜】本字。

所以【】下面【】和【益】上面類似【興】部分一樣,是走了形【水】,而【】上面【日】起來【皿】。

這四個常用字全部是表意且是同源,沒有一個是形聲字。

這節後説下普通人漢字第三個見誤解:漢字演化趨勢是簡化。

看單個字,很多字隸楷體之前是繁化,比如前面提到【學監】以及加偏旁得來分化字。

考慮到金文是銘刻青銅禮器上正式字體,周-秦 系金文篆體基本是單個漢字最複雜形式。

另一方面,所有漢字作為一個體系,體系本身是繁化,即單字數變多。

漢字簡化雖然減少了某些字筆劃,但增加很多新字,造了許多什麼道理符號,實際上不僅增加了漢字體系的複雜度,進一步破壞了漢字體系自洽性和邏輯性。

上一節後七國爭雄,六國文字跑一事擴展一下,談談繁簡之爭。

前面提到【塵塵】異體字,【聿筆】一對假借分化字,它們有一個異體字,即現行簡體裏【筆】。

【塵筆】二字,楷體看是合乎邏輯會意字,因為它們是漢字隸楷化後,即漢代後造出來。

這裏引入一個和本字類概念,初文。

【聿】是【筆】本字,但是【筆】初文。

即後來表示某個含義字,和最初表示同一個含義字,如果造字邏輯竝源,即不是分化出來而是另造,稱為初文。

很多漢字資料書籍論述裏這兩個概念混用,但我個人喜歡這樣做一個區分。

與【塵塵,筆筆】類有【弄挊】【蘇甦】異體,後三國時代,即南北朝時期造。

魏晉南北朝(189黃巾之到589隋統一全國)整整四百年中國處於喪亂分裂,進入南北朝後局勢稍安,同時書法藝術興起,於是各種俗字錯訛字造字大量湧現。

顏真卿先人顏之推提到:“北朝喪亂之餘,書跡,加以造字,猥拙甚於江南。

”“甚於”二字,一黑黑倆,何其妙哉。

下面這兩個回答裏有多關於這一時期造字,改字例子漢字角度,這一時期和今天有相似之處。

人們歷史中學習到唯一經驗教訓,沒人會歷史中吸取經驗教訓。

歷史地複自己。

什麼“正體字”“殘體字”“中國人用字正體”“你怎麼不用甲骨文/小篆”之類的説法,是有意無意漢字“正朔”上做文章。

道理説,這些漢字常識算不得什麼知識,中文歷史考古專業本科學習過大有人在,經典古文字入門書上世紀三十年代開始出了數本。

可能因為如此,專業人士寫這樣長篇大論貽笑方家。

但以我一個非專業人士當初入門經驗看,這樣一篇介紹基本構字符號,竝帶介紹一百個左右常用漢字源流文章,即便論述訛,應該可以幫到很多漢字有興趣但語文教育耽誤得窺漢字源流門徑人。

要是能通過普及這些漢字常識,讓唯現行是尊朋友觀點變得那麼端,了。

上圖第一個棒棰符號是【午】,【杵】本字。

第二個符號和開篇金文裏第四個符號,即第六個字同一個字,只是左右關係顛倒。

組成它五個符號全部介紹過了:【宀mian】,帶點【玉】,【貝】,【午】和【凵 kan】,組合起來調整下位置顯而易見是【寶】,所以這句金文是“子子孫孫永寶XY”。

後兩個字留待後面介紹。

是,讓我們過度解讀一下:這中華文化流長,古今呼應一個例證!三. 耕戰,食祀第二部分後強行聯繫了一下【憂】和那個微信表情,碰磁了一下“文化性”。

這一部分借幾個知乎上熱點話題,繼續結合“文化性”這個主題,介紹幾個構字符號和漢字。

1. 國大事,祀戎耕和食本來脱不了關係。

耕戰是慣用組合,連CCTV有個“耕戰”頻道。

這些主題,幾千年來貫穿着中國人生活,漢字裏有所反映。

先用食和耕各舉一例。

希望你讀到這裏有忘記上圖前兩個字是【即既】。

“”“”這種基本詞,是要開吃和吃好了這種圖形來表示,吃貨民族暴露。

而這兩個字有一個同系列字,即上圖第三個字,兩人食。

這個甲骨文後來分化出【卿鄉】兩個字。

陪【君】吃飯,【卿】了。

【卿】裏左右【卩】和中間【艮(皀)】形狀,可惜【鄉】三部分全部走形了。

今天【鄉】只做【鄉】講,為【饗饗】本字,即【享】初文。

“享受”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了。

上圖第四個字是甲骨文【丮 ji】象一人雙手持握形,為第五個字組成部分。

第五個甲骨文是一人雙手持握一【木】。

第六個金文字形進一步化,【木】下加【土】,而右半部分和隸定後【丮】十分相似了。

這是做什麼?種地唄。

可惜這個字隸楷體裏完全走形了,變為【埶 yi】即【藝藝】本字。

類有【執執】,右邊是【丮】,一人跪坐,舉着雙手鐐銬“執”住了。

後來【埶】上面加了表意【艹】,下面和【㥑憂】【無舞】【㤅愛】一樣,人形下加了三趾腳形【夊】,【夊】隸化時訛變為【雲】,這成了簡化前模樣。

所以【藝】完全可以從甲骨文直接隸定【⿰(亻,⿱(木,土))】或者【⿰(⿱(木,土),丮)】或者【⿰(⿱(木,土),卩)】,另造形聲字。

至於日語裏簡化後【芸】,核心全部丟掉保留了後來加上且訛化了部分,買櫝珠了。

所以“多才多藝””藝”是什麼?不是唱歌跳舞彈琴畫畫,是種地。

上面幾個字,全都包括各種“人”形,“耕戰食祀”是幾千年來中國人活動,其核心是執行這些活動“人”。

而“人”做這些事,離不開“手腳”幫助。

這是本文開篇即出的結論:【止】【】【人】及其各種變體,是漢字三類構字符號。

【人】屬第一部分總結過了,各種腳,手形,前面引入字裏涉及了很多,下面係統談一談。

以下符號“手”有關:提到有【】【爫】【彐一,肀】【寸】和【學,上面部分】,以及【扌】【手】,兩橫【豐】和【廾gong】開始舉例,上圖兩行八列,全部是日常用字,從第一行開始。

前兩個字是【具】甲骨文和金文。

甲骨文裏本來是雙手持【鼎】,金文中變為雙手持【貝】,所以【具= ⿱ (貝,廾)】,“具備”是其本義。

第三,亖個字是【】甲骨文和金文。

甲骨文本是雙手舉一方形,金文簡化兩個豎形,是今天【】字形直接來源。

這些形狀有沒有什麼所指,我知道。

所以【】是【供拱】本字,“”為引申義。

第五個是【興興】,“興起”意思了。

注意【興】中間方框兩邊豎線上下有出頭,和【】甲骨文裏方塊。

這個符號可能是【】本字,即【】包括【口】剩下部分。

【興】下面兩隻手變【廾】符,上面左右兩個三指手形保存,中間【】健在。

“中華民族偉復興”裏【興】沒有這種傳承幾千年“共同努力興起”意境。

另外“”這個詞裏兩個字是有幾千年淵源了。

第六個【丞】即【卩】從【凵】里拉出來,前面介紹過了。

第七個是【承】,雙手託舉【卩】,和【丞】類似故而放在一起做。

隸楷體【承】是後來在下面加了個表意【手】分化出來。

第八個字即為現行【手】字金文,為周代金文裏引入五指手形。

前三個相似,都是兩隻手抓握中間東西,這印證了構字方式去會意猜構字本義是不靠譜。

第一個字中間是【舟】,為【受】;第二個中間一條線,為【爰】,即【援】本字;第三個中間象犁形,為【爭】。

上面手隸化【爫】,【受爰】下面手變為【】而爭另一隻手和犁形化【肀】。

【受】中間什麼是【舟】竝無定論,認為是兼用來表音。

第亖個篆文是後加【扌】分化出來【授】,字來明確“授受”區別,表意。

可見【扌】符來後來金文【手】,而不是來自任何三指手形變種。

【爰】中間繩索形後來訛化【於】,“攀援”其本義。

【爭】認為是雙手耕作或者兩人合力耕作意,現在意思不是本義了,但強行附會一下隸楷體字形,説是兩手“爭搶”那,反倒是讓人接受。

【爫】是表示處於上方三指手形符號,且本身竝寫,所有【爫】簡化掉字什麼。

第五個字,手中所持何物眾説紛紜,比如象打獵種田工具,象筆象裝簡冊盒子。

但這個字是【事】毫無疑問。

這個知道是什麼符號,後來分化出了【史吏使】基本漢字沿用至今,所以肯定是個先人東西吧。

後三個,如果中間左邊那個像【月】符號,是相似一組字,都是一隻手去抓一個人子。

第一個是【及】,大陸通行字體裏下面【】破壞了,一些台灣韓國字體裏好像保留着【】符。

手及人,所以“觸及,及格”本義,做詞是同音假借。

第二個【服】右邊【⿸ (卩,)】保留,可以和【為】參照着看,“制服”本義。

第三個【印】,三指手形跑到了【卩】左邊,是【抑】本字,“壓制”而易見。

此外,這幾個字雖然差不多,但是翻遍現存甲骨文,【及】手人下半部分,【印】手上半身,會混淆。

今天【人-】這些位置關係保持,所以甲骨文是系統書寫體系。

常用字裏有許多許多例子,比如【奉=⿳(豐廾手)】,【豐】聲符,下面兩橫符號【手】訛變,類有【舉舉】。

如含【廾】【升昇】【開開】。

總之這組【】屬例子可以看出,每天高頻漢字,有可能保持構字本義和構字符號大體不變而流傳數千年。

漢到兩千年間,雖然人們知道甲骨文存在,但知道【廾卩】這類基本符號含義,讀書人大體能識得小篆。

而本朝本代,古文字學和考古學有了大量發現前提下,語文教育反而倒行逆施,【共及】這種字,語文課上無非幾個表音字母罷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