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沒那麼壞 |蛇蠍心腸 |蠍子王古巴塔姆尼 |【蠍子帶來運氣】

成語中「蛇蠍心腸」是用來比喻某人心地陰險及惡毒,蛇、蠍是帶有毒液動物,因而擬人化形容人心。

台灣毒蛇種類多,但是原生蠍子只有不具毒性「八重山蠍」和「斑蠍」兩種。

大家蠍子印象,多是電視、報章和雜誌上來,知道蠍子是一種節肢動物,其尾部末端有一個內含毒液毒囊與一支毒刺,用以螫擊獵物和禦敵。

蠍子毒液成份研究多年了,但最近研究,發現它們有許多過去意想不到醫學用途⋯⋯最近,來自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Universidad Nacional Autonoma de Mexico)研究人員卡加-諾利加(Edson Norberto Carcamo-Noriega)和他團隊,採集一種棲息於墨西哥蠍子——梁龍蠍(Diplocentrus melici)毒囊內毒液。

令人是,當毒液一曝露到空氣中,顯現出紅色及藍色兩種化合物。

他們這兩種化合物送到美國史丹佛大學(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札爾(Richard N. Zare)教授實驗室,後續質譜儀和核磁共振光譜學(nuclear magnetic resonance spectroscopy, NMR)進行分析,確定了兩種苯醌(benzoquinone,圖一)存在。

不過,於從每隻蠍子身上能採到毒液量很少,無法直接進行生物檢定(bioassay)測試。

這兩種毒素是分子化合物,因而研究人員得以實驗室內,使用商業上前驅物進行合成,使用這些人工合成毒素,進行結晶定序確定其3-D結構。

接著,這兩樣合成物送到墨西哥國家醫學及營養學研究所(Instituto Nacional de Ciencias Médicas y Nutrición)病理實驗室,由曼杜扎-圖基羅(Monserrat Mendoza-Trujillo)團隊進行生物檢定測試。

他們使老鼠感染金黃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及肺結核分枝桿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這兩種化合物投藥。

結果發現,紅色成份可以殺死金黃葡萄球菌,其抑制濃度(minimal inhibitory concentration, MIC)為 4 μg∕mL;藍色化合物是可以殺死肺結核分枝桿菌,MIC 4μg∕mL。

於具有多重抗藥性「肺結核分枝桿菌株」,有殺菌效用,且會老鼠肺臟表襯細胞活性。

是毒藥,是良方!那些年他們研究蠍毒回顧過去 50 年,蠍毒研究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研究,著重於患者蠍子螫後生理反應描述,醫界中毒反應分為三級:第一級有局部疼痛,只要給予止痛藥;第二級反應包括心搏(tachycardia)、心律不整(arrhythmia)、呼吸困難(dyspnea)、無法控制流淚、口吐白沫、嘔吐、血壓或血壓生理反應。

治療方式主要為施打抗血清加速代謝毒物或給予藥物抑制痙攣;第三級反應包括有:心臟衰竭、心因性休克(cardiogenic shock)和電解質失調,這種病患要送入加護病房急救。

[3]克服身體殘疾雄性蠍子,好不容易自己餵,並追上雌性那一刻,關鍵問題來了:蠍子求偶要用到尾巴![6]García-Hernández 與 Machado 為 A. balzani,準備玻璃洞房(長 20 x 寬 10 x 15公分),裏頭舖有潮濕沙、木片和素燒板,並打上燈光。

截至2010年,超過一千種蠍毒蛋白結構定序。

其中有許多種毒蛋白,是胱胺酸衍生物,但有屬於這一類。

它們特徵是分子結構,分子量於 3001 道爾頓(Da),且具有幹擾細胞膜表面的鉀離子、鈉離子、鈣離子和氯離子通道活性,從而造成螫者中毒。

抑炎抗菌,反轉死神鐮刀──第三階段研究,是實用角度探討蠍毒醫療應用價值。

例如從墨西哥阿茲特克蠍子(Hadrurus aztecus)分離出的抗菌蛋白(hadrurin)有殺菌作用;而帝王蠍(Pandinus imperator,圖二)毒素中分離出的蠍毒(scorpine)有殺死細菌及瘧原蟲效應。

史密斯墨西哥蠍(Vaejovis mexicanus smithi)分離出的鉀離子管道阻斷分子,有抑制發炎作用。

而前述卡加-諾利加團隊發現紅色及藍色化合物,含有抗生素作用,則代表目前研究者們努力方向。

截至目前為止,有關蠍毒研究有一個題目有研究者著手:既然蠍毒會干擾螫動物細胞膜表面的鉀離子、鈉離子、鈣離子和氯離子通道活性,為何這毒液會蠍子本身造成損害呢?箭毒蛙(poison dart frog)例,其會體內儲藏毒液作為禦敵使用,帶有表巴蒂啶(epibatidine)毒分趾蟾科毒蛙具備尼古丁乙醯膽鹼受體,而受體上有一個胺基酸序列變異,使得蛙體內尼古丁乙醯膽鹼受體靈降低,因而會表巴蒂啶蛙毒結合。

意即,蛙體內累積毒素,並會毒蛙自己造成毒害。

但是,乙醯膽鹼是毒蛙存活神經傳導物質,雖然受體上突變可避免累積蛙毒結合,但會降低乙醯膽鹼結合。

因此,演化上另一傑作,乙醯膽鹼受體上有另一個胺基酸序列變異,使得它能乙醯膽鹼結合,進行神經訊號傳導。

換句話説,受體上兩個胺基酸替換,一方面可使毒蛙自己儲存毒素殺死;而另一方面,能維持乙醯膽鹼神經傳導功能。

蠍子體內是哪種機制,避免自己體內儲存毒液所害?筆者認為,這是未來值得研究題材。

這個資訊期待時空裡,忘科學事實價值。

「我覺得求偶過程影響,雄性還是魅力無限,能夠誘惑雌性。

……而雌性可以生產,只是胎兒數量,因為體內糞。

」2022 年搞笑諾貝爾生物獎得主 Solimary García-Hernández 與 Glauco Machado,手舞足蹈地視訊頒獎典禮上,拿著蠍子填充玩具認真解説。

[1]許多動物受到掠食者威脅時,會有「自割」(autotomy)行為。

牠們主動切斷自己身體一部份,例如:蜥蜴尾巴或蜘蛛腿,然後逃跑。

Ananteris 屬蠍子會斷尾求生,情況下這麼做雄性多於雌性。

[4]斷肢重量佔全身 25%,[3]脱落後多少能抖一會兒,試圖刺傷他人。

儘管截面傷口 5 天內會癒合,往事卻只能追憶,組織重生。

牠們的肛門和螫針(aculeus 或 stinger)消失尾巴末端,自此腹糞,武功盡棄,慘度餘生。

[4]吃有了體力,那要「追」求得到心儀對象,才有機會發生性關係。

A. balzani 自割後,無論是飲食或營養過剩,而有程度,其移動無差異。

此外,牠們短期內奔跑速度不變;但來説,雄性顯得,使得尋找性伴侶路途。

[3]不過話説回來,Ananteris 屬蠍子失去肛門到致死,有 8 個月餘命,[4]努力點應該是有機會繁衍下一代。

結果青蛙説:「開玩笑了,你會途中螫我一針,害我溺死。

外部上方和側邊,各架設一台 SONY 攝影機,詳實記錄性愛過程。

撇除 27.5% 因為雌性可能懷孕而相親失敗,多數蠍子時內展開互動。

[6]從 García-Hernández 上傳 YouTube 論文附帶影片,可見 A. balzani 求偶,大略有三個步驟:第三個步驟裡,雄性 A. balzani 需要尾巴末端螫針撐住地面,一推。

實驗中,斷尾者毫無障礙地殘肢後一節替代,[7]而且精子有機會雌性全數打包,[6]可謂此生。

然而,後命運是大腹便便,卵糞滿懷雌蠍子。

基於斷尾後提高死亡率和下降生育力,牠們產出子代數量,雌蠍子少了 35%。

[6, 9]搞笑諾貝爾獎中心思想是「乍看好笑,發人省思」。

[2]A. balzani 活命而自割,於痛苦中求愛,死前傳宗接代。

牠們而廢,挫精神,是否激起了各位科學宅生存戀愛意志呢?一年一度、讓你廢到笑出來搞笑諾貝爾獎,今年美東時間 9 月 15 日下午 6 點時直播。

(讓 Covid-19 有任何肆虐機會,今年線上舉行。

)遵循著今年主題「知識」,這次 10 項獲獎研究讓你笑著笑著,回過神想想發現奇怪知識增加了!現在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今年得獎訊,並一起期待後續個別研究報導吧~應用心臟病學獎:一見鍾情時,你「心」會告訴你嗎?相親場合,如果兩個陌生人見面時,受到彼此吸引,他們心率和皮膚電導會。

研究團隊發現,比起追蹤眼神接觸和表情變化,追蹤心率和皮膚電導無法自主調節生理活動,才是方法。

研究團隊分析法律文件之所以閲讀、理解原因,發現其中出現法律用語是會接觸到專詞,而雙重否定、動語句和冗長的敍述,會造成工作記憶不堪負荷,即使是有閲讀習慣人,沒有辦法順利讀懂。

研究建議法律文件應修正這些問題(是句),可以提升整個社會利益。

生物學獎:小心斷多?蠍子斷尾後,從此開始……有一種 Ananteris 屬蠍子,遇到危險時會斷掉佔 25% 體重尾部,以及消化道末端,包括肛門,而且斷掉部分會再生。

沒有了肛門無法排泄,累積體內幾個月後,會因此死去。

好消息是,斷尾影響他們活動能力,他們可以善用這幾個月尋找配偶、繁殖下一代。

醫學獎:好吃冰淇淋,可以緩解癌症化療副作用?接受卵巢癌化療時,其副作用包含了「口腔黏膜發炎」症狀,來説,會藉由「冰凍療法」來緩解口腔黏膜發炎,讓成年人嘴巴裡含冰塊,不過,兒童施行「冰凍療法」時,是他們吃冰淇淋!這公平現象啟發了這次醫學獎研究,Marcin Jasiński 人研究致力於發掘成年人吃冰淇淋緩解發炎合理原因,為成年患者痛苦中尋找一絲希望。

音量旋鈕直徑大小,會影響你幾根手指頭去轉旋鈕,你需要研究,能知道太大會握不住,但研究者認為,應該要確切理解旋鈕直徑大小與手指數量之間關聯性,因此有了這次工程學獎研究。

下圖是研究總結圖(),研究者拇指位置(1M黑線)作為基準,其他四根手指頭位置畫成黑線曲線,並手指可能出現區域(標準範圍)白色區塊表示。

此外,大小旋鈕了幾根手指頭,可以直接圖上看到,例如代表食指 2M 黑線是第一個圓開始,但中指 3M 黑線第二個圓開始。

如果需要設計符合人體工學旋鈕,這篇研究有參考價值,但是應該沒人會因為轉旋鈕而手指吧……Peter de Smet 和 Nicholas Hellmuth 古馬雅陶器上發現許多灌腸場景(?!),他們認為這些畫面證明「灌腸」是古馬雅儀式中一環。

但馬雅人這邊灌不是普通水,從一些畫面描繪中可以發現,他們灌是酒~精~。

(情況置信,變成理解……)馬雅人可能利用直腸吸收作用,加強喝醉效果。

這項發現,推翻了過去於馬雅人儀式認知。

酒精之外,煙草、睡蓮植物所做藥水,是他們想灌進直腸可能選擇。

雖然現在學者們明白,睡蓮灌進去作用是什麼……。

「生物行為,背後有義。

延伸閱讀…

蠍子王古巴塔姆尼㊙ 招財紅眼帕嬰㊙…

蛇蠍心腸?才沒那麼壞!你所不知道的蠍毒妙用

」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鴨子們游泳時,可不只是母鴨身後,而是隊列前進著。

像是自行車競賽中,隊伍第一位選手負責破風,讓後方選手受到風阻。

換句話説,如果你想要討好方,你會説話,讓方你站同一條陣線上。

(這種情況,我們好像在生活中多少遇過……)經濟學獎:比起華,「福氣(hok-khì)」?Pluchino、Biondo 和 Rapisarda 數學上解釋了什麼往往屬於有才華人,而是屬於人。

這個道理:人類才智呈現常態分佈,而財富分配是遵循 80/20法則, 80% 財富集中在 20% 人身上,所以、有才華人,、有錢那些人,一切都是運氣!註:這是 Pluchino 和 Rapisarda 獲得第二個搞笑諾貝爾獎。

他們數學證明,如果組織提拔人員,能變得有效率,拿下了 2010 年搞笑諾貝爾管理獎。

延伸閲讀:【2022年搞笑諾貝爾經濟獎】不想努力我,運氣點滿日本琦玉一間餐廳推出菜單「撞死鹿肉沙西米」,在台灣我們看到可能會滿頭問號,但某些地區會有大型野生動物汽車相撞事件,是有多種麋鹿出沒斯堪地那維亞半島,麋鹿車子之間車禍問題急待解決。

此,研究人員參觀了動物園、諮詢獸醫解剖麋鹿仔細調查後,橡膠板鋼製零件製作一隻麋鹿,並三輛淘汰掉舊車進行各種碰撞測試。

透過假鹿英勇犧牲,藉此收集到真鹿碰撞相似結果。

未來相關安全防護上,提供了數據。

,收集到資料之前,鹿未來有多「車禍」等著它……。

七月有去看搞笑諾貝爾獎展後,期待今年得獎名單,不負眾望地;此外日本熱衷這個獎項呢XD(誤
希望可以看到這次文學獎藝術史獎相關內容(塞睡蓮超
運氣和福氣才是勝利關鍵!
七月有去看搞笑諾貝爾獎展後,期待今年得獎名單,不負眾望地;此外日本熱衷這個獎項呢XD(誤
希望可以看到這次文學獎藝術史獎相關內容(塞睡蓮超
運氣和福氣才是勝利關鍵!隱翅蟲是一羣小型甲蟲總稱;牠們毒聞名,見得具有毒性。

有些隱翅蟲會生產毒液儲存在身體裡,需要時噴射攻擊。

毒液不只是嚇唬人工具,像是螞蟻搶地盤這類場合,生化武器能發揮實在優勢。

本文沒有隱翅蟲圖像,閲讀時不用擔心。

隱翅蟲毒液包含毒素和溶劑兩部分,有意思是,兩者是獨立生產;溶劑本身沒有毒,毒素存在沒多少毒性。

兩者依賴彼此,生產線是獨立運作,此一狀況是怎麼形成?一項研究投入大筆資源,探討其演化過程。

這項研究探討隱翅蟲叫作 Dalotia coriaria,為求簡化,本文後稱「隱翅蟲」。

它毒素並非導致隱翅蟲皮膚炎隱翅蟲素 (pederin) ,切莫混淆。

隱翅蟲毒液發射器位於背上,體節 A6、A7 之間,這兒有部分表皮細胞特化成儲存囊壁,並分泌脂肪酸衍生物作為溶劑。

而毒素配備苯環化學物質 benzoquinone(苯醌),簡稱 BQ;另有一羣細胞門生產 BQ,運送到儲存囊,和其中脂肪酸衍生物混合後形成毒液。

生產毒素和溶劑細胞,是兩類完全細胞,各有不同演化歷史。

隱翅蟲祖先,沒有毒素沒有溶劑,兩者可謂演化上創新 (novelty) 。

日本作家户田智弘所著《不只是寓言》,精選77世界各地寓言。

其中寓言故事「青蛙蠍子 」,講述人生俱來性格是改變深意。

作者會寓言為材料,提供他思考聯想,是正確解答,歡迎大家一起思考出自己答案。

這時來了一隻青蛙,蠍子拜託牠,「能不能載我到岸去?」。

結果青蛙説:「開玩笑了,你會途中螫我一針,害我溺死。

延伸閱讀…

蠍子王古巴塔姆尼㊙ 招財紅眼帕嬰㊙…

我左肩紋了蠍子,我想在背後紋個死神,可以嗎。有什麼忌諱

」蠍子回説:「你説這話有道理啊。

你死了,我不是會跟著沉下去嘛。

」青蛙覺得有理,決定載蠍子一程。

游到半路時候,青蛙覺得背上一陣刺痛,「你什麼螫我?這樣你會溺死!」。

蠍子説:「我知道自己會溺死,但沒有辨法這麼做,因為那是我天性啊。

」説著説著,兩人一起往下沉。

這個故事教訓於「人生俱來性格是改變」。

像學會上見到幾十年不見朋友,會有「那傢伙一點沒變」感覺。

人性格是不變。

倒是筆者這一故事中,忍不住蠍子想成是人類、青蛙想成是地球。

地球毀滅了,人類會跟著世上消失。

人類不是笨蛋,知道這事。

既然這樣,照理來説人類應該會做出破壞地球事。

但人類不只傷害了地球,它破壞殆盡。

走向毀滅地球問人類,「什麼要這麼做?你們是笨蛋嗎?」。

人類回説:「我知道不該這樣,但沒有辦法。

因為那是人性使然。

」兩螯,鑲嵌着毒針尾巴, 讓人蠍子敬而遠之,可是你知道嗎,我國很多地區蠍子殺絕、全部吃光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所謂,需求帶動市場,有很多人吃,有人去養殖;加上蠍子市場價,價格一斤800——1500元上下浮動,利益促使着很多人想去養殖。

但是養蠍子並非易事,不僅成本、稍有不慎有可能受傷,因此有一部分人打起了歪主意,盯上了山林中野生蠍子。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調查,我國共有約15種蠍子,多藏蠍、東亞鉗蠍,主要分佈氣候燥地區。

每到天氣時候(往往是三伏天),蠍子開始活躍,捕蠍人開始了自己行動。

蠍子和貓頭鷹,是晝伏夜出的生物,因此要想捉到它們,捕蠍人會月風時候行動;看聽起來好像,實際上這些人用工具鑷子加上塑料桶,,“引蛇出洞”,要帶上紫光燈,這是因為蠍子害怕紫色光照射,這是它們白天蟄伏洞裏原因。

“老手”們手法嫺熟,燈一照,蠍子動彈不得了,加上紫色光裏蠍子外殼會顯示出熒光色,能十分輕易地捉走,一晚上下來,運氣人能抓到一百多隻。

寧夏賀蘭山,於方圓幾十公里能有上百號人聯合起來捉蠍子。

甘肅皋蘭山有過之而無不及,蠍子範圍活躍8月,每到晚上三三兩兩人定上山捉蠍。

這種大規模捕捉下,小小的蠍子哪能承受得住?東亞鉗蠍例,它們壽命只有5年左右,而且是一年一胎,繁殖時要求環境嚴格,於捕蠍人打擾,一部分捉走,另一部分逃命、基本上沒有繁殖機會,蠍子數量開始大量減少,如甘肅、寧夏地蠍子面臨消亡,造成捕蠍人“無蠍可捉”局面,讓人咂舌。

蠍子減不只是人們捕捉帶來惡果。

蠍子有“五毒首”這樣響噹噹名號,還有着醫用價值。

我國中醫學中整隻蠍子入藥,學名“全蠍”,能有息風鎮痙、疏通經絡、活血化瘀、利氣滋補功效,完全統計,我國每年作藥蠍子多達500萬隻,是處於供應求狀態。

近年來,人們開發野生山林,蠍子棲息地破壞,數量下降,加上人們貪得無厭捕捉,這是雪上加霜,讓蠍子情況惡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明確規定:禁止捕捉野生動物進行人飼養或交易。

2020年,山西省於九月一日明確野生蠍子列入保護法案,稱一年內捕捉超過1000野生蠍子食用或交易,要擔負刑事責任,1000以下,要受到拘留並且罰款行政處罰。

山東省“硬核”,捕捉超過20判刑。

國家和政府出面明確保護野生蠍子,不止是當下疫情防控要求,考慮到生態。

中任何物種是組成食物鏈一環;野生蠍子一年活躍時間六個月左右(驚蟄後到立冬前),然而它們能如此時間內捕殺害蟲。

瞭解,一隻蠍子能它一年活躍期內殺滅一萬隻蝗蟲及其他害蟲卵仔,地遏制了蝗蟲害蟲橫行。

由此可見,捕捉野生蠍子暴利後,隱藏着一系列禍患。

説,是造成蠍子種羣減,沒有了天敵威脅,蝗蟲害蟲可開始生長,嚴重影響了當地物種,會造成糧食減產。

其次,捕蠍人往往三五成羣進行團夥作案,進入山林後不可避免地破壞了林中幼苗,很多野生灌木以及樹木因此停止生長。

再者,圖和省錢,幾個人會擠一輛車上,行駛路上,不僅安全、引發交通事故;一個小心,捉到蠍子流竄出來傷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