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身邊人稀奇古怪的夢 |夢見植物 |NO15步步險境 |【夢見和老公睡在很荒涼的院子】

人們睡覺時,他們會做八到十個夢。

然而,並非所有夢能你留下印象。

現在,讓我們談談一些讓你忘懷或者奇特夢境吧。

最近,我換了工作,壓力有點,所以我睡眠品質有些下降,導致我做了一些奇怪夢。

大前天晚上夢到一面鏡子,對著一個門,我去照鏡子,發現我媽抱著胳膊站我身後,表情很冷漠,沒看清是不是我媽,但感覺是。

然後我回過頭發現什麼沒有,然後我發現鏡子裏自己黑眼圈。

我記得之前好像看過説夢裏照鏡子看見自己還是什麼,有點説道吧。

前天晚上做夢,夢見一個台子,上面有幾個盆,我拿了塊東西,説是一個人腰部,屍塊,那個盆洗。

夢裏我覺得害怕,覺得多噁心。

昨晚做夢有人追我,後來我走到一個路上,路邊有很多人家院子,裏面有桃樹,我摘桃子吃。

感覺七八,一晚上睡不太好,做些七八夢。

説一下我妹妹,我姨媽家小孩,16年腦血管畸形腦淤血死亡,年18歲。

昨晚凌晨時候我夢見我妹妹了,夢見她放學回來,但是頭像沒有頸椎,晃來晃去,臉上笑眯眯,像生前一樣。

我開玩笑説學習這麼累啊,我倒是害怕,但是我夢裏忘記她死了。

我走進房間,看到她躺床上,床上堆滿了被子。

我開始整理床鋪,她希望我留下來睡一晚,我答應了。

雖然我忘記了她離世,但我內心感到了一種奇怪矛盾,我覺得需要和她保持距離。

我你說,你拿點被子去別的地方睡吧。

我床上拿出一條墊子,抽出來是一條被子。

醒來後我想,這被子好像是紙做,讓人啊。

我保證我説是,而且我最近沒想念她,我忘記她了,做這個夢時候我來月事,是不是去了她陰宅啊,我保證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大家幫我看看。

我今年三月末感覺身體好像受涼了,持續了三天。

夢到,我父母家入室搶劫了。

我媽躺我卧室門口,身上有很多很多刀口。

我小妹突然离开了我们家,我当时外面回到家门口,看到这个情景,我内心痛苦地哭泣,感觉像是撕裂了一样。

然後我媽突然醒過來了,醒過來後,我媽卧室裏面走出了很多和我媽一模人,身上傷口各有各夢裏面我能感覺到她們是時間死,但都復活了,關鍵是是我媽???改寫後內容:

後,我帶著媽媽和小妹逃跑了,躲到了我姨媽家(我姨媽家和我們住同一個小區,但是單元)。

那個人跟著追了過來,他殺了我姨媽,然後他抓住了小妹,她下手時候,我拿起一把鐵鍬猛擊他頭部,結果他這樣我打死了。

講真樓主前幾年應該是11.12年時候吧
做過一個夢,夢到一個地方撿到錢,夢裏前是一下一些內容銜接,總之撿錢分那段!場景地點樓主住市裏。

但是夢醒起牀時候(醒)!這個夢像是昨晚發生了一樣,但我完全記得夢境內容。

我腦海中留下了一個印象,包括場景、道路和天色,總之全部地存在於我腦海中。

然而,我並沒有它作一回事。

直到第五天之后,我去买东西走过那条路,但是我完全没有想起那个梦,走到看到地上有十几块钱卷一起,我弯下腰去捡起钱。

捡到钱那一刻!!!!我突然记起来了。

我记得这里有一家大排档门口,而且还是这个姿势捡钱!!媽逼當時樓主腦袋炸了,很不可思議,我當時懵逼了!有點害怕,一頭霧水感覺!!一路上我是心不在焉想這個事情!!是一路上。

這裏説這不是大家説某個瞬間覺得熟悉!NO!!完全不是哦!這完全那天夢預知我信息!!我有過一個奇怪經歷,讓我感到熟悉,發生過!於是我地喊出來:!這不是預知!這只是一個夢而已。

夢中,我和一個女孩子親吻,但突然她變成了一個女鬼,吸取著我陽氣。

那一刻,我驚醒了過來。

醒來後第一個反應是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是凌晨兩點半了。

稍作休息後,我入睡,但這次做了一個可怕夢。

夢中,我躺床上沉睡,迷迷糊糊地聽到外面傳來開門聲音,一位老人走到我床,蹲下來注視著我。

雖然我想要從床上爬起來,但我全身動彈不得。

我明明能感受到周圍發生事情,卻只能地看著那老人靠近,後驚醒了過來。

開始場景是我在追一隻雞–家禽雞,草地上有幾隻麻雀看著我們–我追一隻雞這件事。

可能是麻雀看入神了,忘了躲,我跑過程中踩到了麻雀,麻雀沒死,受傷了。

雞–辣–死了。

我夢中知道雞是不是吃辣椒了。

我知道鸡–辣–完了。

当时想,要是鸭子可能会辣死,鸭子会流口水。

我梦见我和一群鬼走泉路上,只有一条路,然后发现其中一个人是鬼,他活着时候杀了很多人,他希望我们杀掉,这样我们消失了。

然後我們幾個陰影他地戰鬥,後我們他帶回起點進行審問。

這個故事原本要放在我帖子中,但現在我要它寫這裡。

每晚我會做一個奇怪夢,這個夢屬於我擁有一場奇幻冒險。

劇情是,我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途中有一面牆上懸掛著一尊神像。

這個夢連著做了三天,知道第三天我好奇心碰了放神像那裏面東西,這個夢變得了。

前一久做了一個夢,夢到了阿飄,然後後知後覺發現阿飄根本就是我自己。

之前準備搬到校外去住,學校附近看了很多房子。

學校附近家屬樓單身公寓什麼你們懂,基本上,人感覺七八十年代那種。

看房子完當天晚上做了這個夢。

夢中,我置身於一座古老房子裡。

外婆我打開淋浴頭,水滴沐浴我頭髮上。

我傾斜身體,讓頭髮隨著水流順滑,同時透過頭髮帷幕,我看到一個小女孩模仿我動作。

我開心地笑了起來,而我身體變得透明起來。

然而我外婆沒有看到這個小女孩兒,語地跟我説「你媽媽blabla」説「我們心裏你是一個孩子。

」我覺得奇怪什麼要這麼説,然後知道怎麼腦海里冒出一個念頭,我發現我時候夭折了,衞生間裏其空無一人,剛才場景是幼時的我製造出來。

當時我嚇醒了,大半夜地,我們宿舍是六人間,但那時覺得其他人彷彿隔開了。

做夢是一種現象,我們入睡後,大腦皮層完全抑制,而腦海中浮現出各種奇幻情景。

有些人認為做夢時腦皮層會活躍,而有些人認為夢境是睡眠一種表現。

無論怎樣,夢境是一個令人恐懼存在。

他踏入房門,視線掃過一室。

第三天,我突然有一股回家渴望,想找到媽媽。

於是我買了車票回家,並且直接前往醫院檢查。

醫生告訴我一點,我可能市區上學時候感染到。

當時我正在高三復讀,有一天晚上夢到了我爸媽和我,我們農村。

而關於這些夢,民間一句話概括了它,那「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做夢是人一種生理現象,主要是因為腦裏面思想尚且活躍、大腦皮層完全抑制住,所以才在睡眠中產生各種奇幻場景。

我理解您要求是給定文章進行改寫,並刪除其他相關內容。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睡夢中醒來,迷迷糊糊地走向洗手間,馬桶上坐下,不經意地點燃了一支煙,然後煙蒂丟棄,紙巾擦拭嘴唇,起身離開。

有人說過,如果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他會她女兒寵愛。

如果這個男人愛你,他睡夢中會展現四種行為!她肚子餓得不行,她找點東西吃。

她發現一棵灌木上長了,雖然有些泛黃,但她不管那是什麼,只想填飽肚子。

她試著爬上樹,確實學會了一些爬樹技巧,地爬到了樹上。

  三下兩下摘了幾個下來,每個有巴掌那麼大,有可能是她手掌太小了,所以這些東西才看起來那麼大。

  拿到火跟前一照,是烏欄扒,她笑呵呵覺得自己命,這裡能找到熟識食物,這樣不用擔心吃了毒死危險了。

  記得以前上山時候,會找到這個,每次是悶大米中蒸熟了,那味道香甜怡人,吃了一次倒是想第二次。

夜幕降臨,微風輕拂而過,將一整天吹散。

黑暗天空中,一輪圓月懸掛其中,星星點點,照亮了燃燒篝火。

這個夜晚令人陶醉,唯一可惜是身處異地。

四周传来昆虫鸣叫声,黑夜中弥漫着家乡味道。

她开始怀念晚饭后大家围坐在院子里,摇着蒲扇,畅谈天地。

老人会讲述过去故事,有时一讲讲到深夜,入睡时会做一些奇怪梦,有时是恶梦。

  可能是奔波了一天緣故,現在總覺得有些了,她躺篝火邊,眼皮開始發沉,知道這樣睡過去會會可以回到家鄉去,或者夢見鄰家老奶奶開始談古論今,講些奇怪往事。

她微笑着闭上了双眼,希望能梦见那个改变了她一生男人。

熊熊火焰照亮了她脸庞,她脸上洋溢着笑容,穿着朴素衣服,躺一片发红土地上。

背后是一片绿色森林,宛如油画底色,勾勒出这片宁静氛围。

  這樣氣氛中,簡思辰帶著希望睡了過去,睡夢中期待那人相遇。

  後半夜風有些了,簡思辰睡地上有些發冷,著眼睛坐了起來,一陣風吹過來,地上火堆那火光一下吹熄了。

四周黑暗所籠罩,發出嘎吱嘎吱聲音,讓人感到不寒而栗。

  簡思辰地上站起來,警惕著看著四周,漆黑眸子能適應了現在黑暗,她現在站林子外圍,能看到裡面綠油油的一片,叢生灌木叢下面知道掩藏著什麼,像星芒城那邊密林,有什麼危險東西存在著。

  沙沙沙聲響多了,簡思辰有些心跳看著,此刻前面是漆黑林地,喬木林立著,夜色中像是張牙舞爪鬼怪,呲著獠牙目視一切,簡思辰膽子,此刻沖了進去。

  誰知道寸草不生那裡會有些什麼,這要眼前林子讓人害怕。

怎麼要等到了白天,什麼能看到時候,不然看不見東西才是可怕。

她退到火堆旁,試圖點燃剩下樹枝,增加她勇氣。

然而,她手一接觸到樹枝,整個樹枝突然碎裂開來。

有些東西抓住樹枝,迅速它拉走,地面發出刺耳摩擦聲,並捲起塵土和枯葉,彷彿颳起了一陣風。

  簡思辰突地收回自己手,感受著四周氣氛,心怦怦跳著,她知道這附近有一個生物看著她,她看穿了,於她每一個動作落在了方眼中。

這種食物讓人感到,她覺得自己每一個細胞跳動,充滿壓抑和窒息恐懼,燃燒著全身。

  她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總不能這樣站著,她腿有些麻木了,脖子了,這樣用不了多久,自己自己嚇死了,所以她不能這麼下去了,不然那死。

她移動了一下身體,四周,但她能感受到有一雙眼睛盯著她。

她呼吸,風雪並沒有凍死她,饑餓並有她吞噬,她完全掌握了局勢,想要傷害她像登上天空一樣困難。

她迅速转身,面对着森林中某个方向。

直觉告诉她,那个人那里。

她微微一笑,然后捡起地上一根树枝,尽全力其扔了出去。

突然一声呻吟响起,然后是树枝落地声音,伴随着一声脆响,是树枝折断声音。

绿色藤蔓突然伸了过来,带着微风吹过耳边,简思辰反应过来,迅速地转身黑暗方向跑去。

直覺告訴她那飛過東西,並非無害物。

她決定停留這個危險處,而是衝向未知境地,相信那裡才是她安全之所。

延伸閱讀…

10個身邊人稀奇古怪的夢

NO15步步險境- 我的老公是妖王

她奔跑了一段时间后,感觉身后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停下来,回头望去,只见一片茫茫无际。

四周连一棵焦黑树木没有了,脚底下有几个水坑,像是下雨后留下。

不过周围一片,这个地方奇怪。

  走走進來了,倒是沒有理由再回去了,借著月光這裡倒不算,只是一眼能望到,前面有一段路要走。

  身後林子還有些影像,看來她走並不是。

儘管天色已晚,但她地繼續前進,希望能逃離這個地方。

然而,她明白這個地方可能她想像危險,只是她意識到這一點。

樹林邊緣,聳樹冠屹立著,凝視焦黑土地上身影。

剛才只差一點點抓住了,綠意盎然樹枝像蛇纏繞著。

  黑天走夜路,有經驗人知道,亮地方是水,地方是坑,平常人會選擇地方。

  可是這裡,水坑,道路走,看著是那一大片地,其實能下腳地方少之又少。

簡思辰預感到一個危險地方,那些魔域著吞噬靈魂怪物,它們口中張開著,等待著她到來。

黑暗中,簡思辰突然感到。

她身體散發出一道綠光,暗示著這個地方並不是普通人可以通過地方。

辟邪珠她手中顯示出可以感應到所有妖魔鬼怪存在,四周彌漫妖氣使她血液沸騰。

水面开始冒出咕嚕嚕气泡,有什么泥土下蠕动,散发出一股腐臭泥浆味道。

简思辰注视着,他不确定这里是否发生了奇怪事情。

  她淌著水漬走大路上面,那些咕嚕嚕水泡是消失了,她害怕會突然之間冒出來什麼鱷魚類,那她逃勇氣沒有了。

心跳加速,她小心翼翼地觀察著腳下路面。

突然,她腳陷進了一片水中,眼前漂浮著水泡,它們靠近她,地遊戲。

她提起脚,但陷了下去。

这让她突然想到了沼泽,她明白自己不能动了,否则会陷得。

她开始四处寻找可以用力地方,现在她需要依靠外力才能脱困,否则她只能等待着自己一点点地陷入泥潭。

  索性現在只有腳裡面,她扒著旁邊乾燥土地用力地拔著,可是你見過沙土地吧,那種看起來乾,其變成了沙子那樣,現在簡思辰握著手裡碎沙子,有種哭無淚感覺。

她突然某物拽住,身子一下子陷入泥土中,只露出半截身子,四周咕嚕嚕泡沫包圍着。

沼澤中隐藏着什么东西。

她感到痛苦,一股泥淤讓她呼吸困難,她覺得這次完了,泥土中東西拉住她往下拉。

“Jian Sichen, 我們活著!” 突然間殤墨樊聲音她腦海中咆哮,原本放棄念頭瞬間消失,她思緒像受到刺激一樣迅速轉動。

她地环顾四周,期待着下一刻殇墨樊会出现她面前,然后笑着拉她离开,地嘲笑她,说她得要命,一个人什么事处理。

然而,周围空无一人,别提殇墨樊了。

她痛苦地想着,為何他這裡,他能理解她痛苦嗎?

她伸出雙手,周身環繞着一片翠綠煙霧。

她嘗試著擺脫這個困境,渴望脫離泥潭束縛。

  腳面要離開時候,突然滾著氣泡黑水冒出一股煙,然後泥潭中一個渾身滴答著泥漿怪物崛地而起,跟著是第二個,眨眼間圍了一片。

李燈沒有結婚,沒有女朋友,但是,這讓他害怕。

他端正了一下身體,像孫悟空收攏尾巴變成土地廟,儘可能恢複成火頭姿勢火頭鍵盤上敲下三個字:「你是誰?」「大姐,問一下,108號院附近嗎?」那女人抬頭長長地看了他一眼,説:「知道。

李燈走出來,眯著眼睜開看。

他順著門牌引導走了一段路,轉進了一條小巷子。

這條小巷子空無一人,路面上灰塵積滿了。

令人是,他發現路上散落著許多祭品。

他进入了某个时代一条小巷,但他目的是要弄清楚事情,他咬紧牙关,继续前行,寻找着108号院。

院墙上了高高的草。

门上油漆剥落,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人住这里了。

他试探性地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

他用力推了推,院門於開了。

他進入院子,眼前出現一個庭院,一個磚砌房子隱藏其中。

他踏入房門,視線掃過一室。

延伸閱讀…

夢見植物

天惶惶地惶惶-正文預言家

他回到自己家中,整夜心有餘悸,入眠。

這個院子裡,有兩座房子,他住後面一座。

火頭努力回想,但他怎麼想不起來那個房子後面有另一間房子。

他們定十萬八千里樹妖酒吧見面,可結果他弄錯了地方。

她並樹妖酒吧裡他。

這個地方離她家有一些距離。

李燈看到她時,他覺得她有點。

她眼睛並不是黑色,不是藍色,而是半透明,有一種奇特光澤。

你看著她眼睛時,你能感受到她注視著你內心深處。

而當她目光移到你胸口時,你感到她細心觀察著你內。

她坐下後,拐彎抹角地宣稱自己是一位預言家,並透過她眼神深入地觀察著你思緒。

這讓李燈感到有些。

儘管他歷了這麼多莫名其妙事,但是他是一個理性人。

他邪教,嘲笑迷信,他看得出任何騙子嘴臉。

因此,他態度一下下來。

「你相信。

」 她看出李燈神態轉變,淡淡地説。

「是,我相信任何預言。

」 李燈掩飾。

「實際上,我並非一位專業預言家,我是一名售樓員。

這是我名片。

」她展示了她第二個身份。

「若要算卦,我算出過去事情,然後才能建立信任,讓人相信我能預測未來。

而預言家可以預見未來發生,從而避免任何破綻機會。

這個世界上,算卦走街串巷成為一種受歡迎活動。

這項活動可以追溯到江湖上下九流文化背景。

然而,與算卦相比,預言家角色像是藝術家或慈善家,他們擁有超凡華和智慧。

他們能夠預測未來,能夠人們帶來希望和改變。

他們是大師。

」夢見自己姥姥家炕上睡覺一家人,但是有林正英,(一身道袍)家裡大櫃子(那種翻蓋)變成了一個方形門框口,裡面是殭屍(那種一蹦一蹦的,清朝服飾那種 )睡覺時突然,有點害怕,喊我爸媽,他倆來到我牀安慰我。

突然我發現這是一個夢,想想有點怕,喊我爸媽,他倆來到我牀安慰我。

突然我發現這是一個夢,想想有點怕,喊我爸媽,他倆來到我牀安慰我。

突然我發現這是一個夢,想想有點意思,翻個身睡了。

上個月某一天,我在家睡覺時有種壓床上感覺,身體動彈不得,但思緒。

感覺貓咪我身上爬來爬去,然後探出頭來看著我。

我努力睜開眼睛,但無法做到。

接下來一天,我開始感到,不治而亡。

最近我做了一個奇怪夢,夢裡,我同事和她女朋友來找我抱怨我們室友帶來了很多。

第二天,我同事告訴我,上個星期確實來了一位令人困擾室友。

我開始感到,我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我是否做錯了什麼事?有沒有人和我有這樣感覺?鬼壓牀是一種睡眠障礙,稱為睡眠癱瘓症。

它發生人體進入睡眠後動眼期(REMS),這時人意識,但身體肌肉張力下降,造成一種無法動彈感覺。

不過,請不要害怕,這只是一種現象而已。

如果你遇到這種情況,可以試著反擊它,挑戰它束縛!讓我們一起面它,並克服它!怕毛線噢!題主看過林正英殭屍系列電影,看來是同道中人!鄙人喜歡一切電影,於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突然間發現自己生活一個小村莊,而且這個村莊黑黢黢,時間彷彿停留傍晚以及午夜時分。

村裡小孩子是村莊隔壁鎮小學讀書,隔壁鎮發達一些,一到晚上便是車水馬龍,相比之下,小村莊像是世隔絕了一樣,孩子們晚上回家唯一燈光便是天上零零散散夜星。

傍晚時分,我背著書包走向小村莊路,周圍孩子們三三兩兩,嬉笑著隱沒入黑暗當中。

小村莊唯一鄰鎮相通路是一些,彎彎繞繞巷弄,巷弄兩旁是一些平房,或二層小樓,但我看到他們點過燈。

彷彿裡面來有人生活過。

突然,一些孩子嘰嘰喳喳地討論起來,有一個孩子不知哪得到了消息:今晚會有殭屍出現。

我緩過神來,他們一鬨而散了,只留下隻言片語我耳,是回家通知大人,讓他們做好準備——全家人一起藏起來。

奇怪的是,为什么这里每隔一段时间会出现僵尸?只要停留一会儿,我会匆忙穿过小巷,拼命村庄深处家跑去。

路上,我听到风呢喃声音,心中产生了一丝恐惧。

我后悔没有找个伙伴一起行动,开始猜疑起来,不时地扭头看身后,抱怨自己看不清路。

我離開了狹長巷弄,感到一絲,然後跑上一座小石橋。

但我沒有聽到流水聲,原來這條小溪乾涸了。

終於,我回到了家,發現一間小屋瓦片和茅草建造而成。

雖然我這個住所品質滿意,但我改變了。

我轉身關上門,放下木栓。

我進入了家中,發現地上散落著厚厚的木屑。

一旁,有一捆捆木頭堆放著。

昏黃油燈照亮了房間,我注意到了幾把小凳子和一把鋸子。

恍了一下神,木頭搭成了一个紧闭小空间。

门扉上堆满了木块。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和有规律跳动声。

他们来了,不要呼吸……另一个梦中,我发现自己被装进了一个小型逃生舱,并发射进入宇宙。

原因是世界末日了,然後逃脱艙,有4排,每排4個座位,擁擠,只能坐著,沒有走動空間。

我是前排,想説這逃脱艙太體貼了,有一塊材質玻璃可以觀賞外面環境。

我們準備發射時,突然感覺到一陣微風拂臉頰,我仔細,發現有一塊玻璃旁漏了出來。

宇宙本應是真空,這怎麼可能?!我喊停了發射計畫,然後驚醒了過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