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wcount>0 大概會挖多久 |大概又要多少 |請問一般15層大樓地基 |【挖地基要多久】 - 八字風水知識站
大概會挖多久 |大概又要多少 |請問一般15層大樓地基 |【挖地基要多久】

一天早上,震耳聾鑽地噪音我吵醒,我完全,衝到窗邊,拉開窗簾,看到一台黃色機器那裡顫動,鑽底下基石。

我握緊拳頭,脱口成髒:「天殺!」儘管我公寓窗户是玻璃,隔音層圈上糖霜,但是雙層玻璃窗還是曼哈頓片岩沒得。

是,鑽地基帶來震動,我牆跟著震起來,碗盤咯咯作響,傢俱客廳裡漫無目的移動。

「這會搞多久?」當天我問營建業朋友。

「挖地基,」他我保證,「會超過六週。

」 六週我來説有如一輩子,但我後來發現,窗外那棟打算興建「租賃」大樓有地下停車場,那地基肯定我朋友估計。

「確切要挖多?」隔天我問他。

「要多挖兩個多月。

」他答。

「什麼?」我心涼了半截,「你意思是,我每週忍受那噪音和震動五天,四個多月?」「不不不。

」他補充聲明,「不過……你信寫得。

」這是夢魘,「他們週六會挖,但是週末早上八點後才能挖,所以還是你可以賴牀。

」顯然,我朋友賴牀定義和我定義一。

我這棟大樓住户騷動了起來,大家每次走廊、大廳或電梯裡碰面時,唯一話題是那震耳聾噪音。

面南住户各個苦不堪言,説鄰居紛紛打電話或寫信樓管公司,抱怨噪音。

有些抱怨還算,有,但每個人得到回應。

我們樓管公司和隔壁新建案毫無關,他們此完全束手無策。

其實,我知道樓管公司解決問題,當時整個紐約市要看房地產業者臉色,我知道其他大樓得忍受附近建案鑽挖噪音,他們住户得不到樓管公司減租或體諒。

我雖然想樓管公司宣洩,但我知道那樣做完全沒用。

其做無意義抱怨,我決定咬緊牙根忍下去。

我只忍了兩天。

重感冒害我週五晚上沒睡,我清晨好不容易入睡後,不到時,鑽地聲響了起來。

我知道我可以咬緊牙根,但我忍不下去了。

我頭痛欲裂,鼻子抽動不止,廚房裡碗盤喀喀起舞,我於逼瘋了。

我決定寫信房東,要求他降我房租,我自己覺得那樣要求。

但我竭盡所能地寫出措詞信,隔天寄房東。

我指望樓管公司回信,除非他們是特地回信笑我想得太天真。

不過,兩天後,樓管經理親電話來。

「我回電,是因為最近我們接到很多人來電或來信抱怨噪音。

,那建案我們毫無關係。

抱怨會讓我們變得,見得會讓我們周遭人變得。

」他停頓了一下,「我想告訴你,我可以怎樣幫你。

」後他説,「我會幫你減少這段租約期間每個月房租,此外,既然我租,我會加贈你幾個月免費住宿。

」我當場差點沒失手掉了話筒,地基鑽挖會延續幾個月,他幫我減了停挖後六個月房租! 那件事讓我感動之餘,引出我好奇心來了。

我們那棟大樓受害住户提出了抱怨,很多人要求減租,每個人説要求,有些住户説他們回應收到,什麼我信奏效了?我仔細分析那封信,想找出「因子」是什麼,是否能套用其他情境中。

,我知道那情況不是樓管公司錯,所以我忍著發怒或指責他們。

不過,我坐下來寫那封抱怨信時,不是或理性,所以光是「拿捏分寸」見得。

我知道,我們默讀自己文字時,發現字裡行間諷刺和憤怒,所以我寄信以前,特地先出聲唸過一遍。

第二,我知道我沒有立場樓管公司「要求」任何東西(不管我鑽挖情況有多麼),因為那噪音不是他們製造。

如果我希望他們幫我解決問題,我他們動力才行。

所以,我信一開始表達,如果他們能幫我減少租金,我會感激。

我請他們基於發善心做善事好意來幫我,於那種情況下,只有感激行得通,一開始保證我會感激,是我能提供他們最佳動力。

我寫信樓管公司時,還不是很熟悉抱怨背後心理。

不過,這件事確實勾起了我好奇心,於是我開始注意人抱怨方式——我心理學家私人執業過程,我注意日常生活與社交場所抱怨。

我開始深入研究抱怨心理相關文獻。

我發現令人結果,。

儘管我們現以前抱怨生活各個面向,這些抱怨什麼效果!怎麼會這樣?大量抱怨和經驗,理論上應該會讓我們抱怨技巧,而不是變得更糟。

什麼我們抱怨那麼多,獲得解決問題那麼?是,什麼我們發現這個事實,沒有想點辦法來阻止這種情況?每個人碰過餐廳服務、電話上枯、公務員官僚得要命、或保險公司相應不理情況,我們愈想愈不滿,抱怨衝動來了。

我們會抱怨,我們親朋好友與同事述説我們和衰事。

有時氣頭上,連更衣室碰到熟識或機場酒保,會抓來抒發一下。

日常生活中是如此。

延伸閱讀…

請問一般15層大樓地基(地下三樓)大概會挖多久??

房地產從挖地基到蓋到一層要多長時間

我們朋友、家人或同事時,那個人即使能聽到我們抱怨,是後一個聽到。

我們其他朋友、家人或同事抱怨那個人不是。

我們自以為是地每個人抱怨,需要聽到抱怨事人以外,這種抱怨毫無用處,但我們多多少少有這種問題。

我們宣洩怨氣,地看著那股怨氣飄上天花板,這樣消散。

我們想過用抱怨來促成改變,解決問題,或化解紛爭。

重點是,我們抱怨功能太久了,以致於我們現在抱怨時,主要是為了一個原因:宣洩情緒。

宣洩情緒是抒解負面情緒累積方式,負面情緒宣洩,可能會人逼。

只要宣洩,它當成心理功能,地表達那樣感覺,可能有益身心——只不過,如今多數人正確宣洩做不到。

現在抱怨其實有形象問題,我們抱怨視為社會上麻煩,因此最近輿論主要是討論:我們需要減少抱怨。

近年來,社羣宗教領袖開始呼籲大家抱怨,《抱怨世界》(A Complaint Free World)作者鮑温牧師(Will Bowen)這種抱怨運動主要倡導者。

鮑温相信,抱怨不僅我們,社羣。

2006年,他提議密蘇裏州堪薩斯市教友挑戰21天不抱怨運動。

這任務大家原本所想,牧師發現,多數人低估自己抱怨次數。

幫助教友挑戰,他發給他們紫色手環,提醒他們避免抱怨。

他發現自己抱怨時,會把手環換到另一隻手上,計數日子。

牧師自己花了三個多月,達成21天不抱怨挑戰,他覺得自己因此變得了。

他相信這世上如果一點抱怨,大家會變得。

他成立一個基金會,目標是招募1%世界人口(六千萬人)成為抱怨者。

這個想法聽起來了不起,牧師認為我們抱怨多,這點雖然沒錯,但是他解決道並非多數心理學家建議方法。

抱怨會讓我們變得,見得會讓我們周遭人變得。

延伸閱讀…

一個樓盤打地基一般需要多久的時間啊,大概又要多少

[請問] 請問蓋大樓,什麼階段最吵?

切記,鮑温並有説我們可以避免產生、失落、或許多讓我們抱怨情緒。

他只是主張,我們有這些感覺時,應該避免訴諸言語。

但是,有那些感覺時避免説出來,刻意掩藏情緒,對心理健康或他口中世界和平什麼助益。

事實上壓抑抱怨並可取。

科瓦斯指出,壓抑情緒可能讓一些人產生。

鮑温顯然,他自己是抱怨者(他抱怨「大家太愛抱怨」,能號召數百萬人響應,證明)。

不過,我們「抱怨文化」所存在問題,不是我們抱怨多,而是我們有多抱怨毫無效用,形同浪費。

減少抱怨方法不是直接停止抱怨,而是地抱怨。

如果我們抱怨能促成問題改善,那些導致我們生氣和滿的癥結有可能獲得解決(即使速度),我們沒有那麼多理由抱怨了。

 我發現,如果有人有資格我們目前抱怨效力做出評論,那肯定非約翰‧古德曼(John A. Goodman)屬,所以我到紐約和他見面,他提出一個問題:「過去35年,您努力讓大家提出抱怨。

」我忍住他下跪膜拜衝動,「您覺得我們現在做得如何?」「噢,」古德曼回應,地搖頭,「現在大家會抱怨!」古德曼不止是陳述個人意見而已,數十項研究支持他説法。

回想一下,你上次購買包裝商品、服務,或任何購買小額商品感到情況。

你可能對新手機、MP3播放器、吹落葉機、加濕器、軟體、電動玩具感到失望,或發現電視上廣告玩意兒什麼新意,你怎麼做?你店家抱怨嗎?打公司付費申訴電話?還是寫一封措辭信到企業總部?你可能什麼做,古德曼做了許多橫跨多年跨產業研究,結果大多彼此呼應,其中一項研究顯示,上述情況中,有多達95%滿意消費者提出申訴。

古德曼研究結果顯然我們這些消費者,但是企業來説,這消息。

消費者投訴傳達了資訊,公司反應他們產品或服務意見。

如果只有少數人告知企業,他們服務品質,產品使用時會出問題,這些企業無改善服務和產品。

古德曼研究顯示,顧客提出問題中,有80%是公司錯誤程序或系統造成,而非產品缺陷、業務或服務人員欠佳造成。

這表示我們投訴需補救措施,大多只能公司高層提出,那些決策者才有權力改善。

例如,顧客來電申訴技術問題,會講英文客服人員接聽,如果這類申訴客服人員提出,那申訴一點意義沒有。

想知道更多建房地基打多久嗎?看下去..:只有公司高層才有權限改變那作法,但是只有1%到5%投訴會上傳到管理高層。

如果多數投訴無法上傳給企業決策者,顯然會有人處理或解決問題。

古德曼發現,企業服務,我們會總部投訴,會直接轉往別處消費。

這些研究結果企業來説可能是消息,從心理學角度,令人失望。

我們常生氣或失望地走出某些場所,發現自己於咖啡機故障,髮型或喜、軟體讓電腦機,而感到。

這些事情情緒負面影響雖小,但是久而久之,它們累積起來衝擊,以及我們習慣性處理,會心理造成。

古德曼早期研究之一,是探討什麼那麼消費者地提出申訴?如果只有不到5%申訴目標,是什麼原因阻止我們地表達?古德曼找出讓我們那些情況下採取行動四個主因。

第一個抱怨原因,是見理由,是時間或心力去提出申訴。

女兒玩具娃娃屋送來時,卻少了屋頂,我們確想要採取行動,但是生活過,讓我們抽不出時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