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媽媽進城陪讀時 |她們在想什麼 |我和我的農村媽媽全章節閲讀 |【我和農村的母親發生】

2017年12月28號晚上10點16分,我母親打了一個電話我,我看見手機屏幕閃着她來電時,我內心;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呢,像你害怕海水,然後你海里游泳,你無法知道海底下會突然跑出什麼怪東西;那種有準備恐懼像心臟打了一個興奮劑,跳。

因為和家裏定好了每週一個電話,是週六通話,而且9點過後會通話,除非有什麼要事件,所以這個時間我打電話,我是!接通前那幾秒我模擬了幾百種可能發生事件,比如家裏出大事了、母親或父親身體突然怎麼了、比如家裏闖進什麼······我家裏擔心是懼所有理由。

接起電話那刻母親傳來:“什麼事情,你爸爸去別人家守夜了,有老人過世,我一個人在家害怕睡。

”我:“你以前一個人可以呀,怎麼了嗎?”母親説:“知道啊,現在住新房子,要開燈一夜才敢睡,嘿嘿·······”我突然心裏一怔,我媽媽內心是有所缺失,她需要我們,精神世界很需要我們!我知道母親會害怕一個人睡,我知道她害怕時候會小心翼翼打電話我,我沒有注意她內心世界。

我放下了通話之前擔心,起了家裏無限。

我會深夜和朋友出去玩,深夜聆聽朋友;我會關心自己和別人生活需要;我會上一個老人孤獨居住新聞感到憐憫;但是這些我母親做過。

我忽視她太久了,我只把自己當孩子,她大人!想想深夜了,家裏一個人有,父親外出,孩子們別的城市,農村夜晚四周是黑暗和,上了歲數母親蜷縮房間一角,怎麼能害怕呢?這時候只有一個手機,手機是冰冷!其他2個孩子成家立業,能談心裏話只有我這個幺了。

我能想象到她了多少勇氣撥通我號碼,害怕打擾我休息,情我説一個人睡想法。

一個時候多麼孩子母親,老了打擾心心念念孩子。

時間去那裏了,我,你老了!編者:這是一個新年,很多人就地過年,異鄉遙望老家和。

此,鏡相編輯部推出新春策劃“小城故事”,那些知名地方,宴席,戲上演。

神州大地上,小城故事多。

寧鄉市是湖南東部偏北一個縣級市。

撤“縣”建“市”是2017年12月事,不過短短三年,而作為“寧鄉縣”,要唐貞觀元年(627年)開始算起,最初“鄉土安寧”意命名,一千多年沒有變過。

寧鄉處於雪峯山餘脈濱湖平原過渡地帶,多山地、丘陵和河流。

市區轄四個街道,下轄35個鄉鎮,384個村子。

期末考試後,她成績跌到29名,她哭得,要退學,説“不能浪費媽媽錢了”。

民間有言:“寧鄉人會餵豬,寧鄉人會讀書。

”寧鄉出產花豬譽為湖南“三寶”,農業部列入《國際級家畜遺傳資源保護名錄》。

寧鄉有有影響力歷史名人和文化大家,他們名字像本地出土青銅器四羊方尊,大家能。

寧鄉人重視教育。

很多不識字農婦,勸孩子讀書,耳邊聽到老人言反覆講孩子聽,強化追求文化和文明價值觀:“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

”農閒時教導,激勵孩子奮進,用心良苦,。

可是,當教育融入時代變化和家庭困難,一切像鄉下講講大道理那麼了。

連孩子,以前孩子變得複雜了。

像一線城市許多媽媽讓孩子接受發達國家教育,隻身前往國外陪讀,許多寧鄉農村媽媽了讓孩子接受教育,而選擇進城陪讀。

她們租房,與丈夫分居,承擔起教育子女責任和壓力,同時擱置了照顧公婆父母傳統責任。

她選擇,讓農村傳統家庭結構、日常生活和代際關係發生了改變,“家”有了意味。

追究原因,她們十分認同教育和進入城市價值。

有人開始下一代教育而非經濟收支,作為家庭抉擇首要考慮因素。

有人對教育認知發生了改變,意識到教育不僅是一種方法,一種態度,一種社會資源,而城鄉教育資源存在差異和差距,這逼迫家長孩子共同努力。

有人是一顆“望子成龍”樸素父母心,迫於境況選擇陪讀。

她們一切孩子,家庭未來,面自己缺乏社交、生活單調、身心問題。

“每天7:00-8:00,雷打不動,是我唱歌時間,這表示我要打起精神了,因為一天生活開始了。

”陪讀媽媽:樊臘梅,44歲,鄉村醫生陪讀孩子:女兒,高四復讀我們家情況有點。

我女兒佳佳兩歲沒了爸爸,雖然兩年後我經人介紹再婚,但女兒,是我一手養大。

我是鄉村醫生,敬老院外面有個藥店,是診所,我病人打,屁股針兩塊錢一針,吊水四塊錢一瓶,來病多,我一天總不得閒,因而生活有保障。

二頭婚呢,男人是小學老師,妻子出軌而離婚,兒子媽,他每月出五百塊撫養費。

他毛病沒有,既抽煙喝酒打老婆,錢在意,小氣,錢是來,但我覺得,上是因為兩個人信任沒有建立,他有我孩子當自己孩子。

我心裏過去,沒有這人有孩子。

我後悔沒能佳佳找個爸爸。

這麼想時,我佳佳。

陪讀是她一下學期開始,這個決定下得倉促,不過既然上路,沒有退路了。

後來我決定陪完三年。

佳佳我,是那種懂事女孩,學習,成績,中考時考進了一中,縣裏高中。

可能是適應環境,優等生之間競爭突然變大,而佳佳想繼續做尖子生,事實上總是卡班級二十名外,她。

一中離家有五十多里路,需要住宿,我瞭解到她女生宿舍住得習慣,睡,而且受她下鋪欺負,半夜突然踢她牀板什麼。

我佳佳,可不是那種會叉腰吵架人,她會自己忍受。

煙於芙蓉王檔次吸。

她這樣孩子。

那時智能手機沒有普及,“症”我懂,但我察覺出她勢頭對勁了。

正月初五,我開始去一中附近看房子。

正月初八,佳佳開學,我們倆她宿舍東西搬進了租房子。

我做完這些事,算完幾筆賬,才打電話我一個表妹,請她幫我看管藥店。

我當時想是,如果表妹拒絕了我,我動用積蓄去陪讀了。

我感激我這個表妹。

陪讀期間,我是三個方面。

,給孩子積極鼓勵,經常説“你了”,“媽媽支持你”,“你是媽媽”,雖然開始,但是刻意説了多次後,我這些話掛嘴邊了。

每天見到女兒笑容,我安心。

然後,給孩子做營養可口飯菜。

這一點,是陪讀媽媽們愛交流一個話題。

後,我注意自己心態,孩子抱怨,孩子精神不振形象。

一年後,佳佳成績能班級十四五名了,考一個二本問題,同時有足夠時間去爭取一個。

高二上學期過完,我去菜場肉攤找了一份事做,每天站崗四小時,一天八十塊。

我來説,砍排骨倒不是,是大姐砍價,碰上那種非要拿前頸肉價格買裏脊肉非要你這兒買大姐,我曉得怎麼辦。

本來我有個鬆選擇,去一中食堂打飯,但我怕佳佳多想,沒去。

到高三下學期,我想來想去,辭掉了工作,同時買了一份教育基金應付大學學費。

我做回了全天候陪讀媽媽。

2019年6月25日放榜,佳佳沒有考上大學,這是我們沒料到。

分是我查,二本文科523,佳佳521,兩分差。

你知道我是什麼感覺麼?我想到事人世間降臨,而我們選中了。

我想起我第一個男人親戚婚宴上喝了酒,回家路上栽進魚塘,稀裏糊塗地死掉,讓一個家稀裏糊塗地散掉,讓兩歲孩子稀裏糊塗了爸爸。

命。

成績出來後,佳佳哭,我心裏想這些東西。

她考慮去復讀,可她怕。

落榜,二怕多花錢。

我想是呢,辦是她心態,考場上心態,即便去復讀學校多訓練一年做題技巧,見得第一次考得。

但我們甘心去讀專科。

思想來去,後是我拿主意,復讀。

我們叫了輛三輪車,出租屋裏備搬回鄉下被褥桌椅,鍋碗瓢盆,有準備賣廢品站書紙,搬進了復讀學校附近新租屋子裏。

復讀超出了我預算,我壓低租房成本,和佳佳商量後,只租了一個單間。

延伸閱讀…

我的農村媽媽(5)

農村媽媽進城陪讀時,她們在想什麼?| 小城故事

其説起來,無論怎樣,這是我們母女倆朝夕後一年了。

這半年,我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早上佳佳出了門,我關緊門,開始手機K歌。

打靶歸來,髮親孃,好想你,望星空,鐵窗淚,什麼唱,什麼地唱,唱滿一個鍾,然後做家務。

我很多情緒啊,情感啊,安置到這些歌裏去,好像不出門能體會人間甘苦,人交流能自己內部交流。

每天7:00-8:00,雷打不動,是我唱歌時間,這表示我要打起精神了,因為一天生活開始了。

想起來,這有些老人每天早上打太極、練站樁、提水桶出門寫書法,是原理,生活齒輪轉不動時,你得自己找點潤滑劑。

,我發現自己對生活心態變了,沒有怨言,沒有期待。

説起來你可能信,我女兒能否考個大學,考個怎樣大學,抱多少期待了。

不是因為我失望,而是我好像有點兒明白了。

——什麼意思?每個人是一世,沒有一世,一世,只是味道而已。

我現在想是,不管今年佳佳有沒有考上大學,讀本科還是專科,我要請關心我們親人朋友們,下飯店,舉杯做一場升學宴。

“陪讀不是成才關鍵。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堅持和付出沒有意義。

”陪讀媽媽:橘姐,49歲,家庭主婦,陪讀前花炮廠做包裝工陪讀孩子:兒子,二我女兒沒有陪讀,她考進了武漢大學。

我兒子啊,是買市裏重點高中,是租房陪讀,是學美術特長,名堂搞盡,如果能考個二本,我去祖宗墳山響花炮了。

陪讀不是成才關鍵。

我建議陪讀,我是這麼做。

陪讀投入多,人心理是這樣,你投入多,抱希望。

你拋別人希望拋向天上石頭差不多,落高枝,沉到坑裏多。

不如收回眼光,凡事寄託自己。

可是做不到。

我現在懷疑,當初花三萬塊買進這高中,值得嗎?當初我男人不同意,他説他相信這個兒子了,説得好像他哪裏有一個兒子。

他願意掏錢,我他大吵一架。

我承認,我這人愛面子,爭強好勝,有一個女兒前頭人瞧着,我要我兒子上大學。

所以我自己花炮廠掙錢拿出來,去打點關係。

那三萬塊是我起貪黑貼包裝紙,一天四十塊六十塊這樣積攢起來。

媽媽心志堅,愛子深,希望這樣舉動能打動兒子,刺激他圖。

事實證明,是我一廂情願。

我兒子不是他姐姐那種體諒父母孩子,目前我看出來。

你陪讀,你得看準了你孩子不是那種冷血孩子,否則你會自己搞得,夫妻兩個搞得,你怨我,我怨你。

我兒子讀高一時,鄉裏進入市裏,同學中有很多是市區孩子,他起了自卑心和攀比心,開銷變得,穿一身名牌,手機換,學會了吸煙。

煙於芙蓉王檔次吸。

延伸閱讀…

我和我的農村媽媽全章節閲讀

女兒卻嫌她在男友面前給自己丟人,沒想這是一齣戲

他和同學躲廁裏吸煙,那些高年級,他們送煙。

我兒子這些事可沒少打架。

我花炮廠做事,一看是他班主任來電會太陽穴。

班主任電話裏叫我去“協同教育”,其人領回來。

學校想怎麼對待這些交了擇校費差生,我能想到,學校哪指望他們提高升學率呀,巴不得他們熬進高三退學,影響別人。

我兒子高一沒讀完想退學,既沒有學過,抱怨學起來了。

我説要去學個體育?考大學能分。

我兒子選擇學美術。

他爸爸我説,你是想泥巴扶上牆。

我覺得他爸爸講些喪氣話會。

所以,報素描班三千塊是我去交。

結果他去了不到一個月,那位老師退了錢,無論如何不肯收他了。

那天下雨,,我村裏走到鎮上,坐四十分鐘中巴車去市區美術老師家,上門老師道歉,領回學費,簽收,人氣得發抖,別人以為我是受了凍。

去年,進入二沒多久,發生了一件事。

我兒子新來物理老師起了衝突,那老師是畢業大學生,心高氣傲,脾氣暴,抓着我兒子頭髮牆上撞,他一鬆手,我兒子爬到窗户邊,威脅他,要往下跳。

混賬子啊。

老師電話裏跟我説起這事時,我氣瘋了,我説:“你讓他跳,摔死了我找學校。

”這件事過後,有一陣老師們管他了,你説他待在那兒有什麼意思?他要退學。

學校做我思想工作,説學烹飪什麼讀書適合他。

我想得拿到高中畢業證走啊,花了那麼多錢。

我問領導,如果現在退學,擇校費能不能退兩萬?學校領導覺得我想法很好笑,笑了起來,直搖頭。

後,學校講起他打架鬥毆記過事,要我們保證書上簽字,“如若再犯,直接勸退”。

逼到這個份上,我想到來陪讀。

我自守着他。

我們天天吵架,不過我是到點去學校接他,他待在家裏跟着狐朋狗友讓我放心。

“如今但凡家境點,孩子外送。

小學送不了,攢夠錢初中送,等到高中就晚了。

”陪讀媽媽:徐老師,38歲,教輔機構英語教師,陪讀前是鄉中學教師陪讀孩子:兒子,初中二年級陪讀前,我鄉中學英語老師,我先生本來這學校教書,因為他教班級成績,後來調到另一個鎮一所高中,算是“人處走”了。

慣例是這樣,鄉下教得師調到鎮、縣和市裏,求上進老師自己想走,而師範剛畢業大學生分到鄉下,有待不住,教學上出成績後走了,留下來,多是拿份工資過份日子,要麼地成了家。

有時缺老師,讓美術老師教語文,體育老師教數學,拿人手學校盤子轉下去。

我教齡,會去縣裏聽課學習、開教研會、參加説課賽,鄉下學校外面學校差距。

所以,我無論如何要自己孩子外送。

孩子們分數,表面上看是取決於孩子自己學習態度,實際上深受師資和環境影響。

一個孩子成長過程中能獲取多少教育資源,這不是靠他自己努力了。

這個認識吧,説起來簡,但能想到這一層家長,是出現。

我教書十五年,以前學期末,開家長會,有請尖子生家長發言慣例,——能否認,即便是整體教育水準學校,總有兩三個、學業突出孩子,不過,尖子生家長們講自己教育方法,嗎?不是。

是他們壓根沒有用心教育過小孩,他們自己小孩缺乏瞭解。

他們教育理念是:“讀書嘛,天生,會會,會會。

”有農民講得文縐縐,意思是,推脱家長作用:“父子本是林鳥,各棲枝頭各自飛。

”他們一面對教育過程表示無能力,一面教育結果懷願。

他們孩子呢,確實會為了這份心願努力。

不過這樣孩子是,,絕大多數農民孩子,讀書普遍不行,學習怠慢,沉溺手機遊戲,管教。

説話,如果我兒子跟我那羣學生做學,交朋友,談戀愛,我有點兒怕。

儘管生活農村,老師、醫生和基層公務員,心理上是會自己農民區開來,不太想子女放在村小、鄉中學這樣環境中。

年,我們這些人孩子送到城裏去讀書,,如今但凡家境點,學校路邊補鞋,孩子外送。

小學送不了,攢夠錢初中送,等到高中就晚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