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發展帶來哪些挑戰 |做化妝品微商起個羣名字 |化妝品微商微信名 |【微信微商羣名化妝品】

    目前事微商人羣中年羣體主,其中年白領和大學生羣體。

他們自己、微信社交媒體上展示、售賣商品,自己“朋友圈”變成了“生意圈”。

    但是發展背後,是微商市場和熟人社交關係影響。

刷屏,影響社交關係,缺乏完善售後保障和市場監管,成為微商發展障礙。

    畢業後,鍾豔蘭回到家鄉,一家化工企業事財務會計工作。

半年前,她知道微商是什麼,只是看見堂姐每天微信朋友圈裏面“刷屏”賣面膜化妝品,覺得“是拼”。

不過現在,她覺得這句話用來形容自己。

    兩個月前,鍾豔蘭跟着做起了化妝品微商生意。

    情急之下,她這位同學詢問為何會出現這樣情況。

關鍵是,當時她認為做微商“不用花太多時間”,適合自己利用業餘時間兼職做。

    兼職做微商有北京某高校研究生海靜。

從去年3月開始兼職做微商她,後做過三個品牌微商代理,現在找到了40個人加入自己代理團隊。

現在,她“朋友圈”能她帶來每月上萬元收入。

    雖然“不管幹什麼要看手機,每天忙得狗”,但海靜覺得做微商是自己第一份事業,讓自己了很多。

“如果不是微商,我現在得向家裏要生活費。

如果不是微商,我到現在有可能是個矯情無比、負能量爆棚姑娘。

”    臨近年底,微信朋友圈裏有這一條狀態廣傳播:“那些我朋友圈裏擺攤賣貨發廣告,到年底了,交點廣告費吧。

”玩笑之餘,説信朋友圈社交媒體上推銷、售賣商品微商,正在影響人社交關係。

    一方面,微商發展一部分年人帶來了收入和創業機會;但另一方面,於依託於社交關係和熟人經濟發展,微商消費者帶來了諸多困擾:刷屏、假貨、受騙。

原本、社交關係變味了。

    面朋友圈裏做商朋友,大學生何金玲會一天發佈3條以上狀態微商都屏蔽掉。

她説:“朋友圈刷屏、發廣告讓原本朋友關係變成了買賣交易關係,赤裸裸了。

”    來自江西張穎(化名)自己大學同學“殺熟”了。

2014年12月,她微信朋友圈裏看到學同學發佈狀態,正在售賣護膚品和減肥藥。

她訂購了一盒減肥藥和幾款護膚品。

但是服用這些減肥藥後,她開始地腹痛、。

不過現在,她覺得這句話用來形容自己。

方她答覆是“這應該是情況吧,我沒用過這個(減肥藥)”,後沒有回覆張穎質問了。

礙於朋友情面,她沒有追究,只是這些東西扔了。

    幾天後,張穎微信朋友圈裏面看到了這個同學賣化妝品狀態,屏蔽了她。

“後會她有什麼交集了吧。

”張穎説。

    孫濤勇是國內微信開發服務商之一微盟CEO,他認為2015年成為“微商元年”。

“微信電商電商到微商,帶來是一個去中心化社會化移動生態轉變。

”    但是知名媒體專欄作家李東樓看來,2015年應該是微商走向有序一年。

他看來,微商面臨着兩個截然不同結局:藉助信微博微工具,實現個人創富;或者於管理,涉及傳銷,引發監管和打擊。

    於採取層層代理機制分銷商品,經營利潤和風險一併轉嫁了底層代理,微商遭遇傳銷和詐騙。

    2014年10月~12月,經朋友介紹,宋怡(化名)加入某品牌化妝品微商代理團隊。

上級代理要求下,她通過支付寶將貨款匯過去,三四天後可收到代理商發來貨品,後自己加價售出。

    宋怡回憶,上級代理會信羣裏大家培訓,“差不多一個星期一次,主要講怎麼加好友,怎麼發廣告,怎麼客户聊天”。

雖然如此,但因為該化妝品並知名,宋怡賣得吃力。

兩個多月後,她決定堅持。

“沒有渠道來推廣,完全靠我自己做起來,除非我找別人來做我代理”。

    “這樣層層代理結構讓金字塔頂上總代獲得收入,而風險轉移到了最底端的個體身上。

他們收入其實並不是來貨品售賣,而是這種層層代理。

延伸閱讀…

做化妝品微商起個羣名字?關於化妝品微信羣什麼名字最好

化妝品微商微信名

”李東樓認為,這樣分銷形式“像傳銷”。

    此,做微商9個多月,並且組建了一支40多人代理團隊海靜認為,自己做微商傳銷。

“我們目的是賣貨賺錢,不是騙子,會強買強賣。

”    面傳銷、詐騙、影響社交關係問題,微商出路哪裏?    莫岱青指出,當前微商市場主要問題於“沒有評價機制,缺乏完善信用擔保和第三方交易平台”。

她認為,微商和用户之間信任是基礎問題,大量假貨和欺詐現象損害了微商發展基礎。

    因此,她認為“微商市場迫切需要監督和第三方交易平台”。

B2C微商電商企業應該負起自我管理責任;其次,微信社交平台可以微信支付交易渠道作為第三方支付中介,保障消費者利益。

    而李東樓認為,微商市場發展需要政府出一份力。

“一方面需要政府禁止、打擊有傳銷性質微商;另一方面,允許、鼓勵個體利用社交工具去創業、創富。

”他表示,過早、過度政府監管於市場發展,“可能讓一些人去做(微商)”。

    目前事微商人羣中年羣體主,其中年白領和大學生羣體。

他們自己、微信社交媒體上展示、售賣商品,自己“朋友圈”變成了“生意圈”。

    但是發展背後,是微商市場和熟人社交關係影響。

刷屏,影響社交關係,缺乏完善售後保障和市場監管,成為微商發展障礙。

    畢業後,鍾豔蘭回到家鄉,一家化工企業事財務會計工作。

半年前,她知道微商是什麼,只是看見堂姐每天微信朋友圈裏面“刷屏”賣面膜化妝品,覺得“是拼”。

不過現在,她覺得這句話用來形容自己。

延伸閱讀…

微商發展帶來哪些挑戰

“朋友圈”變“生意圈” 微商發展帶來哪些挑戰?

    兩個月前,鍾豔蘭跟着做起了化妝品微商生意。

她説,開始做微商是因為覺得產品效果,而且成本低,“朋友圈裏面發發圖片,人聊聊天好了”。

關鍵是,當時她認為做微商“不用花太多時間”,適合自己利用業餘時間兼職做。

    兼職做微商有北京某高校研究生海靜。

從去年3月開始兼職做微商她,後做過三個品牌微商代理,現在找到了40個人加入自己代理團隊。

現在,她“朋友圈”能她帶來每月上萬元收入。

    雖然“不管幹什麼要看手機,每天忙得狗”,但海靜覺得做微商是自己第一份事業,讓自己了很多。

“如果不是微商,我現在得向家裏要生活費。

如果不是微商,我到現在有可能是個矯情無比、負能量爆棚姑娘。

”    臨近年底,微信朋友圈裏有這一條狀態廣傳播:“那些我朋友圈裏擺攤賣貨發廣告,到年底了,交點廣告費吧。

”玩笑之餘,説信朋友圈社交媒體上推銷、售賣商品微商,正在影響人社交關係。

    一方面,微商發展一部分年人帶來了收入和創業機會;但另一方面,於依託於社交關係和熟人經濟發展,微商消費者帶來了諸多困擾:刷屏、假貨、受騙。

原本、社交關係變味了。

    面朋友圈裏做商朋友,大學生何金玲會一天發佈3條以上狀態微商都屏蔽掉。

她説:“朋友圈刷屏、發廣告讓原本朋友關係變成了買賣交易關係,赤裸裸了。

”③打開微信搜索添加相應公眾號後,會彈出進羣方法。

給出一個二維碼添加工作人員(這個是我添加公眾號,看他第一句話,應該不止抖音發佈這種廣告,朋友圈會出現)④掃碼添加工作人員後,會邀請信羣,説進羣禁言,估計是怕大家交流發現吧。

⑤加入撿漏羣後,人數到達數量後,會發三個免單商品(是價格東西,比如垃圾袋,鋼絲球,洗衣液,護手霜),複製應鏈接打開淘寶後,能領取相應優惠券,進而免單(這個時候免單商品店鋪是,比如我們淘寶特價工廠或者什麼禮品店)。

⑥領取完三個免單商品後,開始預熱明天活動。

(我進兩個羣來觀察,第一天是鞋子,第二天是化妝品)⑦第二天發佈商品圖片,講解下單方法。

宣傳產品時候説正品有保障,有售後,有運費險,每人限購五件……但是因為不能影響廠家利益,只能做成別的鏈接售賣,大家羣裏選款式,到鏈接裏直接下。

這個時候看羣裏發圖片,商品店鋪看起來不靠譜,名稱是tb開頭一串數字。

⑧因為發貨到收到貨有一段時間,這期間羣裏每天會發佈產品,前一天打廣告,第二天發鏈接。

有人沒有收到貨,會意識到有些勁,查看商品鏈接時,顯示商品存在,有點店鋪存在了,羣裏問客服是答非問,羣裏會有託説收到貨了。

以上是我觀察到全部過程,總結下來陌生廣告點,薅羊毛利用上當受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