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時辰 |十二時辰 |十二時辰 |【十二時辰 來源】

  引發觀劇熱潮《長安十二時辰》中,導演片頭地利用日晷指示時間,既突出了劇中主題,渲染了氣氛。

大家這日晷所指示“十二時辰”有多少瞭解呢?  青年君今天給各位梳理中國古代“時間簡史”,全文2700字,可能需要花費您60個“彈指”、或1200個“瞬傾”、或24000個“剎那”時間閲讀。

  我國古代,基於日月運行以及人類生活習俗和生產活動規律劃分分段計時制度,是沿用歷史古代計時法。

  分段計時制度下,人們熟悉“十二時辰制”產生於漢武帝太初改歷後,當時參加改歷天文學家提出。

  十二時辰制起源可以追溯到春秋戰國時期,人們開始曆法上12月名稱應用到天文方位上。

北方子位,南方午位,東方卯位,西方為酉位,一晝夜太陽運行12個方位回到,這樣產生了太陽位於一個辰位為一個時辰概念,一晝夜12個時辰,人們可以太陽天空所處方位來確定時間。

這個計時方法人們接受並使用,《漢書·翼奉傳》中提到了元帝初元元年“申”,代表太陽申時刻,後來進一步簡化“午時”,使用十二地支來命名。

人們稱夜半、雞鳴、平旦、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人定十二個時辰。

這種稱呼是太陽位置和出沒來判斷時間,天氣或下雨時需要靠這種方式來確定時間。

於是人們發明瞭漏刻,用來記載時間。

  漏刻使用方法是這樣:一晝夜分100刻,夏至白天60刻,夜晚40刻;冬至白天40刻,夜晚60刻;春分、秋分晝夜平分。

當白天開始時,漏壺裝滿了水,水面上漂浮着一根帶有刻度箭。

壺水下漏,浮箭下沉,壺口讀出各個時刻箭上刻數報時。

  漏刻獨計時使用了一個相當長時間,百刻分為十二分,每一個時辰八大刻加1/6刻,每刻14分24秒,這1/6稱小刻,古人這種辦法使二者統一起來。

作出這個規定後,人們計算時間時,統一用某時某刻來表示。

  到了清代初期,清政府正式規定一日96刻鐘,一個時辰分為八刻,一刻15分鐘。

,沿用千餘年百刻制“壽寢”,“一刻”鍾於14分24秒成了今日15分鐘。

  來説一下“”。

中國古代使用五更記時習慣可以追溯到《漢儀》中甲夜、乙夜、丙夜、丁夜、戊夜紀錄。

然而,明確提及曆法是唐代初期《戊寅元歷》。

甲夜初或一,乙夜二、丙夜三、丁夜四、戊夜五更。

一(初)指戌時,即晚上七點到九點;二更指亥時,即晚上九點到十一點;三指子時,即晚上十一點到第二天一點;四指時,即第二天一點到第二天三點;五更指寅時,即第二天三點到第二天五點。

  有了計時標準,古人發明瞭哪些計時器呢?  《長安十二時辰》片頭裏出現日晷可以説是中國乃至世界範圍內歷史計時工具。

其原理利用太陽投影方向來測定並劃分時刻,晷針和晷面組成。

利用日晷計時方法是人類天文計時領域發明。

  另外一種古老計時工具是圭表。

作為度量日影長度一種天文儀器,圭表“圭”和“表”兩個部件組成。

直立平地上测日影标杆和石柱称为表,而放置正南正北方测定表影长度刻板称为圭。

圭表用于测定正午时刻日影,确定节令、回归年或阳历年。

某个历史时期内,中国所测定回归年数值位居世界第一。

太陽影子計算時間方法有日晷和圭表,但它們陰雨天或黑夜時失去了作用。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人們發明了一種可以白天和黑夜能計時水鍾,這漏刻。

漏刻利用水滴漏下原理,觀測壺中刻箭上顯示數據,計算時間。

北宋时期,蘇頌和韓公廉合作发明了一种水运仪象台。

水運儀象台是一個類似於天文台裝置,12米,7米,上下分三層;上層是天儀(天體測量之用),中層是渾象儀(天體運行演示),下層是司辰(自動報時器),全程用水力推動,可報時。

英國科技史學家李約瑟表示,這是歐洲天文鐘祖先。

引發觀劇熱潮《長安十二時辰》中,導演片頭地利用日晷指示時間,既突出了劇中主題,渲染了氣氛。

大家這日晷所指示“十二時辰”有多少瞭解呢?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青年君今天給大家整理了中國古代時間歷史。

全文共有2700字,閱讀需要60個彈指時間,或者1200個瞬傾的時間,或者24000個剎那時間。

中國古代,人們使用了一種基於日月運行、生活習俗和生產活動分段計時制度。

這種計時制度可以追溯到漢武帝太初改歷時期,當時參與改歷天文學家們提出了“十二時辰制”。

十二時辰制起源可以追溯到春秋戰國時期,人們開始歷法上12月名稱應用到天文方位上。

北方子位,南方午位,東方卯位,西方為酉位,一晝夜太陽運行12個方位回到,這樣產生了太陽位於一個辰位為一個時辰概念,一晝夜12個時辰,人們可以太陽天空所處方位來確定時間。

這個計時方法人們接受並使用,《漢書·翼奉傳》中記載了元帝初元元年“申”,代表太陽位於申時刻,後來進一步簡化“午時”,用來命名十二地支。

此外,人們“夜半、雞鳴、平旦、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人定”這樣形象稱,應子時、時、寅時十二時辰。

十二時辰制是太陽方位或出沒狀況來判斷,陰天或者雨天讓人判斷時間。

於是人們發明瞭漏刻,用來記載時間。

漏刻使用方法是這樣:一晝夜分100刻,夏至白天60刻,夜晚40刻﹔冬至白天40刻,夜晚60刻﹔春分、秋分晝夜平分。

當白天開始時,漏壺裝滿了水,水面上漂浮著一根帶有刻度箭。

隨著壺水下漏,浮箭下沉,壺口讀出各個時刻箭上刻數報時。

時辰是古代計時單位,中國古時一晝夜十二地支順序分為十二個時段,每段稱作一個時辰,合現今兩個時。

改寫後內容:
古代中國一晝夜分為十二個時段,每個時段稱為一個時辰,於現代兩個時。

時辰並以地支名稱命名,夜間十一點算起,第一個時辰是子時,為夜半二十三點一點;接着,三點時,三五點寅時,遞推。

夜半、雞鳴、平旦、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人定,是十二時辰制中時間順序。

這一制度起源有說法,包括西周、戰國和漢代。

然而,現在普遍認為它起源先秦時期。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一天分成若干個時段計時制在出現,但時段劃分方式和數量不明確。

不過,十二時辰產生可能還是《擊》、《擊行》這類式佔有關。

[3]《左傳》昭公五年記載展莊叔説「日數十,故有」,《通俗編》卷一引杜預左傳註:
.mw-parser-output .templatequote{margin-top:0;overflow:hidden}.mw-parser-output .templatequote .templatequotecite{line-height:1em;text-align:left;padding-left:2em;margin-top:0}.mw-parser-output .templatequote .templatequotecite cite{font-size:small}
關於十二時制開始施行年代,顧炎武《日知錄》中認為「無一日分十二時説,漢以下,曆法,於是一日分為十二時,不知始於何時,不費。

」但俞樾其《諸子平議》中《商君書》中並舉年月日時,認為「六國時已有此説矣。

意所謂時者,平旦雞鳴屬,而所謂十二時歟?改寫後內容如下:

後來有學者認為《商君書》可能是漢代偽作,書中提到了漢代年月日時,漢代的曆法相符合。

清代學者趙翼《陔餘叢考》中提到,一日十二時起源可以追溯到漢代,時曆法改革使得時間計算。


秦漢簡牘中,能夠找到十二時制實行案例,如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種,以及清水溝漢《歷譜》。

秦漢時期,出現了十二時制證據。

然而,放馬灘秦簡中《日書》甲種、居延漢簡、漢代《淮南子》和《論衡》出土或傳世文獻中,我們可以看到十六時制使用。

[6][7][8][3]
魏晉南北朝時期一度流行過一種二十四時辰制,即以十二支四維八幹合為二十四個表示時刻名稱。

四維即方位,包括東北、東南、西南、西北。

有時候,這些方位可以卦象艮、巽、坤、乾來表示,可以八干甲、乙、丙、丁、庚、辛、壬、癸來表示。

改寫後內容如下:二十四個時辰順時方向排列:子、癸、醜、艮、寅、甲、卯、乙、辰、巽、、丙、午、丁、、坤、申、庚、酉、辛、戌、乾、亥、壬。

中國古代有一種稱為十二時辰時間制度,使用於西周時代。

漢代,這些時辰命名為夜半、雞鳴、平旦、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和人定。

這種制度將一天時間平均分為十二個時段,並且會隨著季節變化而改變。

十二辰原指方位,秦漢《日書》開始時稱對應,於占卜,但配伍形式和性質後世十二時辰,並非其源頭。

十二時辰萌生於西漢式佔和曆算中“日加”十二辰,稱“加時”。

當時,這是一種概念性時間系統,不符合習慣,無法用實際工具來測量,所以並沒有迅速普及開來。

直到梁武帝進行改革,將漏刻和加時結合起來,形成了辰刻記時法,並正式將十二辰作為時間名稱。

隋代,官方曆法開始採這種記時法,而唐代後期則制度和政務方面進一步確立了它地位。

然而,於技術和習俗原因,於十二時辰內容和執行方面還存在一些困難。

,十二時辰是一個制度,這個制度實踐中得到了廣泛的接受和遵守。

然而,隨著技術條件和生活方式革命性變化,這個制度改變了。

中國傳統記時法中,人們會聯想到”十二時辰”。

本文想要説,這種記時法萌芽於漢代,定型和制度化會於南朝後期,通行唐宋後,過去以為要晚。

究其原因,有技術和需求兩方面:其一,嚴格意義上十二時辰表示是時間,技術上測度;其二,時間農業主傳統社會並不是所需。

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一種分段記時法稱為時稱和漏刻。

時稱是太陽運動和社會生活節律來記時方法。

它一天分為平旦、日出、食時、日中、餔時、下市、日入、黃昏、人定、夜半和雞鳴時段。

每個時段有相應稱謂,以便人們能夠地了解時間流逝。

漏刻是一種利用水漏或砂漏儀器來計時方法。

這些方法古代中國使用,並成為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一部分。

它們幫助人們組織日常生活,還反映了中國人時間理解。

這種時間計量方法首見於殷商時期,直至現代應用於日常生活中。

水鐘滴漏是一種使用漏刻計量時間方法。

《周官》中,有一個職位叫做“挈壺氏”,專門負責漏刻,這個職位可能戰國時代實際存在,但方法不得而知。

秦代地方官府行用晝漏十一刻制度[②]。

西漢中期後,大體施行晝夜百刻制,直到明末歐洲天文學傳入,清初頒行《時憲曆》正式改為晝夜96刻。

以上兩種計時方法有一個點,即以白天開始(日出)作為一天起點(日界),因此會隨著季節變化而有所不同,屬於非計時制度。

時辰計時法中,日出時間指是太陽升起時間。

從日出到日落之間時間每天會有所變化,而各個時辰代表時間段會隨著白天和黑夜而延縮或縮短,不是不變。

漏刻記時法中,每一刻時長相等,但百刻晝夜間分配隨日出早晚而變化。

西漢制度,冬至晝漏40刻,夜漏60刻,約九天增減一刻,到夏至變為晝漏60刻,夜漏40刻[③]。

同為“晝漏上一刻”,應到現行24時制度中,一年間早晚相差兩個多時。

十二時辰上述兩種記時法有本質。

它一天分為十二個時段,從夜半子時開始,十二辰表示。

辰本義是指天空中方位[④],而十二時辰是利用觀察太陽一天中視運動來測量時間。

古代人們相信太陽東升西落是,因此十二時辰劃分日夜季節性變化無關。

時辰長度是,可以現代24時制來表示(圖一),它是一種時間制度。

時間制度那樣會隨著季節變化,時辰制度適應人們日出和日落進行工作和生活,這古代世界應用。

時辰制度於現代人是常識,但農業社會中並使用。

它是如何產生,為何能夠官方採用,成為中國古代有代表性時制之一呢?“時制”一詞,嚴格來説應該理解為分段記時“制度”。

作為制度,不僅要有而規則,應有制定和維護者,帶有某種制性。

研究這種時制確立,考察政治權力時間秩序幹預,揭示其目的、方式和效果。

本文嘗試梳理秦漢唐宋時期有關史料,旨在釐十二時辰與時稱、漏刻兩種記時法關係演變,探討十二時辰產生和制度化過程,並且觀察哪些因素其中發揮了怎樣影響。

顧炎武《日知録》有“無一日分為十二時”條,談到十二時辰起源問題。

他認為,古代凡言“時”,是指春夏秋冬“四時”,而非一天分為若干時段。

漢代天文曆法中,有一種稱為”加時”觀念,它十二辰來記錄時間。

不過,其他場合下,這個方法並使用。

顧炎武指出,十二辰概念漢代後才出現,並且曆法發展有著密切聯繫。

這種觀點現在看來地。

天文曆法和數術占卜中,”加時”和十二辰概念並不相同。

《論衡·譋時》一條材料,早在東漢時期,十二辰稱呼時間配對:一天分為十二個時辰,平旦到寅時,到日出卯時。

漢代平旦一晝夜,接著是日出,因此王充舉此二時例,説十二時稱十二辰應關係。

學者結合西晉時期杜預注《左傳》昭公五年條文,補出了如下序列:這套十二時配十二辰序列,唐、宋傳世和出土文獻中見[⑥]。

可以确定,十二时记时法东汉流行,并且十二辰形成了对应关系。

抄写秦始皇统一前后睡虎地秦简发现后,学者十二时辰产生上溯到战国晚期。

於豪亮恢复了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中一条十二辰时称对应简文。

竹简开头和结尾部分有,於先生参照《论衡》和《左传》注释进行推敲和恢复。

仔细思考后,於先生得出了两个前提:一是《日书》中十二辰时称对应后世十二时辰,二是《日书》中简文记载是一种计时法。

這兩點問。

説第一點。

2006年,湖北隨州孔家坡一份漢代《日書》中揭示了一套稱為「十二辰對應系統」發現,該發現記錄352364中。

以下是前三簡例子:當子有疾時,四天會出現出汗,七天後會出現大量汗水,這種現象天和土祟相關。

甲子雞鳴有疾,青色,死。

【352①】有疾,三日小汗(閒),九日汗(閒),其祟三土君。

乙丑平旦有疾,青色,死。

【353①】寅有疾,四日小汗(閒),五日汗(閒),祟北君冣主。

丙寅日出有疾,赤色,死。

這一節內容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關於十二辰佔測日子疾病康復時間和病因,另一方面是佔測某天某時段出現某種顏色疾病並導致死亡。

地整理這些內容,我們其命名為《有疾》篇。

改寫後內容如下:篇中所提到十二辰並非指每天時段,然而,它們時間形成了對應關係,是:子時─雞鳴,時─平旦,寅時─日出,卯時─早晨食物,辰時─午後食物,午時─日落,未時─夜市,申時─傍晚市場,戌時─黃昏,亥時─深夜。

“巳有疾”條見時稱,整理者懷疑省略了“日中”二字;“酉有疾”條,整理者認為可以補充“牛羊入”時稱。

這樣修復後,兩種《日書》中十二辰時稱應關係有一個辰。

性質上,《日書》中時稱十二辰十二時辰相配對。

一天分成十二個時辰,每個時辰代表太陽天空中位置。

其中,日中和夜半是晝夜中點,太陽位於正南午位和正北子位。

子午線兩側對應了從日中到夜半和夜半到日中時間。

《日書》中提到十二辰時沒有一天中的分佈方式安排,太陽相應方位辰時相符。

例如,”日中”對應”巳”應該是南偏東位置,但這種對應並未出現。

《日書》中提到,十二時稱配辰不是用來記錄時間,而是建立一天中各個時段十二辰之間關係,以便佔測吉凶。

佔測吉凶基本要素包括日、辰和星。

日指日名,甲乙丙丁十“天干”表示;辰指方位,用子醜寅卯十二“地支”表示;星是指鬥、牛、女、虛等二十八宿。

已知條件,包括年份、月份、日期、季節、時間、方向、顏色、性別和身份,我們需要轉換成日、辰、星系統,才能進行吉凶占卜。

雞鳴、平旦和日出時間本身並沒有吉凶屬性,需要納入干支系統,才能占卜中考慮。

因此,睡虎地秦簡《日書》時稱配辰,可能是十二辰次序,“子”開頭。

這是復原方案另一個理由。

占卜,時稱不僅可以配辰,還可以配日、配星。

孔家坡《日書》中緊接著《有疾》一章,整理者擬名《日時》:〼食到隅中丁,日中戊,日失(昳)己,日失(昳)到夕時庚,夕時到日入辛,日入到人鄭(定)〔壬〕,人鄭(定)【365】到夜半癸。

【366】此章時稱《有疾》稍有出入,不能確定一天分為幾個時段[13]。

時稱配是日(天干)而不是辰(地支),與十二時辰沒有關係。

改寫後內容:

時代周家台秦《日書》中有一篇章節名《擊行》,稱為《二十八宿佔》。

這一章節講述了北斗所指星宿於測試各種事情吉凶成敗影響。

古代中國,人們使用北斗七星位置來確定時間。

他們北斗七星位置分為二十八個時段,並稱二十八宿。

這種方法是通過觀察北斗斗柄所指方向,來確定一天中時段對應斗柄位置。

這種方法用來預測吉凶。

《𣪠(擊)行》二十八時稱中有一些常用,見於其他文獻,如毚旦、日出時、廷食、日毚入、定昏、夜三分一等,可能是配合二十八宿之數而生造[16],不能據以認為當時通行二十八時記時法[17]。

孔家坡《日書》中有一章《擊》,原理與《𣪠(擊)行》,只不過《擊》將周天分為十二,鬥擊(北斗指嚮)十二辰佔。

《擊》中有十二個時稱,是平旦、日出、食時、日中、日失、日入、昏、夕、人鄭、夜半、夜過半、雞鳴。

這些時稱後世通行,並且可以注意到日出和日入之間時間,並不符合分十二個時稱系統。

關鍵是,這十二時稱配是鬥擊辰,時稱十二辰應關係隨著月份輪轉推移,並。

這樣十二辰不能於記時,後世十二時辰不是一回事。

以上討論了秦及漢初日書中時稱配十二辰,説其中十二辰只是將時稱運於占卜媒介,不用於記時,後世十二時辰沒有直接關係。

這個數據加上日見刻(百刻減不見刻),即得到日入辰刻分子。

只要“鬥擊”變成“日加”,將十二辰一天之內太陽視運動方位聯繫起來,可以產生出時辰雛形——“加時”。

陳夢家考證,“加時”傳世文獻中見於西漢後期元、成時代,是佔家所用[19]。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這些居家使用方法是一種佔卜技術,它使用圖像或圖表(圖四)來模仿天體運行,通過日、辰、星系統來測算年、月、日、時、方位吉凶神祇,並作出判斷。

周家台《日書》中,有一種以二十八宿系統主佔卜方法,稱為「𣪠(擊)行」。

預示“”“”是干支紀日法中當天“支”,預示“貪狼”“申”是“日加”,暴風來時太陽所在方位,指西南方。

“申”翼奉稱為“時”,他説:“平昌侯比三來見臣,正辰加邪時。

這裡「辰」指是日期干支中支[20],而「時」是指一天中時段。

太陽十二個辰方位表示。

太陽辰位,古人稱「日所加」。

日所加之辰代表時段,稱為”加時”,有”加時某辰”、”日加某辰”、”時加某辰”、”時日加某辰”、”日加某辰時”說法。

這些情況下,辰代表方位,而不是表示時間詞。

“日加某辰”表示太阳处于某一方位,代表一天中某个时间段。

辰分为十二个,代表太阳一天中十二个方位。

这种十二分法出现西汉历法中。

《漢書·律曆志》中提到了劉歆《三統曆》中一種計算時間方法:稱為“推諸加時”法。

這種方法是時餘數乘以十二,然後除以分鐘數,這樣可以將一天時間分為十二份。

“數起於子”,意味著太陽每天第一個時段中加之辰“子”。

“算外加辰”,指由“子”開始,十二辰順序計數,數完除得整數後前進一辰,天象發生時日加之辰[22]。

這種加時推算法可能可以追溯到漢武帝時代[23],雖然這只是一種推測,但可以確定是此後,東漢《四分曆》以及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曆法使用這種方法。

曆法中,時間分為十二個時段,每個時段長度相等,並且不受季節變化影響,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

因此,曆法視一種記時方式。

從理念角度,曆法中一天分為日和十二個辰,每個時辰之間時間接近,一天時間總長度是24個辰。

但加時時辰之間存在兩個,一是十二加時定性僅存在於曆法理論表述中而無法付諸實踐,二是加時中辰是方位詞而非時段名稱。

談第一點。

受限於當時技術手段,曆法理念中十二時定性,時間計量中。

漢代人們想像著一種可以分割一天方法,他們希望太陽位置可以分成十二分,以便觀測太陽運動並測量時間。

實現這個目標,他們建造了一種稱為赤道式日晷儀器。

這種儀器工作原理是垂直於地球轉軸平面平行於赤道面,這樣可以觀測到太陽運動,並一天分割為十二個相等時間段。

秦漢時代,這種赤道式日晷使用。

趙君卿注釋著作《周髀算經》是一本天文曆算書籍。

其中提到了一種測量日出和日入方位方法,地圓分為十二個辰。

這表明當時人們知識和技術水平能夠利用日影來進行測量,並地面視為測影平面。

這裏可以舉出一個晚時代旁證。

隋文帝開皇十四年(594),袁充試圖日晷測定日加十二辰。

他是要通過日影來校準漏刻,但實際結果是各辰時,並且隨節氣變化。

《隋書·天文志》漏刻條載:充以短影平儀,布十二辰,立表,隨日影所指辰刻,以驗漏水節。

十二辰刻,有多少,時正前後,刻。

《隋志》列出了袁充測二二分節氣各辰應漏刻數,如表三所示。

中可以看出,袁充測得日加十二辰時。

原因於,他所用“影平儀”測影平面平行於赤道而平行於地面,其上平均分佈十二辰,日影每一辰時間可能等長[28]。

袁充做法目標可謂南轅北轍。

李淳風《隋志》中提到,袁充於渾天黃道去極之數並瞭解,而且應用上變有章程。

這批評指出當時一些學者主張測量太陽十二辰間運動,同時提到他們找到了相應方法。

袁充為了回應這種批評,大膽地改變了有測量方法。

李淳風因此指責袁充測量不夠。

這種情況隋朝和唐初存在,但漢代科技超越了這種限制。

永元十四年十一月甲寅詔書中提到,改革漏刻方法是使用晷影校定,确保漏刻准确性。

其中解释说,漏刻是调节时间,并确定黄昏和黎明时间。

黄昏和黎明是太阳位置来确定。

太阳运行路径是一个圆周,可以用来计算时间分割和测量。

现今官方漏刻方法是黄昏和黎明来计算时间,每九天增减一刻,这是不准确。

這段文章改寫如下:
過去學者誤解了這個觀點,認為這是日晷儀器校準上漏刻誤差[29]。

但仔細閱讀原文,我們可以發現這是一個誤解。

原文中提到是參考晷影,目的是確定黃昏和黎明時間,以及白天和黑夜時間刻度。

正午時刻,可以使用渾儀測定太陽日影長度,推算太陽所在星座,从而估计白天和黑夜变化[30]。

《律曆志》中資料,永元新法規定了一種時間計算方式。

太史令舒說法,每移動2.4度,會增加或減少一刻時間。

這種計算方式稱為“晷景為刻”。

此處“晷景(影)”取兩漢常用義,指圭表影子長度,與一天中日影角度變化無關。

退一步説,即便當時有測量日影地面角度方法,所得結果會袁充,充其量只能估測太陽方位,而無法測得日加十二辰[32],談上校準漏刻。

於缺乏測量工具,一天分為十二個時段存在於曆法理論運算中,但無法現實中用作時間尺度。

因此,人們只能透過目測和估算來確定時間。

褚少孫《史記·龜策列傳》中提到了一種稱為“定日處鄉”方法,他使用“視月光,觀鬥所指”來確定家衞平位置。

此方法使用了“規矩輔,副權衡”作為工具,而並非直接測量太陽位置方式。

《漢書·五行志中之下》載哀帝建平二年四月乙亥朔,策拜丞相、御史大夫,聽到“有如鍾鳴”。

當時,通曉數術黃門侍郞李尋回答哀帝説:“今四月,日加辰、巳有異,是中焉。

”所謂“日加辰、巳”顯然出於估測。

若有儀器測定,辰是辰,巳是巳,不容有此誤差[33]。

估算日加十二辰,辦法當時通行時稱記時聯繫起來,從時稱換算出加時。

如此得出加時,時稱記時,表示非勻定時間。

《説文》解釋“申”字,說餔時增加申時,指是吏臣餔時聽政,申旦時繼續處理政務。

許慎雖然這個義項“申”字聯繫一起,但這是指稱時段時間。

東漢趙曄《吳越春秋》中有三個例子,用來表示記時。

《夫差內傳第五》伍子胥謂吳王夫差曰“今年七月辛亥平旦,大王首事”,《勾踐入臣外傳第七》范蠡謂越王勾踐曰“今年十二月戊寅日,時加日出”,卷伍子胥謂夫差曰“今年三月甲戌,時加雞鳴”[35]。

後兩條了術語“時加”,顯然受到日加十二辰影響。

其中第二條又云“時加卯而賊戊”,這是“日出”轉換十二辰中“卯”,於佔驗[36]。

《晉書·藝術·戴洋傳》載洋曰“十月丁亥夜半時得賊問,……加子時、十月,水王木相”,從夜半推出“加子”佔,是其例。

趙翼説“曆家記載十二支,而民俗猶以夜半、雞鳴等為候”[37],以為漢代占卜家十二辰記時。

世事並非如此。

加時十二辰只是一種占卜所需工具,是佔家透過夜晚時間和雞鳴聲來估算和轉換。

“只需“日出”和“日入”表示东、西方卯、酉,而“日中”和“夜半”表示南、北方午、子,使用《论衡》中所提到十二辰配伍法。

这种配伍法形成可以追溯到西汉中期,翼奉时代。

“東漢魏晉“曆家”記時方面,與“民俗”沒有本質區別。

他們所用加時十二辰,是日出、日入這樣時稱記時換算得出,所表示時間會隨著晝夜短季節性變化而變化,因而是非時間,不是十二時辰。

談第二點。

兩漢魏晉加時中十二辰,嚴格來説是方位詞而非時段名。

王充《論衡·詰術》中説“加時者,端端”[38],表明他理解加時辰是指太陽所在位置。

《續漢書·律曆志中》總結東漢太史官預測月相弦望水平,説:“加時猶復後天,十餘度。

”加時誤差可以黃道上度數表示,可説“日加”方位意義。

前引《論衡·譋時》提到一日分為十二時,“平旦寅,日出卯”,前人深究,以為王充説即十二時辰。

然而細繹上下文,可知王充旨在諷刺當時人自相矛盾,一面迷信興土功要避開歲、月“食”辰位,一面日加十二辰不予避忌。

他説:“日加十二辰食,月建十二辰獨食,無神,月建獨有哉?”[39]文中“日加”與“月建”文,表方位,“加”“建”可訓“”。

王充是數術範疇內談論十二時,所謂“寅”“卯”是太陽方位,“平旦”“日出”才是“一日之中分為十二時”時稱。

於類觀念,杜預《左傳》昭公五年注中列舉十二時名,夜半、雞鳴,而不用十二辰。

漢晉時期,記時主流方式是使用稱為時稱方法。

辰時形式天文和數學術語中可以見到,出現官方和私人文書中。

南北朝時期,這種方式變得普遍,類似於後來時辰,但實際上是指“某一天加上某一辰時”。

“日加某辰時”、“日加某辰”,“時日加某辰”、“加時某辰”十二辰作為方位詞表述佔絕多數。

後人不解舊法,十二時辰通行後習慣理解古書,發生誤會。

《説文·食部》雲:“餔,日加申時食。

”各本,唯段玉裁注本宋修《廣韻》、《類篇》和元代《古今韻會舉要》引《説文》,刪去“日加”二字,今準古、失於武斷例子。

[42]於辰能表示方位有十二個,不能十分地表示日加,故而晚曹魏初期,天文曆法使用加時,出現了附加方位詞或以八幹、四維表示例子。

曹魏黃初年間,《晉書·律曆志中》所載,進行了一系列關於日月食觀測和驗證。

以下是其中一些例子:

– 三年正月,丙寅朔時,觀察到北方發生了日蝕現象。

– 同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庚申時,觀察到西南方發生了日蝕現象。

– 另外一年七月十五日,癸未時,觀察到太陽壬星遮住,月亮丙星遮住。

這些觀測結果律曆制定提供了參考。

“加時西南維”、“日加壬”這樣表述揭示了漢魏時期,日加十二辰命名十二加時體系完整性。

隋唐後,曆算家改用“乾”、“坤”、“艮”、“巽”來替代四維,並四卦八幹、十二辰組合成二十四時,並延續[43]。

加時起訖、時長以及分段數漢代後到魏晉時期處於和狀態,並非十二時制。

然而,加時十二辰出現是記時法發展中一個轉變。

於加時要平旦、日出時稱應,這種方式時稱記時法產生了影響,從而使其擺脱了秦漢時期名稱和數量狀態,簡化十二個時段。

王充稱這種方式為“一日之中分為十二時”,並成為後來通行記時法。

《左傳》昭公五年卜楚丘曰“日數十,故有”,明雲時數十,杜預注十二時加以解釋和印證,反映出十二時制通行。

,十二時辰兩方面具備了雛形。

延伸閱讀…

“十二時辰”簡史

“十二時辰”簡史

一是日加十二辰劃分和命名等長時段,產生了十二時辰理念;二是以時稱表示非十二時制通行。

此基礎上,制定而合理測度方法,使日加十二辰實踐中能夠基本指示時間,同時弱化十二辰方位意義,十二時辰可以成立。

但這不是通過日晷,而是藉由水鐘漏刻來實現。

機械鐘錶發之前,時間測度需要依靠水鐘漏刻。

作為時制十二時辰,產生於日時加辰漏刻結合——“辰刻”。

關於漏刻已有專門研究[45],但唐代以前漏刻法缺少系統資料,有多細節,而且產生了一些誤解,後世通行晝夜百刻制推得過。

[46]裏耶秦簡牘見記時法看,秦代地方官府使用一種晝漏十一刻粗略漏制,可見當時晝夜百刻通行或成為官方制度[47]。

漏刻运行需要专人进行监管,确保水流技术准确性,并且一天划分为百刻精确度超过了日常生活和行政所需。

因此,直到汉代,漏刻用于计时。

《漢書·武五子傳》載昌邑王劉賀接到宣召進京詔書後,“夜漏盡一刻,火發書,其日中,賀發,晡時定陶”。

説昌邑王宮中漏刻記時[48],但出發時和途經定陶縣漏刻記時,定陶縣驛站設有漏刻計時設備,當時人覺得使用百刻記時。

西漢中期後,漏刻重要性提升,宮廷和官府中成為了正式計時方法。

中央政府制定了相應法規並監督執行,確保統一和規範性。

宣帝时期,制定了一项漏法,得到了东汉光武帝确认,并在永元十四年(102年)霍融提出改革措施,制定了法律,并上计吏来执行各郡国推行。

漢代時期,宮中和太史中央官署使用漏刻來記錄時間[50]。

《漢書·外戚·孝成趙皇后傳》中提到,成帝白天漏刻上十刻後去世。

這種漏刻記錄方法表明了它是一種正式時間記錄方式。

,東漢時期國家禮儀使用漏刻來規劃時間,這一點證實了。

其事《後漢書·禮儀志》,這裏舉一例:立春日,夜漏盡五刻,京師百官衣青衣,郡國縣道官下斗食令史服幘,立青幡,施土牛、耕人於門外,以示兆民。

《禮儀志》所載制度當時完全執行,但制度設計漏刻準,説漏刻作為時間秩序標尺具備規範功能,可以説是東漢官方標準時制[51]。

規劃禮儀使用漏刻記載有很多,而採用時稱或“日加”記時見。

漢晉時期,漏刻與十二辰加時是兩套並行系統,不能換算。

這曆法中表現地十分。

推諸加時方法是十二乘以小餘部分,除以二,得到數字加上法定數字,得到所需時間。

而夜半子起後,所加時間是筭數盡之前。

另外,推諸上水漏刻方法是百乘餘數,法定規則來計算,得到一刻時間。

地,滿法後規則乘以十,得到一分時間。

積刻先減所入節氣夜漏之半,其餘晝上水數。

過晝漏去,餘夜上水數。

其刻漏半者,乃減,餘昨夜盡。

前一條推加時,與《三統曆》大致相同。

《四分曆》中,餘乘以十二後計算方式略有不同。

他們結果減去一半,而不是直接乘以十二。

這種方式實際上是因為他們計算時間時加了半個時。

這是因為《四分曆》一天並不是從午夜開始,而是從午夜中點開始計算,後來所謂子(24時制中0點)。

後一條推上水漏刻,應是《四分曆》增。

其法是晝夜百刻制。

所求得刻數要減去當時夜漏總刻數一半,方得天象發生時晝漏上水刻數;所得如果超過晝漏總刻數,入夜,故減去晝漏刻數,得夜漏上水刻數。

後一句稱,若所得刻數不到夜漏半數算作昨夜漏未盡若干刻,可知此法中一天不始於夜半,而是晝漏上水開始,平旦日界。

這是流行稱記時法,推加時法夜半子時中點起算截然不同。

漏刻利用水滴漏,是天然計時;但實踐中,要日出日入早晚,隨二十四節氣變換晝漏和夜漏刻數,適應非勻定時制。

這個矛盾,可以通過結合加時漏刻,配合互補方式來解決。

學者指出,加時十二辰晝夜百刻結合始於梁武帝時代[52]。

《隋書·天文志》載:天監六年,武帝晝夜百刻分配十二辰,辰得八刻,有餘分,乃以晝夜九十六刻,一辰有全刻八焉。

天監六年(507)改革,晝夜刻數改為12整數倍96,意圖,要漏刻與十二辰相配,整合一套時制。

九十六刻之制沿用三十多年後,十年(544),梁武帝緯書《尚書考靈曜》改用108刻,是12整數倍。

梁武帝天監年間“禮樂制度,多所創革”[53],作為個人直接推動了時制改革。

但變革往往不是突發,梁武帝時制改革有其端緒。

,將漏刻與其他記時法結合趨勢見於東漢。

袁宏《後漢紀·孝獻皇帝紀》載:〔初平〕四年春正月甲寅朔,日有蝕。

晡八刻,太史令王立奏曰:“日晷過度,無有變色。

”於是朝臣賀。

帝密令尚書候焉,晡一刻而蝕。

[54]可見東漢末太史官漏刻與時稱記時結合起來。

《續漢書·律曆志中》雲,永元十四年頒下四十八箭“文多,故魁取二十四氣日所在,並黃道去、晷景、漏刻、昏明中星刻於下”。

此句有錯誤,歷史上確實有解釋,應該是說四十八箭上文字多,無法全部收錄書中,因此列出黃道去以下項目(現在《後漢書》附《律曆志下》末尾)。

我推測,四十八箭原文應包括時稱記時中各時包含刻數,故前引《後漢紀》中才會有離晡時若干刻記載。

這是時稱記時漏刻相配例子。

其次,漢代開始,天文曆算家漏刻測算日加卯、酉的時間。

《周髀算經》介紹測量東西極方法,需要冬至日加酉時和次日日加卯時觀測。

於當時太陽地平線以下,無法觀測日影,因而“漏揆度之”。

趙君卿注説其具體方法是:“一日一夜百刻,從夜半日中,日中夜半,無冬夏常各五十刻,中分得二十五刻,加極卯酉時。

”[55]此處用漏刻測算只有日加卯、酉,且兩者是時間點而非時段,梁武帝漏刻平均分配到全部十二個時辰中。

但這表明,將漏刻與加時相聯繫做法梁武帝以前出現。

,加時專指“日加某辰時”,變得具有表示一天中時間段落一般性意義。

前文舉出過“時加日出”、“時加雞鳴”這樣用法,“某辰時”簡略用法見。

劉宋何承天所制《元嘉曆》有一條“推合朔月食加時漏刻法”[56],其法上舉《四分曆》“推諸上水漏刻”,但漏刻所表示時間説成是“加時”了。

《宋書·律曆志下》載大明八年祖沖論曆駁戴法興議“日有”條,有“加時夜半後三十八刻”、“加時夜半後三十一刻”語,漏刻數來表示“加時”,即是《元嘉曆》説法際運。

“某辰时”意义在于表示时间区间,“辰”用来区分时间。

《南齐书·天文志》和《五行志》中记载了使用“某辰时”来描述天象情况,这反映了当时史官时间概念和习惯。

改寫後內容如下:

時代變革,天監四年,朝廷討論了祭祀活動準備時間。

常任昉提出,當時使用《儀注》,規定祭祀前九刻進行犧牲,這個時間太晚了,來不及做好準備。

他建議操作習慣提前到二刻。

禮學家明山賓則反駁說:“原本是說九刻,更何況提前到二刻不是早晨祭祀了。

””他是《禮記·祭義》規定犧牲置入廟中,應該祭祀當日[57],未明九刻距離天亮有一段時間,過,如果提前二,那不是祭祀當天了。

明山賓秉持傳統觀念,天明兩日分界。

梁武帝説:“夜半子時,即是晨始。

宜取三省牲,餘依《儀注》。

”[58]他日界定夜半,認為一天子時開始,反映出十二辰加時和關曆法理念影響。

上述背景下,梁武帝時制改革顯得水到渠成了。

他以加時漏刻相配,可能還受到佛教傳統影響[59],而僅時間計量時間秩序安排,有充分理由。

漏刻制度晝夜百刻劃分過,且晝漏、夜漏刻數隨著節氣變化,於規範行政和社會生活多有不便。

無論是透過測量日影還是從時稱換算,地得出十二辰,這於劃分時間段和建立天文曆法造成了困難。

如果兩者結合,晝夜時間平均分配到十二個時辰中,既可以解決測定時間長度問題,能提供一種記時單位。

天監和大同年間進行了兩次漏刻制度改革,官方編制了《漏刻經》[60],其中包括了漏刻時辰使用計劃。

改革,辰刻成一套時間體系中大小單位。

“某辰時若干刻”這樣時刻表述形式裏,“辰”方位意義以及“刻”附著漏箭上物理長度意義,消融進統一時間尺度之中。

由此,十二辰正式成為時間單位。

“辰刻”制度化是十二時辰制度化早期階段,當時稱為“時辰”。

然而,這一步梁武帝統治時期得到推廣。

晝夜九十六刻和一百零八刻之制實施時間數十年,陳文帝天嘉年間(560~565)即改回晝夜百刻,此後直至清初變更。

現存史料中見十二時辰梁代實踐中有何體現。

梁代,十二時辰實踐體現了晝夜分割方式。

每天分為十二個時辰,每個時辰時間相等。

這種制度梁代持續到清初。

梁代《儀注》失傳,但《隋書·禮儀志》中記載梁代國家禮儀和相關討論,當時有日間和夜間刻度來劃分時間,使用時辰作為例子。

關於時辰使用情況,則只在史書中有所提及。

梁代時間安排記時法產生了影響,而陳代多次模仿了梁代制度。

然而,陳代時間制度上放棄了108刻制。

十二時辰制度隋代曆法改革中進一步發展了起來。

開皇十七年(597),張胄玄測知春秋二分“日出卯三刻五十五分,入酉四刻二十五分”[61],辰刻表示日出日入時間。

同年,朝廷頒行了他編定的曆法,其中應該包括上述時刻。

後來,張胄玄任太史令,修改前曆,製作頒行《業曆》,出二十四節氣日出日入辰刻表(見表四)。

這個辰刻系統中,一辰分為八刻有餘,一刻包含六十分。

辰、刻、分三者作為時間單位可以換算,構成統一記時體系。

時辰換算關係顯表現出了時間。

時辰命名和晝夜分配受季節性變化影響,反而成為了測量日出和日落時間標尺。

曆法發展中,張胄和劉焯之間爭論不休。

然而,仁壽年間(601~604),劉焯製作了一部新的曆法。

其中有一條見於此前曆法,名“求日出入辰刻”[62]:十二百刻,得辰刻數,法。

半不見刻半辰加之,為日出實;加日出見刻,日入實。

如法而一,命子,算外即所在辰;滿法,為刻及分。

方法是晝夜刻數100除以辰數12,得到每一辰刻數作為分母(法)。

然後日(夜漏加五刻),加上半辰刻數,即得到日出辰刻分子(實)。

這個數據加上日見刻(百刻減不見刻),即得到日入辰刻分子。

延伸閱讀…

十二時辰_百度百科

時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子母相除,得到整数部分加一,然后进行子起数,得到所求时辰;而所得余数即为该时辰内刻和分。

两位对立天文学家使用辰刻记时时,达成了,认同了划分十二时辰历法。

雖然張、劉二人日出日入辰刻數據有差異,未付諸施行,但辰刻記時基本方法曆法領域立起來[64],此後曆法繼承了這種方法。

十二時辰納入王朝頒布的曆法中,賦予規範效力,進入了制度化階段。

隋文帝右武侯屬官中設“司辰師”一職[65],與“漏刻生”並列。

將掌管計時報時稱作“司辰”,説時辰進入國家制度和政治生活。

那麼,十二時辰制度隋代對行政事務和社會生活規範作用如何呢?現有史料顯示,有一個梁代相似情況當時社會產生了影響。

《隋書·天文志上》中一條記載中,提到了一位名叫耿詢人大業初期製作一種欹器,他漏水注入其中並獻給了當時煬帝。

煬帝這種器物喜愛,於是讓宇文愷後魏道士李蘭修道家方法製造了多漏製造稱水漏器,並其於日常生活。

隋煬帝出行时间测量仪是秤漏和漏刻,洛阳宫中管理时间仪器是”候影分箭上水方器”,这意味着它是一种漏刻设备。

這些繁簡漏刻器具多專人發明製作,於場合,普及程度會;它們測得時間是否會換算成時辰,令人懷疑。

唐代延續時間,出現了一些變化。

於復、因循傾向,《大唐開元禮》國家禮典繼續採用晝夜百刻制,吸收新制。

唐代中葉,時辰記時法運用到政治活動中。

唐玄宗開元十三年(725),詔一行梁令瓚製作水運天儀,時人張説奏言該器“前置鐘鼓,以候辰刻,每一刻,擊鼓,每一辰,撞鐘”[66],史稱器成後“置於武成殿前,以示百寮”[67]。

水運渾天儀自動辰刻擊鼓撞鐘,顯然是參考當時人工報時方式,表明宮廷時間系統使用了時辰制度。

天寶二年(743)三月,有一項敕令指示祭祀昭告聖祖宮(老君祠)時應該使用卯時以前時間進行禮儀[68],這表明祭祀活動時間安排採用了時辰制度。

憲宗元和六年(811)三月二十七日,御史台奏:“決囚,準令,後者不得申時,如州府及諸司後者,許來日。

”[69]然則唐令規定處決囚徒時間,遵用時辰制度。

時辰不僅於宮中和朝廷,運用到地方政府和專職機構中。

到了宋代,時辰制度運用範圍大大擴展。

翻檢《宋會要輯稿》、《續資治通鑒編》史籍,發現,時辰不僅深入行政各個領域和層級,而且成為國家禮儀主要時間標尺。

此後直到清末,這一狀況沒有改變。

這個角度,北宋可以説是十二時辰制度化完成時代。

不過,嚴格執行十二時辰制度並,實踐規定往往脱節。

《唐六典》雲:“皇城、宮城闔門之鑰,先酉而出,後戌而入;開門鑰,後而出,夜盡而入”,時辰。

但這只是理想化規定。

本書自注又云:“宮城、皇城鑰匙,每日入前五刻出閉門,一二點進入;五更一點出開門,夜漏盡,第二鼕鼕後二刻而進入。

”[70]註文區分晝夜漏刻準,因而有季節性變化。

這才是實際使用方法。

即便行用時辰制度,如理想保持恆定。

宋代前期曆法通過計算出了二十四節氣日出日入辰刻,春秋二分卯正、酉正時以外,其他節氣有之餘[71],時,且隨季節推移而變。

但當時做法反而是日出時間來定時辰漏刻,“四時日出傳卯一刻,每時傳一刻,八刻傳次時”[72],即不管四季晝夜變化,日出時間定為卯一刻。

這樣,卯正一刻與夜半間距每天變,所得時辰有季節性,並。

此法每一時辰分為8刻,並一天時間均分為十二個時辰。

然而,結果顯示“即使二時初末,侵占時間是一半”,存在誤差。

因此,仁宗皇祐初(1049)年,對漏刻進行了改良,實施了制度,每個時辰分為初段和兩段,每段定義一刻。

據久保田和男研究,此後,卯正一刻隨著日出時間變動。

[73]這一改動發生少數有測量條件場合。

時制貫徹,直接技術原因是缺少而測時工具。

上面提到唐開元年間製成水運天儀,看似,發揮多少功效。

該器物稱為“無幾而銅鐵,不能轉,收置於集賢院,復行”[74]。

水運渾天儀結構複雜,其中部件鏽蝕而需要維修。

然而,朝廷嘗試修復這個故障。

看來,朝廷有專職機構和官員負責漏刻運行和人工報時,維護這樣一個自動報時器。

但宮廷和官府、寺廟以外,很少有機構能夠擁有漏刻記時系統,並且派專人日夜守護,維持其運作。

時辰制度輻射範圍,大體上侷限於能夠聽到這些機構報時區域。

,這些機構有社會影響力,示範作用不容忽視。

社會各階層時辰制度有所瞭解並能夠模仿運用。

宋代漏刻限於官方運用,出現了田漏、幾漏多種民用漏刻。

這些民用計時器可能開始標注時辰[75]圖六:元代延祐三年 (1316年)廣州冶鑄工人冼運行人鑄造(廣州拱北樓,現藏中國國家博物館)時辰制度實施徹底,表現夜間記時制度上。

唐宋時期宮廷中,白天主要使用十二時辰制度來報時,而夜間使用五更鼓點制度。

北宋宮廷夜間分為五個時段,每個時段以擊鼓為節,並以點擊鐘聲來記時。

然而,太陽酉時日落後,會使用鼓點來記時,但很少使用戌、亥、子和醜這些時辰。

北宋宮中負責報時雞人沿用唐代唱詞,清晨唱道:朝光發,萬户開,羣臣謁。

平旦寅,朝辨色,泰時昕。

日出卯,瑞露晞,祥光繞。

食時辰,登六樂,薦八珍。

禺中巳,少陽時,繩紀。

日南午,天下,萬物覩。

夕阳西下,晚风。

午后时光,聆听着宁静片刻,心神静谧。

太阳落入西方,一切生灵安息了。

这称为时名辰配合时刻。

而夜晚分为五个时段,甲、乙、丙、丁、戊命名,这个制度汉代以来延续。

所配己、庚、辛、壬、癸不是十二辰,而是日干。

十二時辰制度沒有用到夜間。

究其原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時間節律形成了文化傳統,並且唐宋降乃至明清時期勞作和主要生活方式相匹配。

改寫後內容:這種時間節奏下,太陽升起和落下將一天劃分兩個完全部分,並且隨著季節變化而有所改變。

這種時間制度基於理念,採用了時段概念,這反而導致了日出和日落時間季節中變動,適應當地文化傳統和社會生活習慣。

十二時辰制度流行化之前,它經歷一個接受過程。

這個過程包括社會化,明清兩代城市鐘鼓樓報時變得普遍,以及明末時期西洋機械鐘錶傳入這一制度聯繫。

隨著社會現代化和大規模生產發展,時間制度普及。

這個階段,24時制取代了十二時辰制度。

以上是十二時辰制度產生和演變概述。

秦漢《日書》中,有提到一種稱為配十二辰時間形式。

然而,這種時間形式並非後世十二時辰起源。

後世十二時辰是西漢時期佔卜和曆算中發展出來,稱為“加時”。

這種時間體系是一種理念性概念,並不符合人們習慣,無法通過實際測量來確定,因此並沒有流行起來。

直到梁武帝改革時制,晝夜刻數100改為12整數倍96或108,加時結合統一記時系統,使十二辰成為時間名稱,並且有可能地測度。

這種時辰漏刻結合時制,隋代官方曆法吸收,唐代中期後,於制度規定和政務。

不過,於技術和文化習俗方面原因,時辰實踐中往往隨俗從便,仍保留季節性變化,貫徹制度設計理念中定性質,蜕變非勻定時制。

非勻定時制地實踐中形成,而十二時是式佔、曆算技術中演生理念性時間。

國家通過史官機構積極地吸納這些技術中因素,使得十二時辰早在流行於社會生活之前,制度化。

然後,它隨著技術條件以及生產、生活方式發生革命性變化,社會接受。

簡言之,十二時辰產生、制度化實際行用過程中,理念於制度,制度於實踐。

這序數紀日恰好相反。

後者實用需而生,產生後迅速流行,其制度化是後來國家承認既存社會現實結果[78]。

這兩者,有助於思考技術、社會國家權力之間關係。

十二時辰行用中適應需要而調整,或與時稱記時配合,或日出、日入時刻以定卯、酉,説社會習國家制度化力量有影響。

這一點考察序數紀觀察到現象有一致性。

本文主要採取自上而下視角,此著墨,期待來研究繼續開拓和推進。

本文最初2016年7月29日宣讀於香港浸會大學饒宗頤國學院主辦第五屆“出土文獻青年學者論壇”,得到會學者指正。

此後蒙好友趙晶、郭津嵩斧正疏失,刊發於《中華文史論文》2020年第3輯。

文章發表後,得到北大同學王雨桐、張俊毅、王竣諸君幫助,改正了一些引述上錯誤,並補充了幾條資料,基本觀點一。

文中對唐宋後文獻資料搜羅,討論,拋磚引玉,期待方家批評指正和深入研究。

編者:本文原刊《中華文史論叢》2020年第3輯,感謝編輯部惠允轉載。

[①]宋鎮豪《試論殷代紀時制度──兼論中國古代分段紀時制》,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編《考古學研究(五)》,科學出版社,2003年。

[②]參看任傑《秦漢時制探析》,《自然科學史研究》2009年第4期。

《隋书·天文志》引,刘向《鸿范传》中记载了武帝时代使用时刻法。

这一内容我文章《里耶秦简牍见时刻记录记时法》(收录于《简帛》第十六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中得到了论述。

《續漢書·律曆志》載和帝永元十四年(102)霍融論曆,所述當時官漏法亦然。

[④]辰古書中有含義。

它所謂十二地支相關含義,一是鬥建,即每月昏時北斗所指方嚮,見《左傳》杜預注《左傳》襄公二十七年“辰申”杜預注及孔穎達疏;二是日月之會,指每月朔日太陽月亮會合方嚮,見《左傳》昭公七年士文伯語及杜預注。

兩者移動方嚮和節律,因而混淆。

於是每月移動一位,一年有十二月,因而有十二辰。

參看新城新藏《東洋天文學史研究》,中華學藝社,1933年版,第4~7頁。

辰天空中位置,无论选择哪种解释,其功能类似于黄道十二宫,一周天空划分为十二份。

[⑥]其中有個別時稱,如夜半或做半夜,日中或作正南、,日昳或作日昃,是同義。

參看李天虹《秦漢時分紀時制綜論》,《考古學報》2012年第3期,第292~293頁。

[⑦]見於豪亮《秦簡日書記時記月諸問題》,中華書局編輯部編《雲夢秦簡研究》,中華書局,1981年,第351~354頁[⑧]代表性論述上引李天虹《秦漢時分紀時制綜論》外,見於張衍田《中國古代紀時考》(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49~50頁)。

照片取自《秦簡牘合集》(壹),武漢大學出版社,2014年,第855頁。

宋鎮豪討論睡虎地《日書》簡文時表示,他認為這些文獻中於十二時辰記載並不是證明秦代流行十二時辰制,而像是出於某種需求,有意將分段紀時制中十二時段後世時辰等同起來。

但他認為“十二時辰起於戰國秦漢之際”,揭示出時稱配辰十二時辰性質差異。

其説見宋鎮豪《試論殷代紀時制度──兼論中國古代分段紀時制》,《考古學研究(五)》,第417頁。

改寫後內容如下:一份古老文獻中,描述了一種古代占卜方法,稱為《日書》。

這份文獻,人們可以十二種時辰來預測疾病發生。

其中一個例子中,病人病發日期是某個時辰,這個時辰稱為“甲子”。

《日書》解讀,這個時辰東方顏色相關,並且病人呈現青色症狀這個時辰應。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青色和雞鳴是兩個相關因素,它們日期和時辰疾病產生相應影響。

《日書》邏輯,這意味著這些因素疊加可能導致疾病惡化,無法治愈而導致死亡。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一個可能復原方案是:“雞叫聲持續到天亮時候,天亮到日出之前,日出到吃午飯之前,吃午飯到日落之前,正午時候,太陽開始下落,下落到傍晚時刻,傍晚到日落之前,日落到人們安定下來時候,人們安定下來到半夜。

”有可能存在其他時間段,但無法確定某一天某個時間範圍內是否有其他時段存在。

[15]參看墨子涵《從周家台〈日書〉馬王堆〈五星佔〉談日書秦漢天文學影響》,《簡帛》第六輯,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第117~118頁;黃儒宣《〈日書〉圖像研究》,中西書局,2013年,第51頁。

以下是改寫後內容:

占卜方面,有一個叫做二十八宿概念。

這個概念可以放馬灘秦簡日書中找到。

程少軒認為這些時稱二十八宿占卜中有應地位,這一點可以周家台秦《二十八宿佔》中看到。

參看程少軒《放馬灘簡見式佔佚書研究》,《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83本第2分,2012年,第251~527頁。

北京大學收藏秦簡《秦始皇三十一年質日》中,有一段關於晝夜比例文字。

該段文字描述了一天被劃分為28或27份,並顯示了日夜佔份數變化。

這段文字可以陳侃理所著《北大秦簡中方術書》一書中找到。

今案,這應該是取二十八宿數,晝夜平均分28份,今見分為27份月份應存在抄寫譌誤。

但是晝夜28分中,每一份應該相等,晝夜比例變化反映日出日入之間時長佔份數季節性變化,這《孔家坡》漢稱反映非勻定時間是。

[18]食時、日失(昳)之間原缺一簡,據文意可以補出,推測時稱名是日中。

[19]陳夢家《漢簡年曆表敍》,《考古學報》1965年第2期,此陳夢家《漢簡綴述》,中華書局,1980年,第242~243頁。

[20]翼奉回答元帝説:“師法用辰不用日。

辰客,時主人。

改寫後內容如下: “一項研究,他老師使用了一種占卜法,當中選擇了日干支中支(辰)作為占卜客體,而使用幹。

同時,他們利用了一天中時段辰作為占卜主體。

這項研究可以《中國天文學史》一書中找到,該書中國天文學史整理研究小組編著,於1981年科學出版社出版,該書第180頁提到了這一點。

“[22]參看劉洪濤《古代曆法計算法》,南開大學出版社,2003年,第36頁。

[23]認為《三統曆》是改編漢武帝時修的《太初曆》而成,《三統曆》中加時有可能繼承自《太初曆》。

參看張培瑜著《中國古代曆法》,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7年,第391頁。

[24]參吳守賢、和主編《中國古代天體測量學及天文儀器》,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8年,第420頁。

前言:過去諮詢預測中,經常有客户詢問我預測應該是看真太陽時是北京時間呢?我找尋了一些資料,整合成這篇文章來解答關於時辰哪個疑惑。

説到中國傳統計時方法,想到是‘十二時辰’。

但其實十二時辰定型是南朝後,開始運用是唐宋後。

古代能十二時辰計時是官宦人家,究其原因有兩點:1.計時方法古代是有,儀器老百姓負擔;2. 農業社會主古代社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並需要計時方法,只需要藉工具或現象進行粗略判別,所以古人定時間,準點見面哦。

起源:古代計時法時稱,漏刻和日晷計時法。

時稱計時法起源於殷商,是太陽、動物、規律結合人們社會活動而創造出來,如:夜半、雞鳴、平旦、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晡食、日入、黃昏、人定。

漏刻計時法使用水鍾滴漏計時,可追溯到戰國時代。

這三種古老方法日出為始,屬於定計時法,比如每一個時稱,漏刻晝夜漏刻,日晷面太陽陰影運轉速度可能會春夏秋冬而變化。

其實話,十二時辰叫十二辰只是來式佔或代表一天之中太陽運行方位稱謂,比如午正南,子正北,酉為正西,卯為正東。

秦簡《日書》中出現了十二辰時稱應關係。

但這裏十二辰只是於星象,預測吉凶,並非十二時辰。

直到西漢後期,“日加”時出現,奠定了十二時辰基礎。

“日加某辰”,即太陽居於某個方位,而太陽方位代表時段。

日加時是均分計時方法。

梁武帝時期,加時法和精準漏刻法相結合起來,漏刻刻度午時(每日太陽點)為中心,平攤了十二辰上。

形成了十二時辰。

但於春夏秋冬日出日落時間以及晝夜。

所以漏刻浮箭需要每隔一段時間換一次。

直到唐宋後,十二時辰才算普及開來。

但是只要於王公貴胄,和大城市鐘樓。

於小城市,有專門打更人進行報時。

而浮箭上會標註季節打更時間。

北京時間:東經120度平太陽時。

是東八時區區時。

全球划分为24个时区,每个时区之间相差一个小时。

还有一些时区相差半小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