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聯合辦公打破格子間創造更多職場交流 |開放式辦公空間 |【辦公室改造格子間的好處】

今天我想和大家討論是幾年流程一種工作模式——開放式辦公。

聽起來吧,如果你傳統格子間工作,是不是此嚮呢?AEL許多客户辦公室改造開放式空間,這樣,銷售部門和支持部門能實現溝通協作,為客户提供解決方案;產品部門研發部門會一起深入溝通產品漏洞有功能優化;許員工可以找到HR部門,HR們諮詢自己遇到難題,解決問題。

沒錯,這些是我們期望,我們期望能像谷歌和蘋果那些炫科技公司一樣,通過辦公空間員工增加多交流協作機會。

今天,我不想潑大家冷水,只想和各位HR們分享一些研究,這些研究不是來於我們熟悉知名諮詢機構和人力資源領域專業機構,而是來於哈佛大學、財富雜誌、INC雜誌以及Salesforce領域知名機構。

你會覺得這樣研究結果可信,不過知道一些看待問題視角,會幫助我們完善自己某一個問題觀點,獲得更多啓發。

我自己覺得,開放式辦。

試想一下,你走進一個辦公室,一切,沒有傳統格子間那種束縛和壓抑,大家可以走動、抬頭能交流、抱着筆記本電腦靠沙發上或坐在高高的吧枱凳上,這樣工作模式讓人感到。

美國有一本醫學類雜誌發表過一項研究,告訴大家開放式辦公環境有着優勢。

這本雜誌研究人員500多名企業一線員工進行了研究,結果表明和那些傳統格子間辦公環境工作員工相比,開放式辦公環境工作鹽工壓力值,同時在工作中活躍度。

這是前幾年研究成果了,當時,因為這項研究而引發了美國各地區許多企業開始改造自己辦公場,辦公室改造開放式環境。

你會説,確實有許多世界頂級企業是開放式辦公環境,他們員工確實效率,協作無間,那開放式辦公環境是有處。

沒錯,我排除這類情況十分普遍,只是我想提醒是,這當中涉及到一個“匹配度”問題,説適合人適合自己,如果因為一項研究結果而選擇風話,會發現這一切沒有想象那麼。

沒錯,可能所有人認為開放式辦公只有處,這時,有另外一家全球知名機構進行了一次研究,結果顯示開放式辦公沒有想象那麼。

這家機構是哈佛大學,它倒也不是想打臉那家權威醫學雜誌,懷疑精神和科學精神,哈佛大學進行了一次範圍研究。

它選擇了50多位來自世界500企業員工,主要是通過可穿戴設備以及郵件和其他通訊軟件監控進行研究。

研究過程中,哈佛大學這些員工後安排格子間和開放式辦公環境開展工作,結果地顯示:這些人開放式辦公環境中面面溝通互動減少了70%,而郵件和其他通訊工具使用頻率反而提升了65%左右。

1.矽谷巨頭帶起開放式辦公室風潮2015年3月臉書啟用新總部,數位建築驅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獲得普利茲克獎美國知名建築師,作品鈦金屬打造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打造,佔地1萬2千多坪(十個足球場大小),是全球開放工作空間。

我們時間暴露開放環境當中,我們需要是什麼?是和安全感,而這兩樣是開放式辦公環境給予我們。

這點想象,如果你一個開放式辦公環境工作話,請你回憶一下,這樣環境中你做了什麼還有説了什麼會其他人清清楚楚看到和聽到,這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有隱私可言嗎?這種情況下員工啓動防禦機制,原本這樣環境促進大家交流,結果大家拒絕交流,迴歸於郵件和其他溝通軟件。

雖然物理環境上沒有了阻隔,但心理上大家豎起了牆。

同時,有許多研究表明,原本可以面面溝事情改用郵件方式進行交流,那生產力會下降許多,這個觀點之前016號報告中有所提及。

不過是那句話,不要因為出現了相反觀點變得恐慌,既然許多公司格子間改造成開放式辦公環境,那我們找到方法去克服這些已知困難。

Salesforce相關研究,企業可以三個方面來改善開放式辦公環境帶來困擾:如今,行業巨頭到小型創業公司,開始推行開放式辦公空間設計,工作場裏各種隔板成為歷史,各個職級員工需要並排坐在擺得密密麻麻辦公桌旁。

企業僱主們高度青睞這種節省空間的佈局,表示地「排排坐」可以促進合作、激發創造力。

然而,事實如此嗎?一、開放式辦公空間成為主流,未來要取代格子間?開放式辦公空間過去十餘年增加,取代格子間成為主流辦公佈局。

共享型、開放式服務商青睞這種設計。

例如位於巴塞隆納APPAREIL聯合辦公與共享空間,主要為城市規劃師、城市數據分析師、數據可視化設計師以及建築學院和AA訪問學校內學術研究課程人員提供長短期出租服務。

然而,全球知名辦公傢俱製造商 Haworth 不久前發布一份叫做 Designing for Focus Work 研究顯示,身處開放辦公空間,工作經常性打斷以及其他幹擾因素,員工浪費了 28% 工作時間,故而加班才能完成工作。

英國辦公設備服務公司Expert Market 調查發現,54% 員工希望隔開辦公空間進行工作。

美國辦公傢俱公司Steelcase 委託全球調研機構 IPSOS 進行調查顯示, 69% 員工他們工作環境表示滿意,這其中 85% 人表示,辦公中,受到周圍同事影響或其他人談話聲而無法集中注意力,另有 85% 人認為他們想要放鬆或思考問題時,發現公司裏並無合適環境。

要知道,開放式辦公環境直接或間接導致了一系列問題,主要涵蓋以下幾個方面:■ 無法集中注意力,影響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剝奪隱私,個人私密性受到影響我們發現,並非所有人能適應這種暴露無遺環境。

報告同時指出,開放式空間於一部分個體員工績效,並沒有積極提升效應。

二、「一刀切」想法過時,關鍵於如何創造出價值辦公空間設計行業充斥著太多開放空間VS格子間之類話題和爭議,實際上,這種「一刀切」想法,即討論哪一種設計沒有。

關鍵處於我們需要理解每個企業是,他們有各自需求,空間應該考慮如何恰如其分反映這些需求。

其討論開放空間和格子間,我們應該爭辯是怎樣才能創建出最佳辦公環境來支持企業需求,來使員工發揮出價值。

融創中國(廣深區域)辦公室選擇了格子間設計,這種標準化辦公場代表了理性、和規矩,企業未來展望融合進環境設計中。

雖然考慮一個空間成本固然,但是創造一個高生產力空間、推動企業發展並實現企業業績目標空間。

三、如何解決:創建鼓勵溝通協作空間,同時重視員工私密性於員工創造價值設計於空間「可選擇性」,即賦予員工多自主選擇權。

員工可以類型功能區內選擇適合自己工作方式位置,需要靜下心來工作時可以獨闢一個區域辦公,需要溝通合作時圍坐在一起協同工作。

位於英國倫敦Elixirr商業管理顧問公司辦公室由Oktra設計。

本案設計追求美感、功能需求及人性化管理結合原則,滿足辦公需求基礎上,通過構建個性化空間,保證員工地完成工作和建立人際關係。

開放工作空間到私人會議室和獨立工作室,人們可以選擇哪個區域辦公,可以選擇坐或站立著辦公,所以無論是員工、客户、合作夥伴,還是實習生能適應這個辦公環境。

可見,脱離了企業和員工需求,討論開放式辦公空間是格子間是,選擇適合企業發展願景和目標辦公空間設計才是重中之重!於搬入開放式辦公空間,蘋果公司部分員工可能辭去工作。

據科技博客 Macrumors 報導,隨著蘋果太空船新園區(Apple Park)各種設施完工,從今年 4 月份開始,蘋果公司員工開始有序搬入 Apple Park 辦公。

百勝中國佔地面積達12,000平方米,共有10個樓層1,200多名員工,他們共同努力,中國乃至全球數百萬計客户提供世界級創新食品和餐飲服務。

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市場競爭,辦公空間成為現代人生活中心。

多公司意識到了辦公室裝修人性化設計重要性,辦公環境可以激發員工潛能,使員工可以利用空間,緊張忙綠工作同時讓員工能夠調節身心。

因此企業應辦公室裝修設計予以足夠重視。

眼下,大行其道開放式辦公空間,諸如 SOHO 辦公或是聯合辦公空間多辦公形態正在出現。

幾個月前,花旗銀行宣佈它正在裝修位於曼哈頓辦公總部。

它看上去不是多事,但你要知道,銀行作為辦公室格子間擁躉,有朝一日宣佈要拋棄自己搭檔,可見格子間這種東西多麼不招人待見。

發布這個消息《華爾街日報》説,開放式辦公空間取消隔斷門和大多數員工辦公桌。

辦公傢俱製造商 Haworth 不久前發布了一份白皮書,這份叫做 Designing for Focus Work 研究顯示,因為工作打斷以及幹擾因素,,辦公室員工浪費了 28% 工作時間,故而加班才能完成工作。

它看上去不是多事,但你要知道,銀行作為辦公室格子間擁躉,有朝一日宣佈要拋棄自己搭檔,可見格子間這種東西多麼不招人待見。

發布這個消息《華爾街日報》説,開放式辦公空間取消隔斷門和大多數員工辦公桌。

以及,「這是組織文化一種調整和期待,但這種科技公司盛行做法能否銀行業適用有待觀察」。

一語中。

人類處於這樣階段:格子間視為束縛創造力象徵,但激發創造力、且能保護和生產效率方法沒有出現。

但關鍵是姿態。

創造力是一個品,一個公司頭腦風暴、活力、交流放在嘴邊時候,開放空間會回歸。

另外一個需要注意是,經濟衰退造成僱員數量下降,是取消工位一個原因。

多年之前,Google 辦公室成為開放創意辦公典型,但它之所以如此人津津樂道,主要是矽谷文化流行。

幾個人可以改變世界這件事有魔力了,但那些吹捧它人知道,格子間出現之前,開放辦公室是主流。

因為,當時事書面工作人工數量,過會計秘書類而已。

來看一組數據,辦公格子間流行了國際設施管理協會(International Facility Management Association)數據,現在有 70% 美國公司採用開放式辦公佈局。

Michael Bloomberg 是這一潮流追趕者,它認為開放式辦公能夠提升公司內部透明度及公平性,他成為紐約市長後,這一模式搬到了市政大廳,意在剝離政府官員身上官僚氣息。

儘管如此,如今格子間是世界上所佔份額辦公傢俱,每年銷售額超過 30 億美元。

但這個市場正在下滑。

據 Business Insider 報導,辦公傢俱行業銷售正在顯出頹勢,開創了格子間革命赫爾曼·米勒公司其銷售額北美市場正在失去客户;另一個辦公傢俱巨頭 Steelcase 截至 2015 年 12 月季度財報中顯示,銷售額比去年同期下降 2%,而華爾街分析師出的預測是,未來兩個季度狀況可能會進一步惡化;另一個鱷 HNI 公司銷售額 2015/16
財年第三季度轉負。

美國辦公傢俱協會(BIFMA)報告顯示,辦公傢俱訂正在下降,跌幅從去年年初 3% 到最近幾個月變成 10%。

格子間出現之前,興起於 19 世紀末開放式辦公室主導了辦公文化一段時間。

那時,鋼樑出現使得建築師們能夠構造出沒有柱子空間,員工坐在一排排桌子前,管理層則坐在玻璃圍起來辦公室中監管一切。

想像一下那種上級和其他同事監視之下氣氛,你有絲毫怠工行為。

,個人隱私是不能事了。

二戰後,這一格局開始鬆動。

德國人是出於納粹政權端秩序、監視以及等級制度反抗,一種新型、辦公室佈局開始流行,員工們不用地坐成數排,大家可以閒聊、走動、營造氣氛。

這一創意歐洲推廣開來,稱為「Bürolandschaft」(意為「辦公室景觀」),是屏風和室內綠植來分隔私人空間。

而美國,取代開放式辦公室是格子間。

1968 年,美國密西根州赫爾曼·米勒研究公司(Herman Miller Research Corporation)設計師羅伯特·普羅普斯特(Robert Propst)借鑑 Bürolandschaft 做法,設計了名「行動辦公室 2.0」(Action Office
II)辦公傢俱,是一套組裝辦公桌以及能桌面上展開隔斷,這格子間辦公格局開始。

員工各自辦公空間或隔牆或隔斷一格一格分開,變成獨立辦公空間形式,增強個人私密性上確屬於。

而普羅普斯特格子間試圖給予員工個人隱私性基礎上,同時使個人佔用辦公空間最小化。

延伸閱讀…

聯合辦公打破格子間創造更多職場交流

留不住人才?快改裝辦公室吧!

它因為經濟實用受到歡迎。

是美國,格子間出現上了白領工人的膨脹,工作團隊,而此時美國房地產價格迅速攀漲,性價比格子間因為組裝,大大了辦公區域規劃。

《紐約時報》一篇《誰發明瞭辦公室格子間?》文章中指出,普羅普斯特本想要辦公室帶來民主氣息,開創了一套格子間辦公室格局和一項價值上十億美元產業,並且讓奴役有了更具體形態。

普羅普斯特本設計過一個工作站「行動辦公室」,久坐工作形式。

但是這條商業生產線並取得成功。

這激發了他設計修訂版想法,有了上述提到並大規模應用「行動辦公室 2.0」。

普羅普斯特於通過設計增加可以活動桌面,可站立式辦公考慮有助於改善員工久坐不動可能導致精疲力竭。

但他意識到,顧客想要是把員工塞進小小的辦公間裡,於是「行動辦公室 2.0」原始設計開始萎縮,後變成了擁有 1.5 米隔牆小間,我們説「格子間」。

這個有違設計師產品,最初確起到了一些積極效果。

美國作家 Thomas Hine 認為,格子間女人 1960 年代進入管理中層提供了可能性。

如果你看過美劇《廣告狂人》,能夠想像 1960 年代男性主導世界中,因為格子間出現,可以讓男性同事與女性管理人員此交談,而不用允許女人進入傳統上屬於男人那個房間。

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思·韋伯認為辦公室組織方式,其代表理性和規矩現代資本主義標誌。

那格子間便是這種理性和規矩代表作,它組織佈局可以影響員工心理,還可以重塑個人性格,像電影《刺客聯盟》中那個每天要忍受痴肥上司嘮叨職員衞斯理,一個備受欺凌、反抗格子間動物。

1970 年時,赫爾曼·米勒研究公司藝術總監喬治·尼爾森(George
Nelson)寫信公司副總裁説,格子間讓辦公環境變得人性化了。

《n+1》雜誌編輯尼基爾·薩瓦爾出版了《格間裡秘密:辦公室變史》一書,書中他提到了幾個有意思數據,看出,格子間直到現在存在於主流辦公文化中。

格子間出了很多改良版本,但無法大規模推廣1993 年,Chiat/Day 廣告公司創始人 Jay Chiat 拋棄了格子間,一個倉庫設計裝修、氣氛如星巴克辦公空間,但因為員工沒有工位,員工需要自己東西鎖櫃子裏,結果導致很多員工在家辦公去辦公室。

Chiat/Day 收購,員工們回到了格子間。

2002 年,一個 1970 年代嘗試改良格子間(但是失敗了)設計師道格拉斯·鮑爾推出了他改良新作。

他受到德國 Westfalia 越野房車啟發,升級了格子間設計,不僅增加了門和衣櫥,運用了大量玻璃材質。

赫爾曼·米勒公司如今正在售賣這類套間式格子間,但只是一個高端小眾品類。

Google 這方面依舊扮演了活躍角色。

員工們可隨意佈置自己格子間,不管是《星球大戰》裡光劍、積木拼搭個人作品是彩繪盒,什麼可以擺出來。

這裡,格子間是圈住你一個「牢籠」,而是屬於員工自己空間,所以你有可能會看到各式各樣抱枕,是可供人躺下人椅。

過去半個世紀,美國市場上有 100 多種格子間辦公體系。

但不管是生產端是消費端,這些沒有打破格子間格局而做小修補動作。

大多數情況下,辦公空間設計主要取決於成本而非員工意度,所以儘管很多人夢想著有一天搬進帶窗户獨立辦公室,但格子間地位撼動。

開放辦公室儘管人人想要,但推廣起來有阻力。

開放式辦公室認為是個會分散員工注意力環境,聲音研究所(The Sound Agency)一項研究,該環境下員工生產力會暴跌 66%。

2014 年底,英國辦公設備服務公司 Expert Market 一項調查發現,54% 員工可能希望隔開辦公空間進行工作。

而 Steelcase 委託全球調研機構 IPSOS 歐洲、北美、亞洲共 14 個國家 10500 名員工調查顯示, 69% 員工他們工作環境表示滿意。

這其中 85%
人表示,辦公環境中會受到周圍同事影響或其他人談話聲而無法集中注意力,另有 85% 人認為他們想要放鬆或思考問題時發現公司裏並無合適環境。

眼下,大行其道開放式辦公空間,諸如 SOHO 辦公或是聯合辦公空間多辦公形態正在出現。

延伸閱讀…

對於“開放式辦公空間”,可能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開放式辦公空間VS格子間,創造效率才是關鍵!

比如我們報導過美國聯合辦公空間We Work、Wix Lounge 以及 The Yard ,其鼓勵人們和背景、各行各業人交流。

本文來信公眾號:APPSO(ID:appsolution),原標題《我慌了,、Google 要辦公室做成「讓人愛上工作」樣子》,作者:吳淇,題圖來自:《穿普拉達女王》紅點獎歷來稱為“工業設計奧斯卡”,獲獎作品往往具有不同以往創新價值。

不過 2021 年最佳設計獎名單裏面,有一款作品看起來,但有一點點——它是辦公構想團隊作品,命名為 Flowspace Pods(流動空間艙)。

生產電腦品牌去做辦公空間, Flowspace Pods 並不是獨一無二。

而 2021 年,惠普和視頻會議服務公司 Zoom 聯手,找上辦公空間公司 Room 合作,推出了視頻會議設計工作艙,命名為 Room for Zoom,配置售價 16995 美元(摺合人民幣 107000 元)。

外觀上看,無論是這款放進惠普 27 英寸觸摸屏一體機 Room for Zoom,還是 Room 先前推出經典工作艙,有點像過去公共電話亭——三面封閉空間,留有一面裝上透明玻璃門。

方盒子外形設計工作艙圈子裏挺普遍,例如 Zen Space 推出 Zen Work Pod,Meavo 設計 Soho 電話亭式工作艙和辦公傢俱品牌 Spacestor 推出可定製工作艙 Verandas。

它們可以停商場、酒店公共場所,而且還可以挨着站成一列。

這些工作艙,看起來好像給工作人羣提供了很多,可是“能工作”,移動廁所,是辦公環境未來趨勢嗎?而且幾十年來,辦公空間開放式封閉式兩種模式之間兜兜轉轉,於辦來設想活躍。

去年 4 月 1 日,國外媒體 Dust 推出名“工作場所”(Workplace)科幻短片。

短片設想未來世界中,一個 20 世紀辦公室復刻了出來——“隔間、咖啡機、紙張、職稱、領導層變動,應有盡有”。

這些選中人帶着氧氣面具到達辦公室,從早上 9 點到下午 5 點敲着打不開蘋果、戴爾品牌電腦,度過富有“工作價值”每一天。

入職男主角,分配到工作隔間裏擺是一台紅色  iMac G3。

回過頭那些好像未來工作艙,傳統隔間現代版本?污名化多年隔間,誕生初意義,是員工而個人空間。

接下來,我們工作艙追溯傳統隔間,探尋我們憧憬辦公空間。

Flowspace Pod 出現,完全打破了工作艙常態,因此得到了紅點獎官方高度評價——“Flowspace Pod 是常態願景,是高度協作混合辦公中專注和深入工作避難,工作時間變得寶貴。

”混合辦公模式下,我們會有多遠程會議、協作討論,但我們需要擾喧囂中抽身,沉浸精神高度投入並且不受幹擾獨立工作狀態中。

Flowspace Pod 形狀註定了它生來眾——兩個而立問號,中間構建出一處半封閉私人空間。

空間內配備有辦公桌椅和一台屏幕內部空間 PC 電腦,屏幕可需要調節角度。

這款工作艙外殼覆蓋着灰色毛氈,兩側可以伸出擋板,避免窺視幹擾。

工作艙內部用背光 LED 燈來照明,變化燈光顏色可以提供工作氛圍。

產品概念展示圖上,Flowspace Pod 陳列空間開闊辦公場中,下面墊上外殼顏色相匹配灰色地毯,旁邊配搭着綠色盆栽。

它生來不是“排排坐”,多取勝不是它。

如果單位面積使用率上考慮,Flowspace Pod 會歸為失敗產品。

但是這種衡量標準如今過時,多員工擠進一處辦公區域,還不如給每位員工可以工作沉浸式空間,這背後革新理念,才是這款產品打動人地方。

隔間設計可以追溯到中世紀僧侶書寫間,從意大利畫家波提切利 1494 年作品中可以推測,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隔間會配有架子,會有窗簾來保護隱私。

直到 1600 年代,辦公室文化才在社會中普及。

Home: A Short History of an Idea 作者 Witold Rybczynski 所言,當時律師、公務員和部分專業人士開始倫敦、阿姆斯特丹和巴黎辦公室工作。

1840 年 1859 年,Charles Trevelyan 爵士今天辦公形態出了符合描述:“於智力型工作,需要房間,以免幹擾大腦工作人;但於機械工作,監督下,同一個房間裏讓多位員工協同工作,才是合理工作方式。

”直到上個世紀 60、70 年代,隔間文化方才興起。

此前 1960 年,發明家羅伯特·普羅(Robert Propst)美國傢俱製造商品牌 Herman Miller 請來當研究部門負責人,希望他能品牌帶來創新性設計。

當時辦公室設計,開放式佔據了主流地位——多年來,員工大型開放空間中一排排辦公桌上工作,只有具備級別人才能擁有私人辦公室。

普羅工作中找尋,同時委託設計家和效率專家深入研究,他得到結論是:“比起依賴、辦公桌開放式佈局,和定製辦公空間讓工作變得、和有效率。

”同時普羅注意到,擁有這樣獨立辦公空間公司高層,於免受幹擾,工作效率得到了提升。

普羅預示領人數會呈爆炸性上升趨勢,辦公環境亟需一場變革。

1964 年,普羅設計總監 George Nelson 幫助下,帶有可調節高度定製辦公桌——動感辦公室 1 代(Action Office 1) 推向市場,但於價格、組裝、概念超前而成為滯銷品。

第一個版本失敗後,普羅設計了、易於組裝辦公桌——動感辦公室 2 代(Action Office 2)。

企業高管這種設計中,看到了另一個“處”——多員工塞進空間,適逢政府推出企業辦公支出激勵政策,動感辦公室 2 代 1967 年上架後受歡迎。

一開始動感辦公室 2 代敞開角度設計成 120 度,後來調整成了 90 度,當下隔間形態相似。

不過動感辦公室 2 代空間靈活度和工作視角上,有充分人性考慮,為客户定製合適隔板,並且提供可站立高度調節功能。

1976 年,軟裝部門總監 Alexander Girard 動感辦公室 2 代加入配色,布蘭尼夫國際航空公司辦公室中,設計出“迷宮”。

可惜動感辦公室 2 代爆紅,引來競爭手 Steelcase、Heyworth 和其他辦公傢俱公司模仿。

這些後來者掏錢埋單企業主需求,製造了很多小巧格子式辦公桌。

這些擁擠“小格子”,讓辦公室設計進入可怕“隔間農場”時代。

隔間創造出來普羅,人生後期他這個發明。

但能否認,隔間設計過去 50 年裏,發展成為價值 30 億美元產業。

作為封閉式隔間辦公室對,開放式辦公室有着很多讓人無法忍受弊端,噪音和隱私是提及關鍵詞。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