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劉姓小故事 |一個美麗的傳説 |風水寶地 |【劉氏家族風水故事】

幾何時,南宅劉家沂水神存在。

相傳祖上擔任吏部天官,劉家走出六位進士、數十位舉人,官員到任拜訪劉家,《聊齋志異》作者,清代傑出文學家蒲松齡做過劉南宅私塾先生。

劉家明清兩代家族勢力鼎盛,沂河兩岸土地盡歸其家所有,“從沂水到臨沂,沒能走出劉家地”便是當年寫照。

地人劉家幹活為榮,泥瓦匠人到宅內和泥抹牆,粘身上泥水捨不得洗掉,逢人炫耀,這是南宅泥,以此作為自己和南宅有證明,希望別人會因此而看一眼。

劉南宅民國三年重修《劉氏族譜》記載,始祖劉彥成,明洪武二年四川內江縣玉帶溪村遷居山東濰縣司馬莊,四世劉堂,攜三子遷居莒北冢頭村,此後,其長子志仁遷居沂水南關。

來到沂水城志仁夫婦家道中落,城南許姓地主收留,地主家放牧牛羊。

妻子家中做豆腐,維持一家人生計,勉強度日。

那時沂河兩岸,水草,大樹參天,草高林密,枝繁葉茂。

志仁每天要趕着牛羊來到沂河岸邊放養。

牛羊們草地上悠閒自得吃草咀嚼,他地牀,一個人躺茅草鋪牀墊上,嘴裏銜一根狗尾巴草,翹着二郎腿,兩眼注視着蔚藍天空,細數着頭上飛過鳥兒和一塊塊潔白如棉絮狀雲朵。

諦聽遠處河水潺潺,鳥鳴啾啾。

這是一個夏天午後,如火驕陽炙烤着大地,他吃過攜帶飯糰,一棵大樹打了個盹,順河微風吹過來,送來些許,夾雜着一股淡淡魚腥味水草清香。

“嗚呼呀!嗚呼呀!”一陣陣驚呼聲身後茅草地深處傳來。

睡夢中他一下子驚醒了,“什麼聲音,怎麼回事?”他自言自語,揉了揉眼睛,茫然四顧,擦去嘴角口水。

循着聲音,躡手躡腳地爬行草地深處,來到發出聲音附近,透過茅草縫隙,他看到一高一兩個南邊來人站處,腳下茅草踩倒了一片,正在嘰哩哇啦説着些什麼。

聽到“這是塊風水地方,會孵出小雞,這回你是輸定了。

”然後揮舞着雙手,“嗚呼呀,不得了,不得了”,一蹦一跳地原地轉圈圈。

個子鄙夷地看着個子男人,並沒有表現出多少興奮,神態且不屑説道:“有你説那吧,我覺到有那麼,吧。

”他用手擋了一下飛到眼前蚊蟲,接着説:“既背山,面水,所謂風水何而來,你誇大了。

”個子男人沒有聽到大個子説話,草地上踱着步而談。

他扯了一下個子衣袖,手指着處沂河,激動地説道:“這塊寶地“脈氣”源頭這條河河底。

你看這條河發源於遠處崇山峻嶺,衝破層層阻隔噴湧而出,穿越溝壑,漫過草地,一路浩浩湯湯來到這裏,前面土地廟下面沖刷出一道灣,而後掉頭南下,你看這一段河面像不像一柄如意,這塊風水處正在這裏。

”個子男人他引領下看出一些端倪,説話語氣了許多,聽着個子話,一對單眼皮後面包裹一雙小眼珠,滴溜溜地亂轉。

“要這樣,我們不妨想法其毀掉。

既然不能我們所用,不能讓別人家利用了。

”個子男人陰沉着臉恨恨地説道。

“談話呀!”個子理解而十分地看着個子,頹然説:“風水源頭河底,只要這條河水乾涸,河底砂礫流盡,那麼,這塊地風水破不掉。

”此時,個子狐疑地説道:“不過,我是認為,這塊地並非和你説那麼玄妙。

我看出來,它哪裏。

”個子説完,眯起眼睛微笑着看着個子。

“啊,你輸定了。

”個子答應下來,自信個子説道。

於是,個子褡褳裏拿出羅盤,定準方位,從口袋裏掏出備棗木橛子,費力地插進泥土裏,然後小心翼翼掏出四顆雞蛋,太陽仔細觀察後,然後扒開木橛內測沙土埋了進去,站起身來,拍拍手上沙土,和個子手掌碰了一下,兩個人會意一笑,離開了這塊茅草地。

這回他弄明白了,這兩個人是風水先生,本以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事情,他躲草叢裏,頭到尾看了個完完全全、徹徹底底。

他們兩個説話他一字落地記心裏。

看着太陽偏西,河面波光粼粼,反射過來光芒照臉上,刺人睜不開眼。

他提前趕着羊羣回到圈裏。

吃過晚飯,他問媳婦家裏有有雞蛋,媳婦問他要雞蛋做什麼,他沒有回答,只是説要四個雞蛋夠了。

媳婦見他願意説,追問,炕腳一個米筐子裏數出四個雞蛋遞男人,並叮囑要放好,千萬碰着磕着。

看着孩子們睡了,兩口子輪流着磨豆子,直到夜色變得十分了睡去。

心裏有事,睡覺怎麼。

天剛矇矇亮,志仁悄悄起牀,懷揣着四個生雞蛋,一路小跑來到頭天下午那兩個人比劃説話那塊茅草地。

走進草地,找到茅草倒伏地方,他眼前景象驚呆了,見四隻雞圍着地上四個木橛轉圈覓食。

“塊風水寶地。

”他心裏想着,拿出準備四個雞蛋放在地上,將四隻雞,小心地揣進懷裏。

然後,昨天看到情形,將四隻雞蛋埋進應位置。

一切恢復如初,正待離開,聽到傳來南邊口音説話聲。

村子南頭偌大墳場裡,葬著劉氏一世祖後二十幾代人。

”“我看見得,誰輸誰贏。

”一路上,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相讓。

個子看着眼前場景,垂着頭長嘆了一口氣説道:“唉–,可能呀,是我看走了眼。

”個子安慰個子同伴,説道:“我説這塊地風水,你,這應驗了。

不要,關老爺有走麥城時候來,心裏去。

”説這話時手拍了拍個子後背。

幾何時,南宅劉家沂水神存在。

相傳祖上擔任吏部天官,劉家走出六位進士、數十位舉人,官員到任拜訪劉家,《聊齋志異》作者,清代傑出文學家蒲松齡做過劉南宅私塾先生。

劉家明清兩代家族勢力鼎盛,沂河兩岸土地盡歸其家所有,“從沂水到臨沂,沒能走出劉家地”便是當年寫照。

地人劉家幹活為榮,泥瓦匠人到宅內和泥抹牆,粘身上泥水捨不得洗掉,逢人炫耀,這是南宅泥,以此作為自己和南宅有證明,希望別人會因此而看一眼。

劉南宅民國三年重修《劉氏族譜》記載,始祖劉彥成,明洪武二年四川內江縣玉帶溪村遷居山東濰縣司馬莊,四世劉堂,攜三子遷居莒北冢頭村,此後,其長子志仁遷居沂水南關。

來到沂水城志仁夫婦家道中落,城南許姓地主收留,地主家放牧牛羊。

妻子家中做豆腐,維持一家人生計,勉強度日。

那時沂河兩岸,水草,大樹參天,草高林密,枝繁葉茂。

志仁每天要趕着牛羊來到沂河岸邊放養。

牛羊們草地上悠閒自得吃草咀嚼,他地牀,一個人躺茅草鋪牀墊上,嘴裏銜一根狗尾巴草,翹着二郎腿,兩眼注視着蔚藍天空,細數着頭上飛過鳥兒和一塊塊潔白如棉絮狀雲朵。

諦聽遠處河水潺潺,鳥鳴啾啾。

這是一個夏天午後,如火驕陽炙烤着大地,他吃過攜帶飯糰,一棵大樹打了個盹,順河微風吹過來,送來些許,夾雜着一股淡淡魚腥味水草清香。

“嗚呼呀!嗚呼呀!”一陣陣驚呼聲身後茅草地深處傳來。

睡夢中他一下子驚醒了,“什麼聲音,怎麼回事?”他自言自語,揉了揉眼睛,茫然四顧,擦去嘴角口水。

循着聲音,躡手躡腳地爬行草地深處,來到發出聲音附近,透過茅草縫隙,他看到一高一兩個南邊來人站處,腳下茅草踩倒了一片,正在嘰哩哇啦説着些什麼。

見其中個子,一會站起來遠眺沂河,一會兒有趴在地上眼睛掃描,伸出手扒開腳下沙土,然後跳起來,個子大喊:“不得了啦,一塊風水寶地,上後,其後輩子孫,高官得坐,駿馬任騎。

”然後揮舞着雙手,“嗚呼呀,不得了,不得了”,一蹦一跳地原地轉圈圈。

個子鄙夷地看着個子男人,並沒有表現出多少興奮,神態且不屑説道:“有你説那吧,我覺到有那麼,吧。

”他用手擋了一下飛到眼前蚊蟲,接着説:“既背山,面水,所謂風水何而來,你誇大了。

”個子男人沒有聽到大個子説話,草地上踱着步而談。

他扯了一下個子衣袖,手指着處沂河,激動地説道:“這塊寶地“脈氣”源頭這條河河底。

你看這條河發源於遠處崇山峻嶺,衝破層層阻隔噴湧而出,穿越溝壑,漫過草地,一路浩浩湯湯來到這裏,前面土地廟下面沖刷出一道灣,而後掉頭南下,你看這一段河面像不像一柄如意,這塊風水處正在這裏。

”個子男人他引領下看出一些端倪,説話語氣了許多,聽着個子話,一對單眼皮後面包裹一雙小眼珠,滴溜溜地亂轉。

“要這樣,我們不妨想法其毀掉。

既然不能我們所用,不能讓別人家利用了。

延伸閱讀…

民間劉姓小故事

風水寶地- 山東故事一個美麗的傳説

”個子男人陰沉着臉恨恨地説道。

“談話呀!”個子理解而十分地看着個子,頹然説:“風水源頭河底,只要這條河水乾涸,河底砂礫流盡,那麼,這塊地風水破不掉。

”此時,個子狐疑地説道:“不過,我是認為,這塊地並非和你説那麼玄妙。

我看出來,它哪裏。

”個子抬頭望望個子那張陰晴臉,頭看看腳下這塊茅草叢生土地,想了一下,個子説:“不如我們兩個打賭,你看怎麼樣?”個子疑惑地看着個子説:“怎麼賭,賭什麼?”個子説:“我賭這是一塊風水寶地。

我咱們腳下這塊草地上面,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楔入四個棗木橛,下面埋進四顆雞蛋,如果這裏風水且,那麼明天早上卯時,會孵出小雞。

雞會圍着木橛轉圈圈,而會離開。

果真如此,你要承擔我這次北方行全部食宿費用,反之,你費我負擔,怎麼樣?”個子説完,眯起眼睛微笑着看着個子。

“啊,你輸定了。

”個子答應下來,自信個子説道。

於是,個子褡褳裏拿出羅盤,定準方位,從口袋裏掏出備棗木橛子,費力地插進泥土裏,然後小心翼翼掏出四顆雞蛋,太陽仔細觀察後,然後扒開木橛內測沙土埋了進去,站起身來,拍拍手上沙土,和個子手掌碰了一下,兩個人會意一笑,離開了這塊茅草地。

這回他弄明白了,這兩個人是風水先生,本以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事情,他躲草叢裏,頭到尾看了個完完全全、徹徹底底。

他們兩個説話他一字落地記心裏。

看着太陽偏西,河面波光粼粼,反射過來光芒照臉上,刺人睜不開眼。

他提前趕着羊羣回到圈裏。

吃過晚飯,他問媳婦家裏有有雞蛋,媳婦問他要雞蛋做什麼,他沒有回答,只是説要四個雞蛋夠了。

媳婦見他願意説,追問,炕腳一個米筐子裏數出四個雞蛋遞男人,並叮囑要放好,千萬碰着磕着。

看着孩子們睡了,兩口子輪流着磨豆子,直到夜色變得十分了睡去。

心裏有事,睡覺怎麼。

天剛矇矇亮,志仁悄悄起牀,懷揣着四個生雞蛋,一路小跑來到頭天下午那兩個人比劃説話那塊茅草地。

走進草地,找到茅草倒伏地方,他眼前景象驚呆了,見四隻雞圍着地上四個木橛轉圈覓食。

“塊風水寶地。

”他心裏想着,拿出準備四個雞蛋放在地上,將四隻雞,小心地揣進懷裏。

然後,昨天看到情形,將四隻雞蛋埋進應位置。

一切恢復如初,正待離開,聽到傳來南邊口音説話聲。

聽到“這是塊風水地方,會孵出小雞,這回你是輸定了。

”“我看見得,誰輸誰贏。

”一路上,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相讓。

來到昨天佈置現場,個子呆了,個子開心地大笑了起來,興奮地個子説:“你輸了,這回你得兑現賭約啊。

”靠西靠西靠西,你我兩家是鄰居;上墳燒紙有我份,你幫我來我幫你。

村子南頭偌大墳場裡,葬著劉氏一世祖後二十幾代人。

延伸閱讀…

山東故事|一個美麗的傳説:風水寶地

農村故事:劉氏祖墳有兩個墳頭,據説裡面埋著兩姓人家4個人

明眼人只要看上一眼,會發現,劉氏祖墳上有兩個墳頭。

這可是有啊。

説早年劉氏一世祖仙逝之前,找好了先生看好了墳地。

來到,是立祖塋,況且關係著後代兒孫香火延續,因此,劉老爺子十分重視,不惜花重金請人堪看墳地。

那先生是十分賣力氣,圍著轉了三天三夜,後選中了村南這片地,青龍、白龍、朱雀、玄武之類講了,意思是説這塊地好了。

劉氏一世祖一倒頭,家裡安排發喪,地裏派人打窩子。

家裡一切準備就緒,地裏出事了。

先生相中那個位置,挖著挖著,挖出了緊挨著兩口破舊棺材。

依著夥意思,挖出來,或者扔了,或者找個地方埋了。

一世祖長子詳細查看現場後,意味長地説:兄弟爺們,做事講個來後到啊。

人家是早來,咱是後到。

按理説只有咱選擇份兒,不能動人家!於是,眾人抬著劉氏一世祖棺材,先生「靠西靠西靠西」指揮下,地葬了那口破材邊上。

長子是之輩,父親墳頭中間位置,培出一個墳頭,每年年來節下,是準備兩份祭品,同時上墳。

多年無事,並沒有傳出什麼信息。

多年後,劉氏一世祖孫進京參加科舉考試。

準備,春風得意,卷子答完了。

不知是多日鞍馬勞頓,還是別的什麼原因,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

睡夢中,見一位鬍子頭翩然而至,附耳語:小夥子,你答幾道大題有問題,拿起筆來,我説你寫……臨行前,老人説出了四句順口溜:靠西靠西靠西,你我兩家是鄰居;上墳燒紙有我份,你幫我來我幫你。

高中回家孫,悄悄地考場裡奇遇告訴了父親:那老人家説和咱們家是鄰居,那還説「靠西靠西靠西」。

父親恍然大悟:噢,是貴人相助啊。

於是,買上紙香供品,地上了一次墳。

聽村裏老人們説,其孫後來做到御史位上。

村子名字改成了劉御史莊。

「接神」,多大年「三十」上午或者下午進行,北方民間多見,但是叫法不相同,有地方叫「迎宗」,有地方意義,有接財神叫做「接神」。

而這裡説「接神」意義大年三十下午,到祖墳上家裡早年去世人,人稱「家仙」「家神」「接」回家裡過年。

節前一天,是姑姑和姑父遷墳日子,因為他孩子們和我是一個村子,接到通知後,我回到了老家。

奶奶在世時候,我村子裡讀書,每年節,是我隨著爸爸去爺爺上墳。

爸爸是個語文老師,但平時話很少。

(資料圖)是中國人傳統祭祖日子,可是千里迢迢回到故鄉,祭錯祖宗那了。

4月2日下午1點多鐘,廣西邵先生回到靖江生祠鎮,為早年逝去父母親上墳。

一下車,邵先生帶著妻兒老小一家人直奔父母墳地,墳墓上於無人打理雜草。

今年節,是周第一次去墳地上墳,往年祭祀掃墓是父親前去,但自今年父親去世後,這掃墓事落在了周身上。

大年初一喜慶洋洋拜年,正月初二,出嫁女兒攜夫領子興高采烈回孃家,而正月初三是苦命人日子,這一天,全村男人和父母女兒無論身處何地要趕回家鄉,去逝去父母或者祖輩上墳。

▍#莊頭故事説 越頭虎視眈眈,展開猛攻擊,白杞寮塘下寮開基帝爺公看顧,顧後山龍脈風水…台灣清治時期中國大陸渡海來台移民,為福建、廣東一帶客家人,竹崎地區主要客籍人口原鄉,主要來自福建汀州府客、福建漳州府詔安客、廣東潮州府大埔客、廣東潮州府饒平客及石井客五大羣體,而竹崎白杞寮塘下寮莊頭,目前居住劉姓居民屬饒平石井客後代。

乾隆初年時期,祖籍廣東省饒平縣石井鄉劉姓先民,據傳當年來台時民雄東湖仔落腳,後來劉父因要事返回原鄕,不知何種原因沒再回來,可能途中遇到海難或病故於原鄉。

當時留在台灣劉氏三兄弟輾轉抵達山內埔仔,於當時埔地,一行人溯著濁水溪支流而上,當時入山地理風水老師,這樣提到:「此地處於龍脈,風水,但要得到風水寶地,有一些條件,家族需人丁興旺才能得到此地理風水庇佑,不過可能會倒一房。

」於是劉氏先民,選擇離水溪埔地落腳,即展開土地開墾,搭草寮居住,即為現今「塘下寮」意為埤塘下方草寮。

劉家先人制定五言律詩作其後代子嗣命名輩序 : 「宗孔文元良,大繼益時光,可傳萬世守,家興邦德康,陶唐貽澤遠,盛漢溯源長,化日皇風布,賢能應運昌。

」塘下寮聚落就位處宅後有山,山形態好像倚靠在山形懷抱中,應證當年風水師説話,後三兄弟,後只留下兩房,大哥住公廳右方,二哥住左邊,落地生根,如獲得一塊瑰寶,家族則,聚落人口昌盛蓬勃發展起來,耆老説,全盛時期地,有小型野台戲演出,二三間小型雜貨店,理髮廳,雖內埔仔莊頭來得,但生活機能完善。

從聚落望出去,可以看到側面山勢,瑞裏文峯一路過來,經塘下寮前後,彎紫雲村過去,山脈看起來像隻老虎,轉過頭來虎視眈眈,展開猛攻擊,有人稱這是個越頭虎地,不過聚落守護神帝爺公看顧著,老虎作怪。

清朝時期有個劉氏家族,可是不得了,是周邊大地主,光房產縣城有一條街,鄉下有良田百傾,之所以如此富貴,家中之前出個一任大官,福佑了幾代劉家人,才有了如此家業。

説到這個大官有一段典故,劉家之前只是個人口但家中子弟什麼本事家族,想改變一下族中運勢,請了地風水先生想改一下運勢,聽説這個風水先生,識陰陽,斷吉凶,有一手本事,請入家中。

陰陽先生劉家人説,我手下有兩穴,一個保安康,一個出相,你家爺子百年後,入第一穴必保你們三代長壽,後者,必保你們家族出相,你們想要哪一穴?劉家長輩心想因為家族中碌碌無為,請你來,族中無財,活那麼長壽是遭罪,便答先生:要後者,族中缺人才。

風水先生聽後拿着羅盤劉家仔仔看了一圈,劉家長輩説:你們劉家福,要想出你族中會付出些代價。

族中輩只想出,哪還管這麼多,忙應到,只要出相,付出些代價是應該,那相寶穴了。

風水先生微笑着他們説:想知寶穴,先付銀兩,後必保你家出,如若不出,十倍金錢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