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喪屍的慾望 |第16章 |在血櫻樹下親吻妳的淚 |【做夢親手殺害了一隻狗】

範亢離奇憤怒了,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雖然他殺死了那個叫秦暉輪迴者,但父母仇報了嗎? ,不是! 殺害自己父母秦暉某種程度上過只是另一種形式“道具人”罷了,不只是秦暉,陳偉君,鄧曉菲,孫侯人,是“道具人”! 手,殺害了包括自己父母內億億萬萬人們手不是別人,它……主神! 主神才是一切罪魁禍首,是它締造了一切災難!是他指揮着陳偉君、秦暉、鄧曉菲這些是“道具人”,去自己世界殺戮,破壞,供它玩樂,,毀滅他們自己,毀滅了無辜平行宇宙中人們! 範亢瞪着血紅眼睛怒視着黑色光球,呀呲欲裂,一口鋼牙一個字怒道, “狗日主神,什麼我們只能作為所謂道具,你和輪迴者們服務而存在!” “狗日主神,你什麼要讓身處其中人們無止境遭受痛苦?!” “狗日主神,你什麼掌控這一切!” “!既然老天爺讓我成為了喪屍,來到了這裏,那我做一個喪屍好了,只要能讓那些各種各樣恐怖片中所有遭受着無窮無盡輪迴折磨所謂‘道具’,有我父母……能得到永恆安寧!説是喪屍,就算是變成豬狗馬牛,是一灘糞我願意!” “狗日主神,你着!”範亢指着黑色光球喝道,“無論付出何種代價,無論上刀山下火山還是粉身碎骨,我會你毀滅!” “就算是道具人,有道具人!” “我範亢此誓,此生必滅主神,結束這一切,如若不然,願身入地獄,受那萬千火海刀山永世不得超生!” 此時此刻,破碎星空處,黑暗之中,一雙眼睛突然睜開了, 這是怎樣一道目光,像是包含了世界所有一切,可以看破過去現在未來全部本質,它看向前方,透過虛無縹緲幻空,穿越億萬光年,將目光直接鎖定了一個正在鐵籠中嗷嗷叫喪屍身上, 只一打量,了不知多少萬年破碎虛空地突然響起了一聲嘆息, 眼睛閉合,所有一切變回了虛無。

而這個鐵籠注入了什麼魔法一樣,明明看似籠欄無論怎樣無法把手伸出去。

)範亢心中,(如果後有機會可以靠什麼點數強化那個什麼‘速度’屬性會怎麼樣呢?) 接下來範發現只能從外面才能打開這鐵籠。 只是不知怎麼回事,中午時本來吃飽了,但回到家裏餓了,母親一盆她拿手蓮藕燉排骨端到了他面前,那誘人香味瞬間吸入了鼻孔,那股飢餓感,令他無法忍受,他是撲到了那盆燉肉前,張開嘴不顧一切肉嘴裏塞……。

他試圖靠暴力毀掉牢籠,但饒是他“t病毒”改造過喪屍體無法撼動籠欄分毫! (這個地方東西!)範亢踹了一腳鐵籠想道,坐在了地上仔細觀察起了外面情形,寄希望於找到什麼別的辦法離開這該死牢籠, 突然間,他想起了看到那一幕,(我是不是可以那個黑球進行意識上交流?嗯,可以試一試,讓我明白這個黑球是個什麼玩意。

) 範亢面朝黑色光球,記憶裏鄧曉菲的説法閉上了自己眼睛, 不過閉了十分鐘,什麼奇怪感覺沒有發生, 範亢睜開眼失望想道,(是不是因為這個能隔音牢籠隔斷了和那個黑球聯繫,是説是離無法建立聯繫?) 總之無論是怎樣,範亢發現他現在什麼做不了,只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是因為範亢恢復智慧大腦,沒過一會,一股無比感覺湧上了範亢心頭,累得他眼睛睜不開了,不知間,範亢腦袋一歪,沉入了深深睡眠中……。

喪屍會會做夢?是每個生化世界裏科學家感興趣事情之一,如果他們會做夢,他們夢是什麼呢?他們夢中可以回憶起他們人時經歷嗎? 這個問題得不到答案,因為毫無喪屍無法回答科學家們任何問題。

延伸閱讀…

兇犬之眼

在血櫻樹下親吻妳的淚

不過恢復了一些靈智範亢倒做起了夢, 夢中,範亢忘記了自己變成了喪屍事,他回到了那個而温馨家裏,那一天依舊是他生日,吃過飯,幾個好友找上了門,大家嬉鬧一番,中午出去找了個實惠飯點大吃了一頓,,有林甘自己介紹女生,十分,眼睛忽閃忽閃像會説話,範亢心裏那叫一個美, 中途他接到了父親打來電話,囑咐他少喝一點回家,他是滿口答應,放下電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下午是唱歌打牌,終於到了晚上,告別了幾個好友,他回到家中,父母也已做好了他喜歡吃幾個菜他,温情呵斥,全家一起其樂融融,一天,一切都是那樣。 只是不知怎麼回事,中午時本來吃飽了,但回到家裏餓了,母親一盆她拿手蓮藕燉排骨端到了他面前,那誘人香味瞬間吸入了鼻孔,那股飢餓感,令他無法忍受,他是撲到了那盆燉肉前,張開嘴不顧一切肉嘴裏塞……。

延伸閱讀…

第16章,掙扎,戰勝喪屍的慾望

我有一個魔幻世界-373.第362章選擇與進發東京都【求訂閲】

“哈哈哈!你們看這隻喪屍,像個什麼?” 一個聲音突然範亢耳邊炸響,他睜開了眼睛! 範亢睜開眼,發現自己跪地上,嘴嘩嘩流淌着口水,自己脖子往前拼命探着,因為離鼻子兩三公,有塊肉塊,那紅白相間肉紋,輕擠欲滴血水,無不散發着一股令範亢香味! 腹中那種令範亢發瘋飢餓感驅使着他一下子撲籠欄上,雙眼死死的盯着那塊肉,舌頭翻滾着,口水橫流,雙手拼命向前抓着,口中發出着嘶吼聲,像是沙漠裏渴死人面一杯清水,溺水者面可以呼吸一口空氣! 周圍突然響起了一陣鬨笑,充滿着戲弄和嘲諷,陳偉君人,客廳裏多出了四個美豔女子,依偎陳偉君、孫侯、李帥秦生身邊,應該他們讓主神造出來*人,她們吃吃笑着, 一個聲音接着範亢耳邊響起, “你們看他,像不像一條狗?” 所有人笑得聲了, 範亢身子僵住了, 這三個字像是三道天雷,範亢腦袋裏接炸響,他徹底驚醒了! (我做什麼?我做什麼!我怎麼能像條……狗!)範亢頭頂籠欄上,雙眼呆呆看着地面,渾身顫抖着,(範亢啊範亢啊,你不是要報仇嗎?!這樣你,一塊肉誘惑抵擋不住,你什麼報仇!) “啊……!”範亢突然仰天長嘯,然後頭拼命撞向鐵欄,撞鮮血直流,皮開肉綻,撞怒喊着,“我要報仇!我要報仇!範亢,你理智哪裏?!哪裏!” 範亢突然暴起,然後像瘋了嘶吼撞頭舉動嚇了籠欄外眾人一大跳,嘲弄笑聲戛然而止,每個人呆呆看着拼命範亢忘了反應,那幾個美豔女子嚇得尖叫一聲躲在了各自男主人身後, ,靈智無範亢不知不覺間睡了很,到陳偉君、鄧曉菲人休息後各自房間回到了大廳,他們發現了正在呼呼大睡範亢, 喪屍可以睡覺?這個發現令眾人十分, 趣味李帥了逗眾人發笑,拿來了塊新鮮牛肉,勾引着範亢在不自覺間表現出了一個喪屍本性,只不過沒想到不知是哪裏出了問題,這個喪屍發起了狂,如果這個牢籠不是隔音型,只怕現在滿屋子會是喪屍那令人發瘋可怕叫聲。

“李大哥,它……這是怎麼了?”孫思明嚥了一口唾液,呆呆問道, “我知道啊,”李帥回過神來,看了一眼手中牛肉,“是因為吃不到肉急瘋了?” “嗯,應該是,喪屍嘛,這種畜生,一點奇怪。

”陳偉君冷冷的説道,昨天這隻喪屍死掉,令人厭惡呢!

相關文章